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选品

“他说如果他是我,他会自杀”——ABC残障记者在悉尼火车上的遭遇

身为残障人士,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记者纳丝·坎帕内拉(Nas Campanella)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社会上一些人是如何看待残障群体的以及残障人士对社会的需求。

有时,我在公共场所时能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

有些人在我走过时就不做声了,有些人则甚至在我能听到的距离内就谈论我。没想到吧!我可以听见你说话。

你可能也没想到,我还会搭乘公共交通。尽管值得庆幸的是多数情况下搭乘公交都是日常之事,但我对于身为盲人这个事实而对外界的反应,大多数都是搭乘公交时产生的。

有时这些反应还挺不错,而其他时候却真的很糟糕。

一次坐火车的经历让我记忆尤深。这次经历让我非常不高兴,直到几年以后的今天,我才可以动笔写下当年的遭遇。

我把白色手杖折起来放在腿上。我全神贯注于最新的真实犯罪播客时,感到有人轻轻拍了我的肩膀。

我立即拔出了耳机。

一位好奇的乘客想知道我是怎么失去视力的。我解释说这是一个私人问题。

我试着继续听播客,他却问了更多的问题。我感到一种压力不得不回答他的问题。

在简短的交谈中,我们讨论了很多内容,但当他说如果他是我,他会自杀时,我们的谈话陷入了停顿。

我感到很困惑。我爱自己的生活。

我记得自己当时生气、气愤又恐惧。

当然,这不是大多数普通民众对残障的看法?

我也觉得自己让残障群体失望了,我应该对他大声喊才对。

我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有爱情、好朋友和家人,并且周游世界。 我的生活比他想的要好。

这不是第一次有人在公共场合说了一些不适当的话,或者对待我的态度就好像我不应该存在一样。

有无数的人问我的丈夫,我喜欢吃什么或喝些什么。另一些人问他我的名字,而我就在那里站着呢。

也有店员觉着帮助我的家庭援助工作者会为我刚放在柜台上的物品付款。

但在火车上的那次经历是我第一次感到震惊的遭遇。

这次遭遇再次表明还需要做很多工作来改变人们对残障的看法,许多人仍然认为残障人士的生活没有价值。

当我5月份开始担任ABC全国残障事务记者时,我有一些明确的目标。

我想提升那些在残障人群中很少能听到的声音,并用新闻报道来改变人们在残障问题上的立场。

在ABC工作的最初的几个月中,疫情报道占据了我的大部分工作时间,报道内容包括自闭症患者努力着使用远程医疗,其他一些人却得不到帮助,以及群体家庭病房(group homes)中爆发的群聚性传染事件。

还有一些比较正面积极的报道,例如使年轻女性能够独立生活的项目和为艺术家提供就业机会的驻点实习项目

我知道自己接手这个职位时,不缺报道内容。立即有数百封电子邮件淹没了我的收件箱。

我很快意识到,即便是我也低估了对残疾问题关注的需要。

我想做一些更大的事情,一些大胆的事情。我想充分展示残障社区中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人,他们在努力为我们所有人带来改变,并为才华横溢的人提供一个平台,而这些人很久以来一直被隐藏于主流之外。

在国际残障人日(International Day of People With Disability)这天做这件事最合适。

本周,你将听到澳大利亚残障人士的声音,比如艾丽卡·英格兰(Erika England),她的情况起伏不定,这意味着有些日子她可以精力充沛,有些日子则不能从沙发上站起来。

或者,你也能听到卡伦·纳格拉尼(Karan Nagrani)的声音。他患有色素性视网膜炎,在34岁时只剩下三度的周边视力,并患有白内障。他从事视觉营销工作,不想让人可怜他。

对于某些人来说,庆祝专门的一些日子似乎是象征性的。

坦白说,我希望不必特别有一天专门用来认可残障人士的贡献。

一年中的每一天都应该这样做。

但这也很幼稚。我们若不发表声明就让国际残障人士日那一天过去,社会就不会重视我们。

我的亲身经历和残障问题皇家调查委员会公开听证会的报道让我知道,尽管社会在承认和重视残障人方面已取得了重大进展,但还不够好。

残障人士群体中有许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我们广泛经历着暴力、歧视以及为精神健康和失业而展开的斗争。

我们的原住民兄弟姐妹面临着双重不利条件。

担任记者一职让我感到这是变革中很大的一部分。

我从小长到大,全澳的电视屏幕上都没有像我这样的记者。 现在,我每个星期都要为主要新闻简报做报道。

我的职位有巨大的意义,但我期待有一天,我担任记者的职务不再是件新鲜事。

我希望自己的职业道路能为继我之后的许多其他人创造机会和希望。这样,就意味着下次我在火车上遇到一个好奇的陌生人时,对话内容能完全不同。

本周四是12月3日,这天就是国际残障人士日(International Day of People With Disability)。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再好好想想自己与残障人士直接交谈的方式以及谈论我们的方式。

在各个ABC平台上,你都将能够听到、观看并阅读来自澳大利亚残障人士的日常生活的节目或文章内容,他们将分享自己的工作、爱情和生活经验。

如果你在火车上看到我,随时都可以过来聊聊, 就像和其他任何人聊天时一样。

相关英文文章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30/abc-reporter-nas-campanella-stranger-says-life-not-worth-living/12935794

跨境电商选品

分析:一山不容二虎,澳洲已经明白旧的全球秩序正在改变

我们终于听明白莫里森和孙芳安的话了。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澳大利亚最高外交官员孙芳安(Frances Adamson)都为澳大利亚设定了一个愿景,那就是接受旧的秩序正在发生变化。

莫里森向英国一家智库发表讲话,向中国传达了一条信息,即澳大利亚不会成为美国的“副警长”,堪培拉的决定也不会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站边选择。

孙芳安坦率地主张澳大利亚“不是要对别人强加我们的观点”,并补充说“一个令我们感到舒适的时代已经过去”。

她的话里面没有任何我们还不知道的信息,但是谈到中国,澳大利亚学习得很慢。

我们的战略陷入了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曾描述为“恐惧与贪婪”的混合体之间。

这些信息有时令人尴尬。我在中国的时候,我不计其数地听到到访的政界或商业领袖谈论如何“利用”这种关系。我们变得富有了,我们想当然地认为中国也会变得像我们一样。

这是冷战后关于自由民主制度胜利的傲慢。美国总统老布什和比尔·克林顿都曾指责中国共产党站在了历史错误的一边。

当中国无视历史、建设强大的经济同时加强其威权统治时,我们的贪婪变成了恐惧。

我们为什么对中国开始像它身为的大国那样行事感到惊讶?大国试图使世界屈服于自己的意愿并控制属于自己的东西。

一山不容二虎

19世纪中叶,以美国总统詹姆斯·门罗命名的门罗主义(Monroe Doctrine)划定了美国的势力范围,并警告欧洲大国不要进行任何干预。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人主导着全球秩序,这符合美国的利益,而华盛顿也干预了外国事务,甚至在符合自己利益的时候支持独裁者。

这大体上对世界也是有利的,并为中国的崛起提供了稳定。

而这总会出现一个转折点。莫里森和孙芳安现在勾勒出一个竞争更激烈的世界。孙芳安曾说过,这是要建立一个更具弹性、灵活和开放的系统,“为印太地区所有国家”维持和平。

她没有说出来的是,这一秩序不能由美国主导;因为如果是美国主导的话,那么美国的优越主义和中国的专制主义就处于冲突轨迹上。正如中国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

中国共产党是脆弱的,并且不喜欢批评。当竞争对手超级大国拒绝接受澳大利亚捍卫的自由民主价值观时,这使外交工作更加困难。

在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并不总是喜欢我们的世界中,我们如何保持自己的身份?

