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选品

分析:一山不容二虎,澳洲已经明白旧的全球秩序正在改变

我们终于听明白莫里森和孙芳安的话了。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澳大利亚最高外交官员孙芳安(Frances Adamson)都为澳大利亚设定了一个愿景,那就是接受旧的秩序正在发生变化。

莫里森向英国一家智库发表讲话,向中国传达了一条信息,即澳大利亚不会成为美国的“副警长”,堪培拉的决定也不会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站边选择。

孙芳安坦率地主张澳大利亚“不是要对别人强加我们的观点”,并补充说“一个令我们感到舒适的时代已经过去”。

她的话里面没有任何我们还不知道的信息,但是谈到中国,澳大利亚学习得很慢。

我们的战略陷入了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曾描述为“恐惧与贪婪”的混合体之间。

这些信息有时令人尴尬。我在中国的时候,我不计其数地听到到访的政界或商业领袖谈论如何“利用”这种关系。我们变得富有了,我们想当然地认为中国也会变得像我们一样。

这是冷战后关于自由民主制度胜利的傲慢。美国总统老布什和比尔·克林顿都曾指责中国共产党站在了历史错误的一边。

当中国无视历史、建设强大的经济同时加强其威权统治时,我们的贪婪变成了恐惧。

我们为什么对中国开始像它身为的大国那样行事感到惊讶?大国试图使世界屈服于自己的意愿并控制属于自己的东西。

一山不容二虎

19世纪中叶,以美国总统詹姆斯·门罗命名的门罗主义(Monroe Doctrine)划定了美国的势力范围,并警告欧洲大国不要进行任何干预。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人主导着全球秩序,这符合美国的利益,而华盛顿也干预了外国事务,甚至在符合自己利益的时候支持独裁者。

这大体上对世界也是有利的,并为中国的崛起提供了稳定。

而这总会出现一个转折点。莫里森和孙芳安现在勾勒出一个竞争更激烈的世界。孙芳安曾说过,这是要建立一个更具弹性、灵活和开放的系统,“为印太地区所有国家”维持和平。

她没有说出来的是,这一秩序不能由美国主导;因为如果是美国主导的话,那么美国的优越主义和中国的专制主义就处于冲突轨迹上。正如中国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

中国共产党是脆弱的,并且不喜欢批评。当竞争对手超级大国拒绝接受澳大利亚捍卫的自由民主价值观时,这使外交工作更加困难。

在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并不总是喜欢我们的世界中,我们如何保持自己的身份?

莫里森说,将大国竞争的这种回归描述为新的冷战是错误的。他是对的,这不像旧的冷战:中国和西方之间的联系是旧苏联和美国的盟国之间没有的。

但这只会使冷战2.0版更具挑战性。

像苏联人一样,中国是拥有核武的;它正在建立一支能够战斗并且赢得胜利的军队,特别是在该地区的战争中。但是有一点不同: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它具有苏联所没有的杠杆作用。

就像1950年代一样,这场冷战具有深刻的意识形态烙印。这是关于哪种政府体制将占上风:专制资本主义(北京称之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或华盛顿共识自由主义。

仅仅因为莫里森不认为这是冷战,并不意味着习近平不在打一场冷战。或者美国不在打一场冷战。

中国要求受到大国的对待

2017年,美国宣布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并将中国和俄罗斯确定为对美国安全的两个最大威胁。从那以后,关系恶化了。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到乔·拜登(Joe Biden),美国政坛两党对中国威胁达成的一致认识已超越党派。

乔·拜登在总统辩论中称习近平为“恶棍”。

他们可能采取不同的方法——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和对抗性,拜登加强联盟——但他们的目标是相同的。

就像冷战一样,有人谈论“遏制”中国的崛起。莫里森已经令澳大利亚与这一论调保持距离,但这不一定是北京所看到的。

法国作家、前驻京记者弗朗索瓦·布贡(Francois Bougon)说,随着新的冷战开始,2015年9月3日可能会被作为新冷战开始的日期载入史册。那是中国庆祝中国共产党称之为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日子。

没有一名西方国家的元首参加这一庆祝活动,但坐在前排的是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

习近平说,这一日期标志着“中国在现代抵抗外国侵略中取得的第一个完全胜利”。习近平精心营造了一个针对西方的中国舆论,他说西方列强当年是在侮辱中国人民。

正如布贡在2018年写道的那样,“毫无疑问,宣传这一胜利日象征着北京拒绝屈服于1945年后的势力平衡”。

莫里森和孙芳安承认,力量平衡正在发生变化,总理强调了澳大利亚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独特利益。

孙芳安说,中国作为一个全球大国,不能“逃避审视或辩论”,并警告共产党说,它还没到能够“设定与世界接触条件”的位置。

这可能是问题所在:中国认为自己可以支配并设定条件,并在认为合适的情况下惩罚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

中国可能不会感激澳大利亚外交官告知他们不要这样做。这听起来像旧秩序,而这已经结束了。

这不是美国主导的世界。它也不是一个“后美国”时代的世界。但是中国是一个强大的大国,它将表现得像个大国——并要求把它当作大国那样对待。

相关英文文章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30/morrison-vision-au-changing-the-order-china/12934914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