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选品

八个月来首批国际学生返澳 如“西天取经”百般曲折

查尔斯达尔文大学的国际学生返澳试点项目的首架包机将于明天(周一)早晨在达尔文降落。这将是澳大利亚自3月20日起对临时签证持有人关闭边境之后首次迎来大批留学生入境。

KP

关键看点:

  • 首批乘坐该试点项目包机的留学生将从新加坡飞抵达尔文
  • 一些学生表示,他们对澳大利亚政府的入境限制感到失望
  • 业内人士表示,澳大利亚国际教育产业面临声誉下滑风险

这个航班即将从新加坡起飞,载有来自中国、香港、日本、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近70名留学生。他们预计将在明天上午7点20分抵达北领地首府达尔文国际机场。从而结束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九个月的远程学习生活。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了解,所有学生将直接从机场前往位于达尔文附近的霍华德泉隔离所(Howard Springs Quarantine Facility)展开为期14天的隔离生活。该设施此前被用于工人营地。

来自中国东北的信息技术一年级研究生姜喜涛说,在经历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于2月对中国大陆来的旅客实施入境限制的“折腾”之后,他“非常幸运”地被允许通过该试点项目返澳。

23岁的姜喜涛在2019年曾持打工度假签证来到澳大利亚,但意外地在返回中国庆祝农历新年期间因新冠疫情引发的入境禁令滞留在中国。在此后几个月的漫长等待中,他的打工度假签证也随即到期。

“我的打工度假签证在8月就到期了。后来我申请了查尔斯达尔文大学的学位,因为我非常喜欢澳大利亚的生活环境,”姜喜涛告诉ABC。

姜喜涛得知这一试点项目时正值第一学期远程上课的考试阶段,他向校方缴纳了2500澳元,两天后收到了包机名额的确认信。每位参与该试点项目的留学生都须支付这笔费用用于包机的机票和隔离费用。

查尔斯达尔文大学(Charles Darwin University,CDU)是澳大利亚第一所允许国际学生通过试点项目返澳的大学。

该项目继首都领地和南澳州的试点项目后由地方政府和联邦政府联合批准。不幸的是,前两个项目因疫情反复而被搁置。

“这对我这样的留学生来说,是一个特别难得的机会,”姜喜涛说,出发前的每一天都很担心航班最终不能成行。

“我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我的家人,因为他们一直很紧张我能否顺利回到澳大利亚,”他说。

关于包机,我们所知道的

据ABC了解,学生们的返澳行程辗转多地。他们在乘坐首个航班前的72小时内必须接受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并将结果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大学。

周五上午,姜喜涛在中国东北城市长春接受了检测,并在六小时内得到了阴性的检测结果。

对于和姜喜涛一道从中国大陆返澳的留学生来说,微信上代表没有和任何确诊病例有过密切接触的绿色健康码也是航空公司在办理登机手续时要求提供的材料。

今天上午,姜喜涛和40多名来自中国“低风险”城市的留学生在广州碰头,并在完成值机后搭乘由廉价航空公司Scoot运营的包机航班前往新加坡。

与此同时,其他国家的学生被安排乘坐不同的航班,将先后到达新加坡。

但是,姜喜涛说,在接下来约10个小时的候机过程中,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和越南的学生在抵达后将在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的指定区域休息,与来自日本和印尼的学生分开。

“分开来是为了安全考虑。但我相信,只要采取防护措施,我们就是安全的。”

当学生完成值机时,他们会收到一个“健康包”,其中包括口罩和抗菌湿巾。所有学生均被要求在旅行的过程中佩戴口罩或其他个人防护装备。

“我打算的是在新加坡候机时每隔半小时消毒一次手,”姜喜涛说。

“我并不觉得幸运”

出发前,CDU向每位学生发送了一封邮件,包括他们的航班行程单和入境豁免函。

入境豁免函上明确标注学生姓名,大学的信函还注明学生的豁免资格已在澳大利亚联邦内政部(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和澳大利亚边境执法局(Australian Border Force,ABF)的系统中备案。

这封信将协助航空公司在学生值机时与澳大利亚边境行动中心(Border Operation Centre)致电确认,以核实学生返澳的豁免资格。

虽然很多学生都像姜喜涛一样对能够从海外归来感到兴奋,但也有学生对联邦政府的边境禁令带来的入境难题表示失望。

Chloe Zhang最初于2018年以留学生身份来到澳大利亚,但她表示,自疫情期间被困在国内后,留学的兴奋感消失了。

在中国期间,她申请了CDU的课程,与此同时,她今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返澳。

张同学表示,她很“感谢”大学的帮助,但对联邦政府对待留学生的态度感到“失望”,他认为澳大利亚的边境政策反复变化和拖延。

“我觉得澳洲政府对留学生这个群体很冷漠,”张同学说。

“它的政策充满不确定性。

“留学生交了钱拿了签证去学习,这是最基本的一个权利。

联邦内政部的一名发言人告诉ABC,政府的《国家重新开放框架》(Framework for National Reopening)为新冠疫情期间向国际学生“重新开放”提供了指导。

“任何[留学生返澳]项目都必须得到相关州或领地第一部长和首席卫生官的批准,以确保澳大利亚人和国际学生的健康和安全。

“参加此次北领地试点项目的学生,不包括在国际旅客的[人数]限制内,所以不会影响能够回国的澳人数量。”

业内人士:澳洲教育产业面临声誉下滑风险

长期以来,批评人士认为留学生被视为澳大利亚国际教育行业的“摇钱树”,而澳大利亚的大学不断扩大从海外招生的规模,从而赚取丰厚的收入来实现他们的财务策略。

但自2月澳大利亚逐渐向非公民和永久居民全面关闭边境以来,超过10万名留学生被迫在海外等待返澳。总理莫里森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政府今年将只优先考虑让澳大利亚公民和永久居民回家。

下载ABC News App

独立、客观、公正。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是澳大利亚最受信赖的新闻媒体。下载ABC News App,在“My Topics”中订阅中文新闻。点击下载

注册移民中介、纽星达教育移民墨尔本分部主管颜明煌(Kirk Yan)告诉ABC,他的客户中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学生表示有兴趣将课程转到英国或加拿大就学。

颜先生说,与英美等其他热门留学目的地相比,澳大利亚在成功控制疫情方面的优势很强,但政府多次发出“不友好”的信息导致部分留学生感到失望。

“学生清楚地记得一些经典的场景,其中一个就是总理在疫情期间让他们‘回家’,”颜明煌说。

“不是你坐着学生就能回来了。”

一项于今年9月公布的针对5000多名留学生的调查发现,与疫情前相比,现在59%的受访者不太愿意推荐澳大利亚作为留学目的地。

相比之下,在大学、地方政府和企业参与的“专项工作小组”的共同努力下,已有超过7000名中国留学生在疫情期间分别搭乘31架包机抵达英国。

与此同时,加拿大也已于10月中旬向国际学生重新开放边境,允许为获得批准的大学及其它院校的学生提供豁免资格入境。

而对于姜喜涛来说,这趟包机旅程也意味着他承载着全家人的希望返澳。他的家人相信,教育是任何一个中国家庭都不想错过的宝贵捷径。

“这意味着我会得到更多的选择。这一点对我和我的家人都很重要,”姜喜涛说。他在临行前花了整整两天与朋友和家人道别,因为他深知下次再见可能遥遥无期。

“我只希望能平平安安地回到校园。”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29/first-charter-flight-international-student-darwin-pilot-program/12929220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