莫里森说,将大国竞争的这种回归描述为新的冷战是错误的。他是对的,这不像旧的冷战:中国和西方之间的联系是旧苏联和美国的盟国之间没有的。

但这只会使冷战2.0版更具挑战性。

像苏联人一样,中国是拥有核武的;它正在建立一支能够战斗并且赢得胜利的军队,特别是在该地区的战争中。但是有一点不同: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它具有苏联所没有的杠杆作用。

就像1950年代一样,这场冷战具有深刻的意识形态烙印。这是关于哪种政府体制将占上风:专制资本主义(北京称之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或华盛顿共识自由主义。

仅仅因为莫里森不认为这是冷战,并不意味着习近平不在打一场冷战。或者美国不在打一场冷战。

中国要求受到大国的对待

2017年,美国宣布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并将中国和俄罗斯确定为对美国安全的两个最大威胁。从那以后,关系恶化了。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到乔·拜登(Joe Biden),美国政坛两党对中国威胁达成的一致认识已超越党派。

乔·拜登在总统辩论中称习近平为“恶棍”。

他们可能采取不同的方法——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和对抗性,拜登加强联盟——但他们的目标是相同的。

就像冷战一样,有人谈论“遏制”中国的崛起。莫里森已经令澳大利亚与这一论调保持距离,但这不一定是北京所看到的。

法国作家、前驻京记者弗朗索瓦·布贡(Francois Bougon)说,随着新的冷战开始,2015年9月3日可能会被作为新冷战开始的日期载入史册。那是中国庆祝中国共产党称之为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日子。

没有一名西方国家的元首参加这一庆祝活动,但坐在前排的是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

习近平说,这一日期标志着“中国在现代抵抗外国侵略中取得的第一个完全胜利”。习近平精心营造了一个针对西方的中国舆论,他说西方列强当年是在侮辱中国人民。

正如布贡在2018年写道的那样,“毫无疑问,宣传这一胜利日象征着北京拒绝屈服于1945年后的势力平衡”。

莫里森和孙芳安承认,力量平衡正在发生变化,总理强调了澳大利亚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独特利益。

孙芳安说,中国作为一个全球大国,不能“逃避审视或辩论”,并警告共产党说,它还没到能够“设定与世界接触条件”的位置。

这可能是问题所在:中国认为自己可以支配并设定条件,并在认为合适的情况下惩罚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

中国可能不会感激澳大利亚外交官告知他们不要这样做。这听起来像旧秩序,而这已经结束了。

这不是美国主导的世界。它也不是一个“后美国”时代的世界。但是中国是一个强大的大国,它将表现得像个大国——并要求把它当作大国那样对待。

相关英文文章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30/morrison-vision-au-changing-the-order-china/12934914

跨境电商选品

澳洲将修改家庭团聚签证政策 数千人受益

澳大利亚代理移民部长今天宣布,政府将进一步修改家庭团聚签证政策,五种子类签证的申请人可从中获益。

按照内政部当前的规定,309子类配偶签证等一些签证的申请人必须在境外递交申请,并在境外等待签证获批。

这意味着,根据目前的政策,申请人哪怕在澳大利亚也必须付出昂贵的旅费,冒着被传染的风险搭机回国等待,拿到签证后再回到澳大利亚,经过严格的检疫隔离才能与配偶团聚。

而据媒体报道,配偶签证的审理速度在疫情期间大大降低,等待期或许长达24个月,境外申请人可能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

据报道,截止2020年3月,内政部已经积压了91,717份配偶申请等待审核。有些申请人获悉,自己递交申请后要等待22个月才能得到最终审核结果。

墨尔本布鲁斯选区(Bruce)的工党议员朱利安·希尔(Julian Hill)对莫里森政府当前的政策进行抨击。他认为,政府在疫情期间还让309类配偶签证的申请人离开澳大利亚等签证,这完全是愚蠢而危险的举动。

他表示,这样做花费高昂,而且让澳大利亚人担心配偶会面临不必要且安全性无法确定的国际旅行。在世界多个国家面对第二波疫情袭击的情况下,这样做也会让他们面临染上病毒的风险。

代理移民部长艾伦·塔奇(Alan Tudge)宣布,政府将允许某些子类的家庭签证申请人在境内获批签证。

这是一项临时特许政策,适用于那些现在澳大利亚境内,却因为疫情下边境关闭而无法在海外等待拿签证的申请人。

目前,澳大利亚境内有约4000人可享受到这一优待政策,其中多数人都是某些类别的配偶签证申请人。

根据修改后的政策,以下五种签证的申请人可在澳大利亚境内等待签证获批:

  • 309类配偶签证(Partner visa,subclass 309)
  • 300类未婚配偶签证(Prospective Marriage visa,subclass 300)
  • 子女签证(Child visa ,subclass 101)
  • 收养子女签证(Adoption visa,subclass 102)
  • 受抚养子女签证(Dependent Child visa,subclass 445)

艾伦·塔奇表示,对签证批准政策的修改为临时性措施。目前澳大利亚对国际旅行的限制措施若发生变化,政府还会重新评估这一政策。

“这些都是根据常识做出的改变,以减少旅行限制对我们移民计划的影响,”他说。

“重要的是,该政策将允许作为澳大利亚公民配偶的外国人在等待签证获批期间不必离开这个国家……对担心爱人要被迫离开澳大利亚,却不知道何时可以回来的澳大利亚人来说,这将是个解脱。”

澳大利亚政府把2020-2021年配偶签证的配额增加近一倍,预计这一年度签发的签证中,有3/4将发放给在境内的申请人。

针对签证政策的修改将于2021年初生效,内政部网站上将公布更多有关细节。

不过,朱利安议员表示,塔奇应该现在就收拾好烂摊子,而不是明年才着手解决。

朱利安议员还向众议院提交了一项个人议员法案(Private Members’ Bill),旨在让内政部暂时向当前在澳大利亚境内的配偶签证申请人发放签证。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30/australian-family-visa-applicants-will-receive-visas-onshore/12935398

跨境电商选品

今日要闻:第一批返澳国际留学生抵达达尔文

第一批作为试点项目返澳的国际留学生今天早上抵达达尔文将进行14天隔离。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准备向WHO就中国加征澳出口大麦关税进行申诉。

(本文持续更新,第一时间为您带来澳大利亚当日要闻)

澳大利亚各首府城市天气:

11月30日澳大利亚各首府城市天气: 

  • 悉尼:局部多云 20-24度
  • 墨尔本:晴 16-25度
  • 堪培拉:局部多云 15-25度
  • 布里斯班:晴 24-29度
  • 珀斯: 小雨 16-20度
  • 阿德莱德:晴 19-33度
  • 霍巴特:晴 15-22度
  • 达尔文:阵雨 27-34度

第一批返澳国际留学生抵达达尔文

自新冠疫情迫使澳大利亚3月20日关闭国门以来,第一批作为政府试点项目返回澳大利亚的留学生今天早上已经乘坐包机抵达达尔文。

这批共计63名留学生来自中国大陆、香港、日本、越南和印尼,他们在新加坡樟宜机场集中并转机飞抵达尔文。

这些学生都是查尔斯达尔文大学(Charles Darwin University,CDU)的国际学生。他们随后将被送到达尔文附近的霍华德泉隔离营地(Howard Springs Quarantine Facility)进行14天的隔离。

在出发前往达尔文之前的72小时内,他们都拿到了新冠检测阴性结果。

学生自付机票费用每人2500澳元,大学方面负责学生的隔离费用。

澳大利亚准备就中国加征大麦关税向WHO申诉

澳大利亚准备就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加征关税采取更多措施,包括计划向世贸组织(WTO)申诉寻求解决办法。

