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选品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正式停火 中国邀巴以代表赴华谈判可行吗?

Two men hug each other on the streets of Gaza.
人们在街头庆祝停火正式生效。(

Reuters: Mohammed Salem

)

以色列和哈马斯于当地时间周四(20日)午夜在埃及的斡旋下开始实施达成的停火。巴勒斯坦人涌向加沙的街道,其中许多人因担心以色列的轰炸而隐避了11天。

加沙卫生官员表示,有1900人名巴勒斯坦人因空袭而受伤,232人死亡,其中包括65名儿童。以色列表示击毙了至少160名战斗分子。

当局统计,以色列方面有12人死亡,接受治疗的伤者有数百人。哈马斯形容这场战斗成功抵御强敌的军事与经济入侵。

接近停火之时,巴勒斯坦人继续发射火箭,而以色列进行了至少一次空袭。埃及表示将派两个代表团监督停火,而双方都表示准备好对对方违反停火的行为进行报复。

以色列与哈马斯双方都声称自己在冲突中获胜。据路透社报道,原本24小时播放新闻和评论的以色列广播电台现已恢复播放流行音乐和民谣。

在黑烟前,一个男人手持着弹弓。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的冲突持续升级,已造成双方多人死亡。(

AP: Nasser Nasser

)

回溯至周日(16日)举行的联合国巴以冲突紧急公开会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邀请巴以双方谈判代表赴华进行直接谈判,并批评美国阻拦安理会采取行动。 

这场冲突恰逢中国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会议上,王毅指双方停火是“当务之急”,并指出以色列“尤其要保持克制”,而“中国是巴勒斯坦人民的真诚朋友”。

“由于一个国家阻拦,安理会至今未能发出一致声音。我们呼吁美国承担应尽责任,采取公正立场,支持安理会为缓解局势、重建信任、政治解决发挥应有作用,”王毅说。 

那么,中国的政治姿态向世界释放出了怎样的信号?

Loading

巴以谈判代表赴华可行吗? 

近期发生冲突的加沙地带由哈马斯控制。诞生于1987年的哈马斯是巴勒斯坦激进武装组织中规模最大的一个,当时正值巴勒斯坦人反抗以色列对西岸及加沙地带占领的“起义”之后。

哈马斯不承认以色列,自2007年以来,该组织一直统治加沙地带,并曾多次袭击以色列平民及军事力量,包括多起自杀式袭击及火箭弹攻击等。

中国、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及多数阿拉伯国家承认其抵抗组织身份,但美国、以色列、欧盟、英国、约旦、埃及等国家及组织将其军事力量标记为恐怖组织。

中国过去曾以官方形式邀请巴以代表赴华,如2017年12月,来自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当局的8名代表在中国的邀请下,在北京出席研讨会,由中国的中东特使官小生主持。

一个穿西装,头发灰黑和戴眼镜的男士看着镜头。
悉尼大学袁劲东教授表示,中国邀请巴以谈判代表来华,是向外界表明中国愿意在中东问题上发挥积极作用。(

Supplied

)

在周一(17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中方是否已邀请巴以双方谈判代表赴华进行直接谈判,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并无直接回应。 

悉尼大学国际安全研究中心的袁劲东副教授表示认为,中国与以色列在经贸和高科技合作方面亦有来往,因此,当前的方案是在向外界表明中国愿意在中东问题上发挥积极作用,“体现大国外交风范”。

“中国发挥更加主动外交来处理地区安全,体现了中国更加自信,对世界发出一种信号,说中国更愿意承担更大更多的责任,”袁劲东说。

“作为一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正好作为当值主席,中国愿意发挥更大作用。 

“两国方案”可行吗? 

Chinese Foreign Minister Wang Yi gesturing.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近期邀请巴以双方代表赴华对话。(

Reuters: Denis Balibouse

)

2017年7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见巴勒斯坦当局领导人阿巴斯,提出四点解决地区问题的主张,其中第一点即为两国方案。 

王毅在联合国安理会的会议上引述习近平就巴勒斯坦地区问题提出的四点主张,指该方案是冲突的“根本出路”。

王毅认为,安理会必须重申对“两国方案”的坚定支持,承认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独立、主权的巴勒斯坦国”。 

中国承认巴勒斯坦地区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其控制范围在约旦河西岸。但中国此次的提议并无具体指出代表巴勒斯坦地区的是哪一方。

两国方案原型可追溯上世纪30年代,当时该地区受英国控制,然而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冲突不断。英国为此进行了独立调查(royal commission),历史上又称“皮尔调查”(Peel Commission),以主持该调查的罗伯特·皮尔(Robert Peel)命名。

一位男子穿着西装看着镜头。
阿纳斯·伊克泰特博士指,两国方案一直是国际处理巴以冲突的“主要框架”。(

Supplied

)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阿拉伯与伊斯兰研究中心的访问学者阿纳斯·伊克泰特(Anas Iqtait)博士指,两国方案一直是国际处理巴以冲突的“主要框架”,并从1967年的巴以冲突起,“或多或少地被援引称解决巴以冲突的唯一方法”。

伊克泰特博士认为,中国认为两国方案可以解决冲突的主张是“正确的”,但对于许多巴勒斯坦人来说,这一方案“早已过时”。 

“这主要原因是,以色列政府在西岸扩张,建设居民点。以色列政府和军队目前控制着西岸60%以上的土地,这使得任何巴勒斯坦国家都不可能在西岸和加沙地带的东耶路撒冷建国。 

中国能取代美国在中东的角色吗? 

American flags are displayed together with Chinese flags on top of a trishaw in Beijing.
专家表示,多国参与中东问题或为更具建设性的方案。(

AP: Andy Wong

)

此次巴以冲突也受到许多中国民众的关注,在中国互联网上受到热议。 

5月18日,以色列驻华使馆发布微博,配上一段哈马斯宣称打击以色列的视频,并配上贴文:“我们的目的是尽最大的努力保护我们的人民,避免他们遭受到恐怖主义袭击。”

该帖文得到1.47万次赞,而这条微博下获得最多点赞的评论写道:“保护你们的人民,这就是以色列侵占巴勒斯坦领土的理由吗?强烈建议以色列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去建国。”

也有一些中国网民对以色列表达支持。一名微博网友写道:“哈马斯彻头彻尾的恐怖组织,目前阶段不要相信任何停火和谈,继续定点清除。”

伊克泰特博士表示,长期以来,巴以谈判由美国来斡旋。他认为,让中国、俄罗斯、欧盟、联合国和其他发展中与发达国家参与巴以冲突的谈判,透过更多边主义的方式,可以“更好地解决巴以问题”。

袁劲东认为,目前中东冲突仍需要美国的参与。他指出,未来可以期待中国在中东事务上以“高姿态”参与,“但介入的时候可能中国会比较小心”。 

“有些评论家说美国从中东撤出,给中国带来机会,我不觉得是一个中国应该利用的机会……做你有限能做的,而不是为了让国际社会高看你的外交能力和影响力而去做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袁劲东说。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5-21/palestinian-israel-conflict-china-diplomat-role/100150520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