跨境电商选品

分析:拜登上台会让澳洲处境尴尬?

前澳大利亚驻美国大使乔·霍基(Joe Hockey)现已在美国经商。他因为对华盛顿特区民主党的高票数发表了一些孤陋寡闻的评论而遭到猛烈抨击。

尽管有些失礼,但霍基将美国的这一制度形容为“一塌糊涂” —— 称各州、县甚至一些市都有责任进行总统选举活动——实际上并不离谱。

霍基说:“在澳大利亚,你有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感谢上帝。”

查看互动地图,了解美国大选最新计票结果。

的确,我们不仅要感谢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Australian Electoral Commission,AEC),还要感谢我们制度中的其他一些特色,尤其是强制性投票。

如果纯粹从民主政体中民众权利的观点来看,人们不应被强迫投票。 但是从政治整体运作的角度来看,强制投票的裨益有两重意义。

它可以防止钻制度空子或欺蒙制度——某些人会通过使用可疑或更恶劣的策略来让人投票或劝阻参与。

强制投票还可以遏制政治辩论中的极端情况,因为(在广泛定义中)选举的胜败都取决于中间派。

诉讼不是我们的方式

我们在美国听到的所有司法诉讼都不是澳大利亚的处理方式。诉讼很罕见,尽管最近有一个例外。

大批联邦议员卷入到双重国籍危机极大地破坏了上届国会;即便这样,这还是得到了高等法院和补选程序有条不紊地处理。

一个强健有力的政治制度具有镇静平复的作用。

即使知道特朗普是一次性的现象,有人能想象一位澳大利亚领导人发表像他那样在大选日次日早晨的讲话吗?

在澳大利亚,当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在2016年大选之夜有一点点失去风度时,人们报之以嘘声。

这在一定程度上与政治文化有关。澳大利亚是一个,在经济和社会层面上,比美国更紧密相连的社会。

但是我们应该警惕。因为在其他一些国家,对政治机构的信任日益丧失(尽管在澳大利亚这种信任得到了增强,至少在短期内COVID疫情期间)。

我们不能自满

为了保持民主的良好状态,我们必须培育和增加信任,确保经济为全体人民服务,并保持强大的社会安全网。经济安全与运作良好的政治制度之间有着重要的关系。

我们还需要尽一切可能保持文明的政治辩论。社交媒体和主流媒体的两极分化已经使对话变得粗糙而艰难。这还没有破坏到我们的民主,但是存在风险。

在不沾沾自喜的情况下——并认识到政府和其他地方存在很多缺陷应该强烈批评——这是庆祝我们在这个国家所拥有的一周。

在克服了第二波COVID之后,我们在抗疫方面处于令人羡慕的地位——病毒几乎已到了被消除的地步,尽管这不是政府的政策。看看英国和欧洲情况的恶化,以及美国的局势,这种反差是巨大的。

经济衰退日益凸显

澳大利亚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走出衰退,这在未来仍将是一个最大挑战。许多人的圣诞节会很糟心,失去了工作或者生意失败或面临倒闭。

但是,我们持续看到官方承诺采取一切措施促使经济发展。

在本周公布的一揽子计划中,联邦储备银行采取了所有它可用来刺激经济的措施,尽管其火力有限。它不顾对增长和失业率的预测上调,还是采取了这一行动。

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菲利普·洛(Philip Lowe)周二表示:“失业是一个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损害我们的社会结构。因此,解决这一问题很重要。

“董事会认识到,在疫情大流行的情况下,创造就业机会的责任主要落在企业和政府的肩上。但联邦储备银行也可以,而且也将,做出贡献。”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莫里森政府将面临压力,以确保澳大利亚人在这些困难时期在经济上得到最好的保护。

政府必须尽快做出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决定是“寻工津贴”(JobSeeker)的长期水平,目前这一政策正受到新冠疫情补助(coronavirus supplement)的支持。

政府还必须评估是否需要出台更多提振经济的措施,最快速度且最大幅度地减少失业人数。

澳大利亚经济的表现将取决于企业和消费者的反应,这会影响到信心以及世界经济的表现。而世界经济的表现高度不确定,因为受到疫情发展和各国经济决策的影响。

拜登会让我们处境尴尬

从计票结果来看,拜登获胜担任总统是这次美国大选最有可能的结果,但这将受到或由共和党掌控的参议院的制约,令拜登难以兑现他所承诺的刺激经济水平。

从澳大利亚的角度来看,乔·拜登对中国采取的做法将会至关重要。他可能会设法缓解紧张关系,尽管这只是某种程度上的,但这将对澳大利亚的政策产生影响。

一个拜登担任总统的美国政府将使澳大利亚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处境尴尬。预计这将越来越成为莫里森政府2021年在国际上将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已经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交谈中向莫里森强调,“我们需要采取大胆的行动来应对气候变化”。

根据首相官邸公布的官方电话记录,约翰逊指出, “英国的经验表明,推动经济增长和减少排放可以同步发展”。

“展望即将于12月12日举行的气候愿景峰会(Climate Ambition Summit)和明年在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约翰逊]强调了制定雄心勃勃的减排目标并实现净零排放(Net Zero)目标的重要性。”

莫里森办公室的电话记录略去了零目标的内容。

莫里森与特朗普建立起了一个运作良好的关系,并在白宫受到宴请款待,虽然特朗普总统在国际领导人中没有太多朋友。

如果结果朝向拜登的方向发展,那么莫里森将转向一个更传统的总统团队,尽管这一总统将给他带来自己的挑战,尤其是在气候政策方面。

莫里森如果足够明智的话,应该在2021年初一有空就赶紧为一个由拜登主宰的白宫做准备。

Michelle Grattan是堪培拉大学的教授级研究员,也是《对话》的首席政治事务记者。本文最初发表在《对话》(The Conversation)网站上。

相关英文文章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06/biden-presidency-would-put-pressure-on-morrison-on-climate-chang/12858136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