近来,澳中之间的贸易摩擦已经对澳大利亚的葡萄酒、木材、牛肉、龙虾等多个出口领域造成影响,澳大利亚对中国葡萄酒出口目前面临最高212%的关税。

今年5月,作为一项正在进行的反倾销反补贴税的调查结果,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加征80%关税。

澳大利亚联邦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已经向中国有关部门陈述了澳大利亚的申诉细节,试图改变中国的这一决定以减轻对价值15亿澳元的大麦出口的影响。

伯明翰表示澳大利亚还没有最后决定是否会通过世贸组织向中国采取行动,但他认为应当利用在此方面的一些国际贸易法律,而向WTO申诉是下一步的做法。

俄中一起攻击澳特种兵涉嫌在阿富汗犯下战争罪问题

澳大利亚特别部队涉嫌在阿富汗犯下战争罪行的骇人调查结果公布后不久,俄罗斯表示澳大利亚对世界秩序规则的忠诚度令人质疑。

俄罗斯外长近期发表评论,担心被指控谋杀阿富汗平民和囚犯的澳大利亚士兵不会被“追究责任”。

本月早些时候,澳大利亚国防部军总司令安格斯·坎贝尔(Angus Campbell)公布了新南威尔士州法官保罗·布雷顿(Paul Brereton)作出的报告,报告调查结果显示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阿富汗战争期间至少进行了39次非法杀戮。

俄罗斯外长玛丽亚·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a)表示对报告内容感到震惊,并称俄罗斯怀疑澳大利亚官方没有对犯下战争罪行的士兵实际追究责任的能力。

俄罗斯发表这一评论前的几个小时内,中国也就布雷顿法官报告的调查结果对澳大利亚进行了抨击。

林郑月娥:因美国制裁不得不在家存放大量现金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称,因北京在港颁布实施《国安法》,华盛顿对她进行制裁,她一直无法在香港开设银行账户。

林郑月娥在接受英语新闻频道香港国际广播公司(HKIBC)采访时说:“坐在你面前的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她不能使用任何银行服务。”

“我用现金买所有的东西,”她说。

“我家里有大量现金,政府给我现金支付工资,因为我没有银行账户。”

6月30日,北京绕过香港立法机构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此举遭到一些外国政府、商业团体和人权组织的谴责。

香港和北京当局表示,在经历一年多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后,有必要推出该法来恢复香港的稳定。

今年8月,美国对包括林郑月娥在内的多名高级官员实施制裁,华盛顿方面称他们在限制香港政治自由上发挥了作用。

维州新增一例死亡病例 25%员工可返回公司上班

维州的公司今天将可以让25%的员工回到公司工作,这是自解封以来维州逐步回归正轨的又一步。

到目前为止,维州已经连续31天没有报告任何确诊病例了,不过过去24小时有一位此前确诊的70多岁的女性去世。

从今天开始,员工少于40人的公司可以让10人回到办公室工作,公共服务部门员工将继续在家办公。

澳大利亚工业集团(Australian Industry Group)的蒂姆·派珀(Tim Piper)认为,对于墨尔本以外地区规定还应更加宽松,因为这些地区已经连续数周没有任何确诊病例了。

在南澳,周日(11月29日)一个确诊病人离开病房并光顾了多家商店和经营场所,当局敦促人们即使没有症状也要进行新冠检测。

这位30多岁的男子据信是在拜访弗林德斯大学的英语集训中心时感染的新冠。

南澳卫生部门表示,11月22日12:15pm到12:50pm之间曾到访Brickworks区Big W商场、 1:20pm到2:00pm之间到过Norwood区 Foodland超市、以及2:45pm到3:00pm之间到过Kurralta Park的Kmart商场的人应该立即进行新冠检测。

此外,11月13日到28日之间到过弗林德斯大学斯图尔特校区(Sturt Campus)的人也同样应当尽快进行检测。

下载ABC News App

独立、客观、公正。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是澳大利亚最受信赖的新闻媒体。下载ABC News App,在“My Topics”中订阅中文新闻。点击下载

悉尼周末经历60年一遇的高温天气

周末,悉尼天文台(Sydney Observatory)连续两天记录到40摄氏度以上的气温,这是有记录以来的第二次。

这股席卷新南威尔士州的热浪在周日(11月29日)晚逐渐消退,之后向南移动。

新南威尔士州气象局(NSW Bureau of Meteorology)高级预报员罗斯玛丽·巴尔(Rosemary Barr)说,悉尼天文台上次连续两天记录到超过40摄氏度的气温是在1960年。

新州乡村消防局(NSW Rural Fire Service)发言人格雷格·艾伦(Greg Allen)说,酷热的天气昨天导致了60起山火,今天早上,新州仍有54处山火在燃烧。

格雷格·艾伦说,在悉尼西北部的诺斯米德(Northmead)发生的一场丛林大火中,有一所房子被严重破坏。

目前新州整个州的天气都比较温和,但是今天在该州西北部和北坡(Northern Slopes)防火区启动了全面防火禁令。

昆州男子用模型还原历史建筑

说起昆士兰风格的房子,你可能会想到凸起的木屋、铁皮屋顶、多彩的油漆、阳台和复杂的铁艺栏杆。

对于昆士兰南部斯坦托尔佩(Stanthorpe)的模特制作人谢恩·唐纳利(Shane Donnelly)来说,这些都能勾起他年少时的回忆。

“我在布里斯班长大,我一直喜欢市中心——Spring Hills、Red Hill地区和所有的昆士兰风格房屋,”他说。

30多年前,唐纳利先生不幸失业,但是他却对模型制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如今,他在斯坦托尔佩的公园和花园中工作,并用业余时间制作微型模型。

“你可以把房子放在手心里,它们太美了,”他说。

制作手掌大小的立体模型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且他制作的每个模型都是基于一座真实的房子。

“它们都是你每天能见到的东西,但是却是微型的,所以非常好看,” 他说。

Editors-Kai and Iris

ABC中文:Kai Feng 和 Iris Zhao 编辑报道

股市汇市

全球隔夜股汇市行情: 

  • [澳股] ASX 200期货:6639.5点 (↑0.19%);ASX 200收盘价:6601.10点 (↓0.53%
  • [汇率] 澳元兑美元= 0.7386);澳元兑人民币= 4.8577);澳元兑欧元 = 0.6175);美元兑人民币= 6.5769
  • [美股] 道琼斯指数及标普500指数累计上涨2%,纳斯达克指数上涨3%
  • [欧股] 伦敦金融时报100指数收市停6367.58点(↑0.073%);德国DAX指数停在1335.68点(↑49.11点);法国CAC指数收停在5598.18点(↑0.56%
  • [大宗商品] 现金金价:1788.69美元/盎司(↑0.10%);纽约期油:45.52美元/桶(↓0.74%

(11月30日澳大利亚东部夏令时间上午8:48数据) 

 附表:

全球新冠病例统计数据

全球新冠病例统计 

序号  国家/地区  确诊人数  死亡人数 
美国  13,343,698 266,642
印度  9,392,919 136,696
巴西  6,290,272 172,561
法国  2,270,573 52,410
俄罗斯  2,249,890 39,127
西班牙 1,628,208 44,668
英国 1,621,305 58,342
意大利 1,585,178 54,904
阿根廷 1,413,375 38,322
10  哥伦比亚 1,299,613 36,401
全球总计  62,591,535 1,457,378

更新时间:澳东夏令时间11月30日上午8:55;数据来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新冠疫情统计数据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30/news-briefing-11-30/12926524

