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选品

中国黑名单称澳籍公民为“恐怖分子嫌疑人” 另含400多名未成年人

Two Uyghur-Australians with their data overlayed on image.
努尔·萨乌特(左)和买买提·卡西姆的详细信息已在一份被泄露的中国警方记录中的恐怖分子黑名单上被发现。(

ABC News: Simon Beardwell / Daniel Fermer / Clare Blumer

)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获得的大量警方记录显示,中国当局已将澳大利亚维吾尔社区领导人和活动人士作为“恐怖分子嫌疑人”被列入黑名单,以便对其进行监控和骚扰。

这些在澳大利亚生活了七至20年的澳大利亚公民,和在中国及海外的数千名维吾尔人一同,被纳入一份中国官方的黑名单中进行监视和审讯。

这份泄露的黑名单包含一万名“恐怖分子嫌疑人”的记录,其中包括儿童和7600多名维吾尔人,他们面临一项镇压和拘留行动,这项行动被北京方面声称旨在消灭穆斯林极端主义。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本月早些时候披露,这些文件于去年年底被黑客获取,其中名为“维吾尔恐怖分子”的数据库包含100多万份上海警方和监控记录。

ABC的一项调查确定,至少三名澳大利亚维吾尔人被以“恐怖分子嫌疑人”的身份列入这个黑名单数据库,证明一场影响深远的运动在监视和铲除外国影响和异见。

其中的两名澳大利亚公民分别是堪培拉著名的社区领袖努尔·萨乌特 (Nurgul Sawut)和墨尔本维族长老买买提·卡西姆(Maimaitiaji Kasimu)。两人于2019年都参与了ABC《四角方圆》(Four Corners)的录制,该轰动性的节目揭露了中国在新疆对人权的侵犯。

Loading

第三名澳大利亚维吾尔人是一名永久居民,就在他参与堪培拉的一次大型抗议活动的几个月后,他的母亲收到了拘留威胁。为了家人的安全,ABC不便透露他的身份。

这三人都有家人或亲戚被拘留在新疆的“再教育”营中。

“我把被列入这个名单视为一种荣誉勋章,”总部设在美国的维吾尔运动组织(Campaign for Uyghurs)主任萨乌特(Sawut)说,她多年来一直在收集澳大利亚居民及其家人被拘留的数据。

“但一些[被列入黑名单的维吾尔人的]家庭成员很难接受。他们认为自己仍在被监视中,尽管他们住在澳大利亚。

“当我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中国恐怖分子名单上时,我感到震惊,但并不意外。因为自2017年以来,我一直直言不讳地谈论维吾尔人的处境和我们地区的危机。”

Old passport.
努尔·萨乌特 (Nurgul Sawut) 出生于中国新疆,现居堪培拉。(

Supplied

)

萨乌特说,她在新疆的几十名家人被关押,以报复她的激进主义,她还在网上收到过攻击和警告,她认为这些是由中国当局发出的。

哈鲁拉·买买提(Hayrullah Maimaitiaji)的父亲,买买提·卡西姆在这份黑名单上,他在墨尔本维吾尔社区中被尊为虔诚的宗教领袖。他告诉ABC,他担心这一发现会进一步阻止其他人直言不讳。

“我们说的是实话,现在中国政府把我父亲和7000多名[维吾尔人]列入那个名单,”买买提说,他于2017年在新疆被拘留,他的家庭是一个很显赫的穆斯林家庭,已经多次被中国当局盯上。

“如果我们突然出现在名单上,我们在中国的亲戚或我们自己都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

“你[已经]不能再去中国了,或者我们不能再离开中国了。这也会影响我们的安全。”

“在中国,恐怖主义是一个非常宽泛和模糊的概念”

此次黑客攻击是在一系列数据泄露之后发生的,这些数据提供了证据,显示中国政府的一项策略将维族异见者、海外维族人和穆斯林视为恐怖分子,并骚扰他们在中国的家人。

这份黑名单还揭露了针对儿童的监视,400多名未成年人被确定为“恐怖分子嫌疑人”,其中100多名不满10岁。

An older man holds a young baby.
买买提·卡西姆的名字被发现列入了一份被黑客获得的中国“恐怖嫌疑分子”黑名单中。(

ABC News: Daniel Fermer

)

