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选品

历史趣闻:橡胶人字拖是否源自澳大利亚?

这种在澳大利亚称为“thong”的橡胶人字拖(也称为夹脚拖鞋)是世界最古老鞋类款式之一。

在埃及、罗马、希腊、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印度、中国、韩国、日本和一些拉丁美洲国家,人们穿这种鞋的时候都有小改动,目的是在保护脚底的同时让脚面保持凉爽。

长期以来,澳大利亚人一直热衷于这种实用且让人释放自我的鞋子——但历史表明,我们不能说它是我们发明的。

艺妓、工人和士兵

日本经常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也许是因为在日本文化物品当中不仅有人字拖最接近的祖先(传统上由稻草制成的平底草履),而且还有厚重的下驮(一种木屐)。它因艺妓而驰名。艺妓为了使和服的裙边不被泥土弄脏,几个世纪以来一直穿着它。

19世纪末,日本开始向世界各地输出自己的文化。一个早期的例子是夏威夷人字拖(被称为slipper或者slippah)。它是一种类似人字拖的草鞋,它起源于1880年代日本种植园移民工人的鞋子。这种拖鞋迅速成为夏威夷服装式样的一部分(就像在澳大利亚,这种鞋适合休闲的生活态度和海滩生活方式)。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驻扎在东太平洋的美国士兵把这种鞋作为回国纪念品之后,它开始流行起来——但这种说法存在争议

在20世纪40年代,大规模生产合成橡胶的技术得到了发展,这无疑让并不起眼的人字拖扩大了传播和影响力。然而,直到1959年夏威夷正式成为美国第50个州,人字拖才成为全球公认的休闲象征。

人字拖的澳大利亚渊源

尽管人字拖有着强烈的澳大利亚特性,但它抵达澳大利亚的具体细节却不容易查明。

例如,从1907年开始,广告描述的“日本凉鞋”拥有“柔韧的木头”或黄麻做的鞋底,但是现有的少量插图并没有描述鞋子有鞋带系扣。

1924年,墨尔本《先驱报》(The Herald)就批评墨尔本人“穿人字拖走路,脚后跟过多地着地,造成身体不适和疲劳”。

对于有类似抱怨的女性,给人字拖加装鞋跟是一个解决办法。将近一个世纪过去了,足科医生仍然建议人们不要长时间穿人字拖。 (如今,他们也不建议穿高跟鞋了)

1946年,百货公司David Jones推出了“Olympia”,它是一款带有附加脚踝带的希腊风格人字凉鞋。但是,1957年左右,新西兰商人莫里斯·约克(Maurice Yock)和约翰·考伊(John Cowie)都声称对自己称之为“jandal(日本和凉鞋两个单词组成的合成词)”的发明而感到自豪,也就在那时,澳大利亚人与人字拖的联系才变得更加明确,但同时这种拖鞋也受到了质疑。

1959年,澳大利亚的邓禄普(Dunlop)从日本进口了30万双人字拖。从1960年开始他们在澳大利亚国内生产人字拖。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随着澳大利亚旅游业的蓬勃发展,着装形象也随之发展起来。在一个崇尚平等、悠闲的社会,人字拖作为鞋类的首选,占据了舞台中心

人字拖太过流行,以至于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各州政府纷纷颁布人字拖禁令,以避免经常在工作场所——尤其是建筑工地——发生工伤事故。

1978年,昆士州兰政府以专业性为由颁布法令,禁止学校教师穿人字拖上班。今年,在澳大利亚国庆日的入籍仪式上禁止穿人字拖——这一决定反映出人们希望在官方活动中体现出更强的“重要性和正式性”。

但是人们对于橡胶人字拖的热爱一直在延续,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当救生员们举着的巨大橡胶人字拖模型,而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站在上面的时候,这种热爱冲到了顶点。

正装与便装之争

与人字拖有关的问题并不仅限于澳大利亚。

2005年,美国一所大学的女子曲棍球队队员就穿着它们去白宫见了布什总统。

随之而来的是愤怒之情,人们质疑这种肆无忌惮的行为究竟是失礼还是分散了人们对这些女性成就的注意力,亦或是显示出在克林顿性丑闻发生后人们对领导人(和时尚)的态度发生了不经意的转变。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人们就可以买到更正式的高跟款人字拖。尽管它们被普遍嘲笑为昂贵的怪异风格,但这种款式在最近一段时间在卡戴珊(Kardashian)的引领下出现了回潮。

高档品牌也有这种鞋,像爱马仕(Hermes)这样的女装店就以600澳元的价格出售一款非常低调的人字拖。

具有强烈讽刺意味的是,人字拖是发展中国家最受欢迎的一种鞋,正是因为它们的制造成本低廉(通常由回收的橡胶轮胎制成),因此购买价格也非常低。

这种借用“普通人”或“工人阶级”服装将其从实用服装转变为时尚服装的做法并不新鲜。我们在背心连体裤上看到过。荷兰木屐是另一个鞋类的例子。

澳大利亚人重视人字拖不是一种时尚的奇思妙想。甚至连它们的名字都与澳大利亚人对缩写和昵称的偏好相左。在澳大利亚,这种鞋以鞋带的结构组成命名,而不是像其他国家采用拟声词“flip flop”。

这显示出人字拖是受到真爱的,但同时也反映出澳大利亚终究并非正宗。

丽迪雅·爱德华兹(Lydia Edwards)是埃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时尚历史学家。本文原刊载于《对话》(The Conversation)。

相关英文文章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1-02/the-un-australian-history-of-the-flip-flop/13021776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