跨境电商选品

八个月来首批国际学生返澳 如“西天取经”百般曲折

查尔斯达尔文大学的国际学生返澳试点项目的首架包机将于明天(周一)早晨在达尔文降落。这将是澳大利亚自3月20日起对临时签证持有人关闭边境之后首次迎来大批留学生入境。

KP

关键看点:

  • 首批乘坐该试点项目包机的留学生将从新加坡飞抵达尔文
  • 一些学生表示,他们对澳大利亚政府的入境限制感到失望
  • 业内人士表示,澳大利亚国际教育产业面临声誉下滑风险

这个航班即将从新加坡起飞,载有来自中国、香港、日本、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近70名留学生。他们预计将在明天上午7点20分抵达北领地首府达尔文国际机场。从而结束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九个月的远程学习生活。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了解,所有学生将直接从机场前往位于达尔文附近的霍华德泉隔离所(Howard Springs Quarantine Facility)展开为期14天的隔离生活。该设施此前被用于工人营地。

来自中国东北的信息技术一年级研究生姜喜涛说,在经历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于2月对中国大陆来的旅客实施入境限制的“折腾”之后,他“非常幸运”地被允许通过该试点项目返澳。

23岁的姜喜涛在2019年曾持打工度假签证来到澳大利亚,但意外地在返回中国庆祝农历新年期间因新冠疫情引发的入境禁令滞留在中国。在此后几个月的漫长等待中,他的打工度假签证也随即到期。

“我的打工度假签证在8月就到期了。后来我申请了查尔斯达尔文大学的学位,因为我非常喜欢澳大利亚的生活环境,”姜喜涛告诉ABC。

姜喜涛得知这一试点项目时正值第一学期远程上课的考试阶段,他向校方缴纳了2500澳元,两天后收到了包机名额的确认信。每位参与该试点项目的留学生都须支付这笔费用用于包机的机票和隔离费用。

查尔斯达尔文大学(Charles Darwin University,CDU)是澳大利亚第一所允许国际学生通过试点项目返澳的大学。

该项目继首都领地和南澳州的试点项目后由地方政府和联邦政府联合批准。不幸的是,前两个项目因疫情反复而被搁置。

“这对我这样的留学生来说,是一个特别难得的机会,”姜喜涛说,出发前的每一天都很担心航班最终不能成行。

“我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我的家人,因为他们一直很紧张我能否顺利回到澳大利亚,”他说。

关于包机,我们所知道的

据ABC了解,学生们的返澳行程辗转多地。他们在乘坐首个航班前的72小时内必须接受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并将结果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大学。

周五上午,姜喜涛在中国东北城市长春接受了检测,并在六小时内得到了阴性的检测结果。

对于和姜喜涛一道从中国大陆返澳的留学生来说,微信上代表没有和任何确诊病例有过密切接触的绿色健康码也是航空公司在办理登机手续时要求提供的材料。

今天上午,姜喜涛和40多名来自中国“低风险”城市的留学生在广州碰头,并在完成值机后搭乘由廉价航空公司Scoot运营的包机航班前往新加坡。

与此同时,其他国家的学生被安排乘坐不同的航班,将先后到达新加坡。

但是,姜喜涛说,在接下来约10个小时的候机过程中,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和越南的学生在抵达后将在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的指定区域休息,与来自日本和印尼的学生分开。

“分开来是为了安全考虑。但我相信,只要采取防护措施,我们就是安全的。”

当学生完成值机时,他们会收到一个“健康包”,其中包括口罩和抗菌湿巾。所有学生均被要求在旅行的过程中佩戴口罩或其他个人防护装备。

“我打算的是在新加坡候机时每隔半小时消毒一次手,”姜喜涛说。

“我并不觉得幸运”

出发前,CDU向每位学生发送了一封邮件,包括他们的航班行程单和入境豁免函。

入境豁免函上明确标注学生姓名,大学的信函还注明学生的豁免资格已在澳大利亚联邦内政部(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和澳大利亚边境执法局(Australian Border Force,ABF)的系统中备案。

这封信将协助航空公司在学生值机时与澳大利亚边境行动中心(Border Operation Centre)致电确认,以核实学生返澳的豁免资格。

虽然很多学生都像姜喜涛一样对能够从海外归来感到兴奋,但也有学生对联邦政府的边境禁令带来的入境难题表示失望。

Chloe Zhang最初于2018年以留学生身份来到澳大利亚,但她表示,自疫情期间被困在国内后,留学的兴奋感消失了。

在中国期间,她申请了CDU的课程,与此同时,她今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返澳。

张同学表示,她很“感谢”大学的帮助,但对联邦政府对待留学生的态度感到“失望”,他认为澳大利亚的边境政策反复变化和拖延。

“我觉得澳洲政府对留学生这个群体很冷漠,”张同学说。

“它的政策充满不确定性。

“留学生交了钱拿了签证去学习,这是最基本的一个权利。

联邦内政部的一名发言人告诉ABC,政府的《国家重新开放框架》(Framework for National Reopening)为新冠疫情期间向国际学生“重新开放”提供了指导。

“任何[留学生返澳]项目都必须得到相关州或领地第一部长和首席卫生官的批准,以确保澳大利亚人和国际学生的健康和安全。

“参加此次北领地试点项目的学生,不包括在国际旅客的[人数]限制内,所以不会影响能够回国的澳人数量。”

业内人士:澳洲教育产业面临声誉下滑风险

长期以来,批评人士认为留学生被视为澳大利亚国际教育行业的“摇钱树”,而澳大利亚的大学不断扩大从海外招生的规模,从而赚取丰厚的收入来实现他们的财务策略。

但自2月澳大利亚逐渐向非公民和永久居民全面关闭边境以来,超过10万名留学生被迫在海外等待返澳。总理莫里森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政府今年将只优先考虑让澳大利亚公民和永久居民回家。

下载ABC News App

独立、客观、公正。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是澳大利亚最受信赖的新闻媒体。下载ABC News App,在“My Topics”中订阅中文新闻。点击下载

注册移民中介、纽星达教育移民墨尔本分部主管颜明煌(Kirk Yan)告诉ABC,他的客户中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学生表示有兴趣将课程转到英国或加拿大就学。

颜先生说,与英美等其他热门留学目的地相比,澳大利亚在成功控制疫情方面的优势很强,但政府多次发出“不友好”的信息导致部分留学生感到失望。

“学生清楚地记得一些经典的场景,其中一个就是总理在疫情期间让他们‘回家’,”颜明煌说。

“不是你坐着学生就能回来了。”

一项于今年9月公布的针对5000多名留学生的调查发现,与疫情前相比,现在59%的受访者不太愿意推荐澳大利亚作为留学目的地。

相比之下,在大学、地方政府和企业参与的“专项工作小组”的共同努力下,已有超过7000名中国留学生在疫情期间分别搭乘31架包机抵达英国。

与此同时,加拿大也已于10月中旬向国际学生重新开放边境,允许为获得批准的大学及其它院校的学生提供豁免资格入境。

而对于姜喜涛来说,这趟包机旅程也意味着他承载着全家人的希望返澳。他的家人相信,教育是任何一个中国家庭都不想错过的宝贵捷径。

“这意味着我会得到更多的选择。这一点对我和我的家人都很重要,”姜喜涛说。他在临行前花了整整两天与朋友和家人道别,因为他深知下次再见可能遥遥无期。

“我只希望能平平安安地回到校园。”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29/first-charter-flight-international-student-darwin-pilot-program/12929220

跨境电商选品

澳洲媒体为何无法报道家暴施暴者的“暴力史”?