这些文件显示,安全部门的官员“会见并检查”了年仅五岁的儿童。

此事曝光之际,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压力日益加大,美国、加拿大、欧盟和英国上月对新疆侵犯人权的行为发起了协调一致的制裁,美国和加拿大称新疆侵犯人权的问题为种族灭绝。

“在中国,恐怖主义是一个非常宽泛和模糊的概念,通常包括在政治上反对当局的人或少数民族,比如维吾尔族。根据定义,他们本质上被视为恐怖分子,”人权观察 (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说。她曾经分析过中国类似的数据库。

“中国警务包括很多政治警务——抓捕政治活动家和持不同政见者。

“我怀疑这就是这些澳大利亚人被列入名单的原因,因为他们既是维吾尔人,也是活动人士。”

研究员达伦·比勒 (Darren Byler) 在科罗拉多大学研究针对维族人实施的监控。他表示,黑名单上的维吾尔人很可能在澳大利亚受到了北京的监控,他们在中国的家人面临骚扰。

他说:“这份名单非常重要,因为它向我们展示了中国正在进行反恐行动,但它采取的方式是通过评估整个人口。”

“如果一个散居海外的维吾尔人在这样的名单上,这可能意味着他们的社交媒体被监视、在公共场合的活动可能会被监视,在社交网络上和他们有联系的人也可能受到牵连。

“除此之外,这实际上是对他们的一个警告,可能是不要返回中国。因为一旦返回,他们可能会被拘留。大多数维吾尔人已经将此视为回中国可能发生的状况。”

居住在澳大利亚的维吾尔人已经报告说,他们收到了来自中国当局的威胁,而之前的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詹姆斯·卡尔瓦豪斯(James Culvahouse)指责北京方面监视并恐吓这些维族人,包括使用假的中国警车。

数据库可能也是大规模监控系统的组成部分

分析人士认为,在中国的全国监控名单中,这份黑名单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用于全国各地正在开发的自动化大规模监控系统以追踪维吾尔人和其他嫌疑人。

曝光的“维族恐怖分子“ 数据库储存在阿里巴巴公司的云服务器内,结果被黑客入侵。这个数据库内储存了上海地区公安系统的档案,强大的警察队伍、上海市公安局以及国家公安部的档案都在其中。

这个数据库的内容发给了堪培拉的网络安全公司Internet 2.0,并交给ABC和“五眼联盟”( Five Eyes,美、英、加、澳、新西兰五国的情报共享联盟)中的安全机构。这份名单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得以具体了解中国的警察系统与监控系统。

数据库中包含了数万名嫌疑人的监控名单、警方线人档案、人脸与车辆识别的照片,以及数千名外国人的出入境记录,这些记录都做了标注。

ABC本月透露,澳大利亚安全官员目前正在调查为何有161名澳大利亚公民的出入境记录也在这个数据库中被标注出来。在这些澳大利亚人中,包括一名前情报部门负责人和一名商界领袖。

这份恐怖分子黑名单上的信息来源为“科技处”。这是上海市公安局所属的一个部门,负责搭建公安局数据库和“图像、无线、有线通信系统”。

A smiling man wearing glasses.
达伦·比勒博士是科罗拉多大学研究维吾尔人监控的研究员。(

Supplied

)

“科技处的任务是决定应该将谁列入监控名单,然后敦促其他部门的警察对这些人进行调查,”贝勒博士说。此前,他发现这份黑名单与在新疆泄露的监控数据有相似之处。

“这个部门负责把正常的有形世界变成以数据为中心的界面,让国家可以通过时间和空间变化的数据对嫌疑人及其活动进行评估。

“某些监控工作通过出行记录、银行记录以及类似的东西实现。在其他情况下,他们使用人脸识别软件这种方式进行监控。在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检查站的监视系统中都装有人脸识别软件,民众前往其他城市就要经过检查站。”

贝勒博士认为,这份黑名单的目的是监控那些途经上海的嫌疑人,“并根据他们对国家的威胁程度划分出危险等级”。

嫌疑人在上海“触网”

A woman in blue holding a microphone in front of a crowd with a flag.
努尔·萨乌特在澳大利亚的抗议活动中公开表达了维吾尔人在中国受到的压迫。(

Supplied

)

