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选品

报告:中国利用社交媒体传播虚假资讯 诋毁西方媒体

A digitally edited image of a group of men sitting with their eyes blurred out in red with the Chinese flag in the backdrop.
中国官媒称新疆的生活一片祥和,但一直在研究该地区少数民族待遇的人权组织却反对这种说法。(

ABC news: Alex Palmer 

)

国际记者联合会新发布的报告指出,在疫情流行期间,中国斗志昂扬地实施在全球的媒体影响力,利用社交媒体来诋毁西方媒体机构,而且还广泛从事宣传活动。 

国际记者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IFJ)的报告发现,2020年疫情开始蔓延时,中国政府利用在世界各地开设的传媒基础设施机构,通过官媒广为传播有关中国的正面报道,并着手传播错误资讯。

IFJ根据对50个国家和地区的54个记者工会做的原始调查撰写了这份报告,发现中国一直在利用疫情来提升自己在全球媒体报道中的形象。

“[北京]大力推广的东西,不仅是有关中国的资讯,也有为其所用的关于西方的资讯,”该报告的一名作者、研究员茱莉娅·贝尔金(Julia Bergin)在一次讨论会上说。

她说,中国利用YouTube和推特等自由社交媒体平台作为“反向策略”来诋毁西方媒体。比如,英国广播公司(BBC)在报道新疆地区维吾尔人受虐的新闻时,中国就使用了这种策略。

A wide shot shows watch towers and barbed wire fence around a building.
国际记者联合会的报告认为,北京方面似乎正在加强投放新闻产品,提供更多“非英语语言”的资讯内容。(

Reuters: Thomas Peter

)

中国封禁了推特,但不少中国民族主义者却利用这个社媒平台怂恿大家展开激烈讨论。他们这样做是为了支持中国在新疆修建拘留营或利用宣传视频换一种方法展示新疆形象的做法。

中国否认[曝光的]那些设施是拘留营,并称之为寄宿学校。 

“假新闻比病毒来得还快” 

报告中提到的数据表明,人们日益担忧利用虚假资讯和错误资讯作为策略,不仅在中国,而且还横跨南、北美洲各地。据报道,总体上虚假资讯的数量增加了82%。

“假新闻比病毒来得还快,”意大利记者卢卡·里戈尼(Luca Rigoni)在讨论小组上发言说。

昆士兰科技大学(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学者迈克尔·基恩(Michael Keane)表示,在澳大利亚等西方民主国家,中国媒体经常以“负面”形象出现。 

“至少,在[澳大利亚]我们还有多元媒体,但在中国并没有多元媒体,这是事实,”他对讨论小组表示。 

国际记者联合会的报告还认为,中国政府增加了新闻产出,以“非英语语言”为每个国家提供量身定制的国内外新闻。 

“国家审核批准的内容越来越多地填补了报道中没有提到的部分。有时,[中国]免费将这些通过审核的新闻提供给那些国家,”报告写道。

中国逮捕了世界各地的不少记者,也审查了多家媒体公司。中国逮捕的人中就包括多位香港的民主活动人士和网络名人。 

澳大利亚公民成蕾是官媒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英语新闻频道的知名主播,也于2020年在北京被拘留。

成蕾是近年来第二名在北京遭拘留的澳大利亚人。作家、前中国政府雇员杨恒均于2019年1月被有关部门抓走。

中国为其媒体策略辩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国际记者联合会报告中的说法做出回应,并为中国的媒体策略进行辩护,称中国理应在国际媒体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在涉及新冠肺炎疫情等一系列重要问题上说明事实真相,留下客观、真实的人类集体叙事和记忆,这才是负责任的国家真正负责任的态度。“

国际记者联合会在其之前发布的报告——《中国报道:重塑世界媒体》基础上编写了这份最新报道。新发布的报告发现,全球范围内接受国际记者联合会调查的国家中,有56%的国家报告称,总体上,疫情以来本国出现的关于中国的报道更加正面,只有24%的国家表示本国出现的有关中国的报道更为负面。

报告指出,中国利用某些地区缺乏西方媒体报道的优势,向那些在该地区没有记者线人的重要新闻机构推送可供选取使用的内容。

“中国用一种多管齐下的方法来重新规划资讯发展前景,让本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好看一些,”报告写道。

2020年,北京方面通过拒签和停止签发两种手段,有效地将外国记者拒之门外。中国关闭国门是导致其拒签和停发记者签证的部分原因。

报告指出,国门关闭造成有关中国的报道出现空白,需要大量发自中国的报道,中国则用国家拨款制作的内容来填补报道内容的空缺。用来填补空缺的报道内容都可以通过内容共享协议获得。

研究发现,提供给世界各地记者的内容变得更有针对性,中国做了大量工作,将本国的宣传材料翻译成不同语言,甚至是意大利语与塞尔维亚语等没有广泛使用的语言。

“媒体的抗压能力相当强,但我们需要考虑西方媒体的脆弱之处。[这些媒体的]脆弱性体现在经济方面,”撰写报告的研究员林慕莲(Louisa Lim)说。

国际记者联合会建议,多接触需要新闻报道内容的地区,制定策略,与中国境内外的华人记者接触并建立关系。

相关英文文章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5-19/china-misinformation-ifj-report-covid-19/100150278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