第四法庭(Courtroom four)是维多利亚州最高法院审判谋杀案为数不多的几个地方之一。

这里用于起诉导致受害者死亡的那些事件。

在受害人悲痛欲绝的家人和朋友的注视下,被告人在那里听取指控他们的证据。

今天,陪审团正在听取有关一位“可爱的邻家男青年”是如何在妻子30岁生日时将她殴打致死的细节。 我们姑且称他们为“杰里米(Jeremy)”和“梅丽莎(Melissa)”。

陪审团成员听了他们五岁的儿子马克斯(Max)拨打000报警电话的录音,电话里,马克斯被吓坏了。他恳求救护车快点赶来,因为“爸爸在伤害妈妈,现在她倒在地板上,流着血”。

随着审判的进行,报纸头条文章将杰里米描述为一位“和蔼的”足球教练。

晚间新闻公开了这对年轻夫妇热恋时的照片。

第二天,陪审团听取了一位急诊室医生的证词,这位医生对当时已经不省人事的梅丽莎进行了抢救。

他告诉法庭,当他看到梅丽莎肿胀、流血的脸庞和头部创伤的程度时,他担心她挺不过来。

陪审团裁定杰里米谋杀罪名成立。他被带走了。马克斯没有父母,孑然一人。

而且,只有在杰里米被判有罪之后,媒体才能报道有关他暴力行为的过去——这样才不违反法律。

杰里米曾两次因对梅利莎进行涉嫌家庭暴力的袭击而被定罪——但是报道他涉嫌谋杀的媒体却无法透露这些。

多年前,他还因对前伴侣进行性侵而被定罪。媒体也无法告诉你关于此事任何情况。

梅利莎曾告诉朋友们,她对杰里米以及他会对她做些什么感到害怕——这些媒体仍然无法告诉你。

梅利莎说,她找不到离开又不激怒杰里米的方法,所以她留下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她告诉朋友说,这是确保自己和小马克斯安全的唯一方法。

在杰里米被定罪之后,这类的推文和脸书帖子变得越来越多:

“这种家伙早有前科,为什么他们不早点定罪?”

杰里米和梅利莎的故事借鉴了我们今年在法院系统中看到的真实案件——尽管他们本身都是虚构的人物,但对于许多澳大利亚家庭来说,这是一场非常熟悉的悲剧。

今年到目前为止,已有45名妇女在涉嫌家庭暴力的事件中丧生或被杀。总共47周的时间中,有45名女性有着与梅利莎相似的处境。

2018年,澳大利亚家庭暴力死亡审查机构(Australian Domestic and Family Violence Death Review Network)发现,在四年期间有152起亲密伴侣凶杀案——80%的案件涉及一名男性杀害其现任或前任女性伴侣。

虽然谋杀案可能会在媒体上得到报道,但它们只是法院审理的众多家庭暴力案中的一小部分。

新南威尔士州仅在2019年就有16,000多项针对袭击性家庭暴力的指控或传票。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每年约有3600名妇女因被殴打而入院,而施暴者很可能是配偶或家庭伴侣。

折算下来平均每两个半小时就有一名妇女因被她的配偶或伴侣殴打而入院——而这些只是我们所知道的。

domestic violence

反家庭暴力支持服务:

  • 1800尊重全国服务热线1800 737 732
  • 妇女危机专线1800 811 811
  • 男子转介服务1300766491
  • 生命线(24小时危机热线)131114
  • 澳大利亚情感与关系1300 364 277

了解家庭暴力审判

每个被告都需要公平审判。

但是,据呼吁人士说,这意味着在涉及家庭暴力案件及家暴现象在澳大利亚的巨大规模时,公众一直处于不知情的状况。

有许多规则规定哪些证据可以被法庭接受,而哪些证据内容媒体可以报道。

但是,公众最终对某个案件了解程度受三个因素的影响最大:传闻、涉及儿童的案件以及最有影响力的所谓“ 蔑视法庭行为” (sub judice contempt)。

拉丁语“sub judice”的意思是“在法官的审判下”,换句话说,当法律诉讼正在进行时。

“蔑视法庭行为”规则阻止媒体发布那些可能不公平地影响陪审团的细节,这些细节会导致他们在审判前就对被告形成意见。

墨尔本大学法学院的杰森·波斯兰(Jason Bosland)表示,“如果先前的判决公开,[陪审员]会认为,如果被告以前曾经这样做或以前曾犯过类似的罪行,则他们更有可能对其当前正面临审判的罪行负责。”

在澳大利亚法律体系中,这种情况可能会导致误审。被告仅针对被指控的罪行进行审判,而不是针对他们以前可能做的任何事情。

接下来是传闻规则,这也可能限制公众在审判期间所获知的信息。

它要求证人仅对自己所听到或看到的内容作证。他们无法为别人告诉他们的事情作证。

在受害者已经去世的家庭暴力案件中,任何她们曾经告诉家人或朋友担心自己安全的事情都可能会被从证据中排除。那也是不能报道的。

在包括新州在内的一些州,记者甚至无法公布诉讼中的证人或被提及的孩子的身份。

对于涉及儿童的案件,报道也有严格的限制。

如果家庭虐待案件涉及对儿童的殴打,那么任何可能识别出该儿童的信息都不能报道。这意味着在某些情况下,即使在审判后,媒体也无法报告施暴者的姓名和关键细节。

“好人”报道

记者、学者珍娜·普莱斯(Jenna Price)一直在呼吁改变当前对家庭暴力事件的报道模式,她也是“清点死亡妇女(Counting Dead Women)”运动的发起人。

她认为,要想改变还有另一个关键因素:那就是您,观众。

普莱斯女士说,公众希望看到不寻常和卑鄙的案件。媒体太热衷于满足这种愿望。

“我们没有报告家庭暴力的残酷性,” 她说。

她回忆说,一位编辑被告知“常规”家庭暴力报道只配“打瞌睡,而不具新闻性”。

“在某些情况下,我们确实报道得非常彻底,通常是关于一些可怕的暴力死亡案件,” 她说。

“我们没有做的是,采取共同努力,以非常刑侦的方式每天报道或者每周报道一次,” 她说。

而且,作为人类,我们通常会被好故事吸引,普莱斯女士说,这就成了传递给听众的故事——一个走入歧途的“好人”的故事

“我认为记者在做的一件事就是尝试使每个故事个性化,因此我们经常听到这个家伙是一个好人,” 她说。

“如果他随后杀死了妻子和孩子,那没什么好的。”

这种讲述施暴者故事的倾向一度非常普遍,以至于被称为“好人报道”。

作家、倡导者简·吉尔莫尔(Jane Gilmore)认为情况有所改善,但她仍然担心并不平衡。

当受害者已经死亡后,报道往往主要集中于被告在法庭上提供的证词以及法院所听取的品德证明。

“我们绝对只需要报[在法庭上]发生的事实,” 她说。

“但是我们只需要在很多地方加上’这是辩方证词“的背景,” 她说。

她认为,在报道被告是“好人”的品德证明时,尤其应该如此。

“除非你和这个男人有亲密的关系,否则你对他的看法并不是对与他一起生活的那个女人的看法。”

“如果您不考虑这种情况,那么只会强化一种假设,那就是他是一个好人,犯了错而已。”

报道需要改变

墨尔本大学法学院博士候选人安妮·布拉奇福德(Annie Blatchford)表示,当家庭暴力案件被广泛报道时,一些规律就会出现。

2017年,她参加了对费尔南多·保利诺(Fernando Paulino)为期六周的谋杀案审判的每一天的审判,并详细记录了媒体报道。

他因谋杀日渐疏远的妻子特蕾莎·保利诺(Teresa Paulino)而被判处30年监禁。

布拉奇福德女士说:“我发现,对为期六周的凶杀案审判的报道,日复一日的复杂、有时乏味而平凡的证据,[在媒体中]被简化为黑白善恶的叙述。”