上海市公安局科技处的黑名单按照种族和“视线”等监控级别对“恐怖分子嫌疑人”进行分类。

有2000名嫌疑人“在上海触网”,买买提亚吉·卡西姆(Maimaitiaji Kasimu)便是其中的一位,他的出入境记录被记录在案。分析人士认为,“触网”这个词可能指的是接入互联网,也可能指某人被称为“天网”的大规模监控系统捕获。买买提亚吉·卡西姆最后一次去上海是在2010年。

黑名单上的多数“疑怖分子嫌疑人”都接受了安全人员的“面谈和检查”,努尔古丽·沙吾提也在其中。她对ABC表示,自己于2016年在中国广州机场受到盘问。

沙吾提说,她回老家为父亲奔丧后,一名安全人员在广州的机场进行盘问,问她在中国的行踪、在澳大利亚的工作以及在澳中两国的家人的个人信息。

A woman wearing glasses looks over her shoulder.
努尔·萨乌特的名字被发现上了中国公安部门的一份黑名单。(

ABC News: Simon Beardsell

)

第三个被列入“恐怖分子嫌疑人”黑名单的居澳维吾尔人告诉ABC,他经常到上海出差。

他说,他移居澳大利亚后参加了在堪培拉举行的一次大型抗议活动,新疆安全部门的官员就找到他的母亲进行威胁。

“他们告诉她,你的孩子在国外,所以你被列入了黑名单,”他说。

“她被告知,‘你去再教育中心就不用上黑名单’,但她因为年龄和医疗状况的原因没有去。

“我已经一年多没和她说过话了。我们都伤心欲绝,日夜生活在创伤之中,想念着家人。”

他说,安全官员警告其家人不要再与他联系,并要求家人提供他的个人信息,包括在澳居住证据等。

ABC还采访了上海公安局黑名单上一名定居土耳其的维吾尔族商人。这名商人说,他在2017年去上海后被拘留。

“我搞不明白,为什么我在这个名单上”

A Uyghur family eats a meal at a white dinner table.
买买提·卡西姆一家在墨尔本家中。(

ABC News: Daniel Fermer

)

对麦麦提亚吉·卡西姆来说,在中国针对其家人的蛮横而针对个人的一系列行动中,列入黑名单是最新采取的措施。在新疆南部的阿图什(Artush),卡西姆的家人被视为宗教精英。

他逐一说出17名家人和亲戚的名字,他们被关押在所谓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内。这些人中就有卡西姆的一个兄弟,他于2018年在教育培训中心因头部受伤而死。

第二个关在教育培训中心内的兄弟在阿尔图什领导建造了一座大型清真寺,被判入狱17年。他目前正在服刑,妻子也身陷囹圄。

卡西姆的儿子哈鲁拉(Hayrullah)在四年前被拘留,随后逃往澳大利亚。他还没有妻子和继子的消息,有关部门不让母子二人离开新疆。

“要是中国政府指责我这样的人是恐怖分子,我真不知道‘恐怖分子’指什么,”卡西姆说。他在2013年移居澳大利亚,最后一次去中国是在2016年。

“搞不明白,为什么我在这个名单上。我已经67岁了,(在中国)没人告诉我,我到底犯了什么错。”

A young man at a table laden with food.
哈鲁拉·买买提四年前逃离中国。(

ABC News: Daniel Fermer

)

萨乌特是北京方面的眼中钉,一直在游说澳大利亚外交和贸易部(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DFAT)帮助在澳维吾尔人的家人离开中国。但中国政府不让这些人离境。   

萨乌特担心母亲和几位姐妹的状况,他们在遭到羁押至今已失联四年。

现在,萨乌特呼吁澳大利亚政府设法就那份曝光的黑名单采取行动。她担心北京会将这份黑名单交给其他国家,从而限制她的活动。

“我是澳大利亚公民,同时也是澳籍维吾尔族人,我完全有权利受到保护,”她说。

“外交部,特别是我们的外交部长需要采取行动,与中国同行一起积极关注这份名单,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删掉我们的名字。

“他们需要让大家看到自己为保护澳籍维吾尔人而做的工作。如果不能在国外保护我们,他们就特别要在我们自己的家园做到这一点。

“现在,在澳大利亚的土地上保护自己成为了一个问题。”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没有回应ABC的置评请求。

相关英文文章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4-15/australia-based-uyghurs-on-chinese-blacklist/100072572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