“这整个叙述,以一种非常戏剧化的方式被讲述,几乎就像一部肥皂剧一样,消除了这些故事真正平凡的本质,这些故事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而且它们一直在发生。 ”

这种家庭暴力报道将施暴者描述为“怪物”,完全远离日常生活的那种人。

珍娜·普莱斯说,这使观众更容易、更有兴致消化他们的罪行。

“说社会上的平凡成员正在对恰好是妇女的其他平凡成员犯下这些可怕的罪行,是有点冒犯的,” 她说。

“因此,我认为人们很难应对。”

她和其他呼吁者一致认为,对媒体如何报道家庭暴力案件实行法律限制至关重要。

但她也认为,有关此类案件的报道也必须改变。

“我们应该努力淡化那些戏剧化的故事,即这个男人曾经是一个好男人而她如何控制一切,” 她说。

“这些不是谋杀人的理由。”

相关英文文章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27/domestic-violence-reporting-in-au-changes-needed/12929492

跨境电商选品

“你我都是澳洲人”——华人社区如何与其他社区增进了解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我们看到了多起针对华裔、亚裔的歧视性事件。

根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本月初对3000余名受访者的调查,在今年1月至10月之间,有84.5%的受访者表示经历了至少一次歧视事件

在全球新冠疫情仍旧持续的背景下,对华人的偏见与误解似乎一直都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议题。

2020年的最后一期《直播澳洲》节目中,我们邀请到来自全澳各州的嘉宾一起聚焦当下,深入解析这些“偏见”与“误解”,谈谈澳大利亚的华人可以如何更好地与其他社区增进互相了解。

“偏见与误解一定存在”

在问及澳大利亚其他社区对华人是否存在偏见,以及华人反过来是否对其他族裔也存在偏见时,移民三十多年、现定居悉尼的胡煜明先生表示,误解和偏见是一定会存在的,只是程度问题,但也没有必要对此强调或扩大化。

来自墨尔本的Isabel Zhang则认为这个问题要分阶段看待。

“目前的状态是不同社区间的了解与互动较少,因此欠缺理解,是一种‘无恶意的无知(innocent ignorance)’,这是一定会存在的,但尚不足以称之为偏见或者歧视,” 她说。

而在悉尼出生长大的二代华裔容思程则认为,澳大利亚已经是很成功的多元文化社会,但还需继续改进。

“我永远认为这个方面应该更加进步,有的孩子说在学校经历过霸凌,我认为有进步的空间,”他说。

上周五,ABC Me频道播出了英国广播公司(BBC)2015年制作的《糟糕历史》(Horrible History)节目中的一集,其中一名英国亚裔演员穿着中国传统服装扮演成武则天吃着老鼠、蟑螂、水母以及其他食物的一幕引起了许多华人观众的愤怒。

有人认为这是对华人的蓄意丑化,会引发对华人的进一步误解和歧视。

现居阿德莱德的凌雪殷说,之所以这个节目在今天看来让人无法接受是因为大家对于文化敏感的定义发生了转变。

“比如Metoo和Black Lives Matter就是很好的例子,当今世界人民对文化更加敏感,对社会范式的定义也有所不同,” 她说。

“ABC Me是给儿童看的频道,孩子并不像大人那样有分辨能力,” 凌雪殷说。

西澳大学国际关系系副教授陈杰表示,大体上澳大利亚社会对华人并没有过多的偏见,而且澳大利亚在有关多元文化的教育上非常重视政治正确,生怕其他族裔的孩子感受到差别待遇。

“但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各个族裔间有偏见和误解是很普通的现象,也是不可避免的,不太可能消除,” 他说。

关于ABC Me播出的这集引发争议的节目,陈杰博士表示中国移民或者中国国内的一些人士有时确实有些玻璃心,“没有反映出一种大国公民的心态,” 他说。

“诸如此类的节目在美国、加拿大有很多,拿各个民族开涮,某节目里说的意大利的事情简直不堪耳闻,但是也没有见到很多的抗议。

“几十年来的教育导致这么大一个国家的人民在某些问题上的心态好像还不如欧洲中小国家的心态,哪怕是善意的玩笑都觉得受不了,” 陈杰博士说。

陈杰博士赞同新冠疫情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华人的心态,让华人当前对歧视尤为敏感,但是陈杰博士认为中国人也应该反思自己对其他族裔是否也存在偏见。

“华人社区不要说与所谓的‘主流社会’加强理解,对西藏人、维吾尔人我们又有多理解呢? ”

认识华人社区自身的多元性

一名观众对本期话题发表评论称,华人社区并非铁板一块,也没有一个组织和个人能够代表华人社区发声。

来自塔斯马尼亚州霍巴特的唐咏北认同这种说法,并表示主流社会不了解华人社区的多样性,仍然把华人看作一个整体。

“来自不同地方的华人有着不同的观点,主流社会也没有时间去了解,” 她说。

昆士兰布里斯班居民王雪帆生于中国云南,她曾先后在香港、台湾求学工作。

王雪帆说,单就台湾社区就很多样,更不用说更广的华人社区。

“台湾人是看‘颜色’的,分蓝、绿、泛蓝、泛绿、深蓝、深绿,” 她说。

陈杰博士此前做过有关西方国家华人群体的研究,他发现,在像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与其他移民社区相比,华人社区是最多元的。

“最粗略地分,也可以分成中国大陆、香港的、台湾的、再加上越南、缅甸、老挝、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还有一个在墨尔本非常活跃的东帝汶华人社区。细化来看,甚至中国大陆各省之间人们的政治观点都不一样,” 他说。

关于价值观各异的人们如何更好地在澳生活,陈杰认为人们只需要满足最基本的要求。

“你我都是澳洲人”

唐咏北认为提升英语语言能力对于增进社区间的了解非常重要。

“我是在英语很不好的情况下来到澳洲,来了之后就积极地参与各种活动,” 唐咏北说。

“要积极地学好英文,多关注当地的新闻报道。然后不要胆怯,勇敢地迈出脚步。记住别人不会因为你的勇敢而嘲笑你,” 她说。

容思程认为,其实华人已经为这个国家做出了了不起的贡献。

“我妈妈刚来澳洲的时候身上只有400块钱,现在她做自己的生意,还在帮助社区里面的人。新州山火时那么多华人积极捐款,其实华人很[乐意]帮助这个国家,” 他说。

Isabel认为“靠谱的”信息来源对亚洲多元文化群体来说十分重要。她建议华人走出中文媒体圈,多多浏览主流文化媒体平台。

“新冠疫情期间,唐人街受到很大打击,许多餐厅关门。主流媒体上发起了‘#IwillEatWithYou’的活动,鼓励人们去华人餐厅吃饭,然而华人媒体却没有很多报道,反而是放大了负面消息。所以主流媒体的作用很关键,” 她说。

关于华人积极参政是否能促进相互了解,胡煜明表示,无法否认目前有些寻求参政的人动机不良,后面可以找到外国势力的影子,但是这影响了那些真正想为社区做点事情的人。

胡煜明认为,在澳大利亚生活的时候不要老是给自己贴上“我是华人”、“我是中国人”的标签。

凌雪殷认为,华人在与其他社区交流时要学会尊重别人发声,不要动不动就人身攻击,要学会对事不对人。

陈杰博士建议华人朋友在心态上不要总是把自己放在边缘的位置。对于想要从政的华人,也不要仅仅把自己当做多元文化的“花瓶”。

“不要总是认为我进入某个政党以后我的使命就是帮助我的党、我的政府和华人社区沟通。如果你就这么定位,那么其他政客就只会这么看你,” 陈杰博士说。

“既然认为自己是澳洲人,那就要关注[澳洲的]国计民生问题,没有人觉得你天然的使命就是和华人社区搭建桥梁。如果那样的话其他国家的什么‘侨务办公室’就会来找你,统一战线了。”

感谢各位嘉宾和观众数月来对《直播澳洲》节目的大力支持。关于这档节目您有何意见或建议?对明年的节目有何期待?欢迎您通过Chinese@abc.net.au邮箱与我们联系。

《直播澳洲》与您相约2021,敬请期待!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27/chinese-community-how-to-enhance-mutual-understanding/12928430

跨境电商选品

解读:澳大利亚各州边境开放最新政策

圣诞节假期就要到了,不少澳大利亚人开始计划休假旅行,如果要跨州,您需要了解各州和领地最新的边境开放或封锁政策。

昆士兰州

昆州与维州和大悉尼都会之间的边界封锁将于12月1日星期二结束,沿该州边界的道路检查站也将结束。

但是,阿德莱德仍然被昆士兰州列为热点地区,这意味着随机拦截车辆的警察将检查是否有人可能来自南澳大利亚。

州政府将在本月底重审把阿德莱德列为疫情热点的问题。

只有在过去14天内到过COVID-19热点或海外的人才需要填写边境通行申报(border declaration pass)才能进入昆州。

从任何热点出发的国内航班都将受到警察的检查,警察还将对其他航班进行随机检查。

任何不遵守旅行规定的人将面临4003澳元的罚款,并可能被法院起诉。

有关昆士兰州疫情限制措施的更多信息,请访问昆士兰州政府网站

新南威尔士州

除来自南澳州的旅客外,其他州进入新州的旅客均无需许可证。南澳州的旅客将需要填写新州入境旅行申报表(NSW entry travel declaration form)。

那些希望从新州前往维州、塔州和首都领地的人可以不需要任何许可证就前往旅行。

从12月1日起,新州的旅行者将无需许可证即可越过特威德山脉(Tweed)进入昆州。在12月1日之前,昆州的边界也向新州居民开放,不过大悉尼地区的居民除外。

新州的边界向所有其他州开放,但有一些限制。进入北领地时,您需要填写穿越边境表格(border entry form);进入南澳州之前,须填写跨境旅行登记(cross-border travel registration);前往西澳州时要进行强制隔离,并注册G2G通行证。

有关新州疫情限制措施的更多信息,请访问新南威尔士州政府网站

维多利亚州

新州-维州边境已于11月23日重新开放,结束了在维州第二波疫情期间长达138天的封锁。

维州的边境对所有州的旅行者开放,但从南澳州出发的旅行者则需要获得过境许可证(border crossing permit)。

但是,如果您访问了南澳卫生部(SA Health)要求人们隔离的地方,您将不被允许进入维州。

如果您居住在维州-南澳州边境的70公里之内,只要您可以出示以前的许可证或在驾照上的居住地址,就不需要许可证。

维州人从12月1日起将可以前往昆州。

有关维州疫情限制措施的更多信息,请访问维多利亚州政府网站

南澳大利亚州

从维州以外的其他澳大利亚州和领地旅行进入南澳州是不受限制的。

但是,来自其他州和领地的人们必须在进入之前向南澳州警察局进行跨境旅行登记(cross-border travel registration)。

那些从新州出发的人只要不在维州停留,就可以穿越维州的西北角(通过米尔杜拉Mildura或温特沃斯Wentworth)。

该州对维州人前往南澳州的限制令在12月1日星期二结束。

在此之前,维州居民如果是进行必要的跨境旅行或者居住在边境70公里以内,则无需隔离即可进入南澳。

在维州学习后返回的学生以及从维州永久移居南澳的人必须进行14天隔离。

对于那些希望通过南澳州进入其他州的人,他们无法从南澳前往西澳。

昆州禁止曾在阿德莱德的人从南澳入境。

塔州要求从南澳入境的人进行14天检疫隔离。

曾经到过南澳卫生部(SA Health)下令人们进行隔离的地方的人,不被获准进入新州或维州。

从维州进入南澳的南澳人(除了距离边境70公里以内的居民)必须获得过境许可证(border crossing permit)。

首都领地政府表示,“不鼓励”从南澳来旅行”。北领地对从南澳出发的旅行没有任何限制。

有关南澳州疫情限制措施的更多信息,请访问南澳州政府网站

塔斯马尼亚州

维州已被塔州列为低风险地区。塔州于本周五(11月27日)起放宽对维州的边境限制。

从维州到塔州旅行的人无需隔离,但将在边境进行健康检查,并需要登记他们的旅行信息。

目前塔州政府将澳大利亚的所有地方(南澳除外)都视为“低风险”。

这意味着,如果您在过去14天内只去过那些“低风险”地方,你可以去塔州,不必隔离。从新西兰来的旅客也是如此。

前往塔州的旅行者应通过塔州电子旅行(Tas e-Travel)系统登记其旅行信息和联系方式。

有关塔州疫情限制措施的更多信息,请访问塔斯马尼亚政府网站

西澳大利亚州

在过去的14天内去过南澳的任何人都不得进入西澳,除非他们符合新的豁免要求。

获豁免的旅行者必须自我隔离14天,并将在抵达的48小时内和隔离的第11天接受COVID-19测试。入境西澳后他们必须戴上口罩,直到到达隔离场所。

来自新州和维州的旅行者将需要完成强制性的G2G通行证注册和声明,按照指示佩戴口罩,并自行隔离14天。这可以在政府认可的设施中进行,费用自负。

西澳州政府表示,一旦维州达到28天无社区扩散,它将寻求更多的健康建议。

除了上述这些州,其他所有州和领地都被认为是“极低风险”的地区,这意味着从那里来的人们不必在到达时进行隔离。

无论人们来自何处,旅行者都必须上网填写G2G通行证注册,然后在抵达时进行扫描。

有关西澳州疫情限制措施的更多信息,请访问西澳政府网站

北领地

前往北领地的每个人都必须填写边界入境表格(border entry form),但你只有在COVID-19热点地区呆过才需要隔离。

墨尔本是北领地政府认定的唯一热点地区。如果您去过墨尔本,也可以入境,前提是您没有离开过车辆(即使是加油时)或没有离开过机场(如果乘飞机旅行的话)。

北领地已经于11月21日把阿德莱德及其周边郊区从疫情热点名单上撤下来。

如果您在到达北领地之前的14天内到过热点地区,则必须在Howard Springs设施或其他获批准的设施中监督隔离14天。

您还需要支付每人2500澳元的住宿费用。

有关北领地疫情限制措施的更多信息,请访问北领地政府网站

首都领地

首都领地卫生部(ACT Health)在其旅行页面上说,首都领地“不会声明称某个地区对于旅行来说安全或不安全”,而是提供了指南。

话虽如此,任何试图从南澳进入首都领地的人都需要在进入前24小时完成在线声明,在边界出示声明并随时随身携带。

如果人们声明他们曾经到访了南澳州政府确定的疫情可疑地点,或者与确诊的COVID-19病例有过接触,那他们需要隔离。

目前首都领地与维州的边境已重新开放,对澳大利亚所有其他地区也开放边境。

有关首都领地疫情限制措施的更多信息,请访问首都领地政府网站

相关英文文章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27/au-covid-19-state-borders-what-you-need-to-know/12927328

跨境电商选品

今日要闻:连续28天无病例 维州“消除”新冠疫情

今天维州继续新冠病毒确诊和死亡“双零”,实现期待已久的新冠疫情“消除日”(Elimination Day)。所谓“消除日”就是连续四周没有新增病例。

(本文持续更新,第一时间为您带来澳大利亚当日要闻)

澳大利亚各首府城市天气:

11月27日澳大利亚各首府城市天气: 

  • 悉尼:局部多云 19-26度
  • 墨尔本:晴 13-34度
  • 堪培拉:局部多云 15-30度
  • 布里斯班:局部多云 24-29度
  • 珀斯: 局部多云 14-24度
  • 阿德莱德:晴 24-40度
  • 霍巴特:晴 17-27度
  • 达尔文:阵雨 26-35度

公共卫生专家表示,连续28天没有新增病例是病毒从社区中被有效消灭的衡量标准。

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学家艾玛·麦克布莱德(Emma McBryde)教授说,实现“消除日”将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她说:“[病毒]潜伏期大概是14天,所以这是两个潜伏期。如果我们在这段时间内没有发现病例,那么在人群中不太可能存在很多病例。”

与此同时,今天是向维州新冠病毒酒店隔离调查提交证据和陈情的最后一天。调查委员会将在三周后出台一份最终报告。今天早上,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也将接受议会对维州第二波疫情问题的质询。

南澳州方面,在过去24小时内,该州出现了两例新的新冠感染病例,据信这两例都与帕拉菲尔德(Parafield)群聚感染有关。

其中一个病例出现在伍德维尔高中(Woodville High School),另一个是Woodville Pizza Bar披萨店现有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南澳州首席卫生官尼科拉·斯普瑞尔(Nicola Spurrier)表示,政府已经联系了当天与高中病例有关的所有人,但可能还有一些与比萨店有关的人没有被找出来,他呼吁去过披萨店的人接受病毒检测。

下载ABC News App

独立、客观、公正。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是澳大利亚最受信赖的新闻媒体。下载ABC News App,在“My Topics”中订阅中文新闻。点击下载

澳航下个月飞赴法德撤侨

由于新冠疫情被困在欧洲的部分澳大利亚人下个月将可以买到回家的机票。

澳洲航空公司(Qantas)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证实,下个月将把撤侨航线增开到法国的巴黎和德国的法兰克福。

目前澳航的撤侨航班只开通印度和伦敦,接下来将进一步扩大到其他欧洲城市。

一些澳大利亚人收到了来自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的电子邮件,称会提供有限的航班座位。

如果乘客住在法国和德国以外的国家,他们必须自行安排去机场。返回澳大利亚的机票价格为每人2151澳元。

乘坐航班的乘客被要求在登机前两天内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只有检测为阴性的人才可以登机

一旦上了飞机,乘客必须戴上口罩,每两个小时换一次

澳航提供的信息中显示,由于“机上食物和瓶装水有限”,该公司鼓励人们自带食物和水

抵达澳大利亚的人需要在达尔文的霍华德·斯普林斯(Howard Springs)设施进行隔离

有超过3.6万海外澳人向外交贸易部登记希望返澳,其中八千多人被认为是“易受影响”人群。

澳人阿桑奇伴侣求情 呼吁特朗普特赦

维基揭密(Wikileaks)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的伴侣斯特拉·莫里斯(Stella Moris)请求美国总统特朗普赦免他。

莫里斯在推特上说,他们的孩子需要父亲,并请求让阿桑奇回家过圣诞节。

澳大利亚公民阿桑奇目前被关押在英国的监狱中等待审判。

伦敦地方法官将判决是否将他引渡到美国接受间谍指控。

这些指控最高可判175年监禁。

买买买:今天是剁手党的“福日”?

今天是各大商界疯狂打折的促销日黑色星期五(Black Friday)。

澳大利亚的销售额预计将创下历史纪录,但小型零售商则表示,从长远来看,他们将会成为受害者。

过去几年,恰逢美国感恩节的购物节销售一直在增长,而且也开始在澳大利亚流行。

去年,澳大利亚在黑色星期五的销售额增长了0.9%,达到创纪录的279亿澳元,预计今年的业绩会更好。

咨询公司IBIS World高级分析师阿瑟·奇拉克普罗斯(Arthur Kyriakopoulos)预测,零售商可能会受益于这个周末消费者支出的巨幅增加。

然而,分析人士也警告说,随着更多旅游和服务产业开放,零售商应该为明年的销售下滑做好准备。

位于墨尔本市中心CBD的小店老板却表示,他们很难从黑色星期五大甩卖中获利,因为街上行人依旧稀少。

热浪袭击新州南澳 维州紧急服务APP增加多语种

预计在未来几天内,新州遭受热浪袭击可能会导致整个周末火灾风险加剧。

悉尼的最高气温预计仅为26摄氏度,但新州西部地区的气温将会高得多,而Broken Hill的最高气温预计为41摄氏度。

本周末,新州内陆地区还会出现强风、狂风,还可能出现沙尘暴。

在南澳州首府阿德莱德,今天的气温也会达到40摄氏度。

在维州,紧急服务手机应用程序(Vic Emergency App)将得到升级,以确保讲英语以外其他语言的民众可以在线了解丛林大火的各种信息。

此前,维州有关部门呼吁民众在灾难到来时,通过这款应用程序随时了解情况,但到目前为止这款App只有英语版本。

维州预算案拨款400万澳元,以解决这一问题。

只需15分钟的“灵魂炒面”

这是一份大忙人们一定要收藏的食谱——只需两包方便面,一颗鸡蛋,任意蔬菜,15分钟后你就可以有模有样地吃上一顿了。

炒得香脆的面条,淋上多汁的蔬菜,不管是午饭、晚饭、日间加餐还是夜宵,它都能立马安抚饥肠辘辘的你。

小贴士:1. 配料可以根据个人爱好进行灵活替换;2. 出锅后还可自行撒一些香油/芝麻/辣椒粉……甚至是韩国泡菜!

ABC中文:Jason Fang 和 Dong Xing 编辑报道

股市汇市

全球隔夜股汇市行情: 

  • [澳股] ASX 200期货:6627点 (↓0.68%);ASX 200收盘价:6636.4点 (↓0.7%
  • [汇率] 澳元兑美元= 0.7362);澳元兑人民币= 4.8406);澳元兑欧元 = 0.6180);美元兑人民币= 6.5754
  • [美股] 美股因感恩节假期休市一天
  • [欧股] 伦敦金融时报100指数收市停6362点(↓0.4%);德国DAX指数停在13286点(↓3点);法国CAC指数收停在5566点(↓0.1%
  • [大宗商品] 现金金价:1810.23美元/盎司(↑0.17%);纽约期油:44.99美元/桶(↓1.9%

(11月27日澳大利亚东部夏令时间上午8:40数据) 

 附表:

全球新冠病例统计数据

全球新冠病例统计 

序号  国家/地区  确诊人数  死亡人数 
美国  12,854,425 263,196
印度  9,266,705 135,223
巴西  6,166,606 170,769
法国  2,235,437 51,039
俄罗斯  2,169,424 37,688
西班牙 1,617,355 44,374
英国 1,578,429 57,128
意大利 1,509,875 52,850
阿根廷 1,390,388 37,714
10  哥伦比亚 1,270,991 35,860
全球总计  60,796,766 1,428,671

更新时间:澳东夏令时间11月27日上午8:10;数据来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新冠疫情统计数据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27/news-briefing-11-27/12922038

跨境电商选品

华裔科学家王启林荣膺澳洲“科学界奥斯卡”奖

博物馆尤里卡奖被誉为澳大利亚“科学界的奥斯卡”,今年的获奖者包括一名试图从粪便中获取能源的科研工作者、几位使用无人机辅助创建海岸线3D模型的公民科学家,以及ABC的每日疫情播客Coronacast。

这些获奖者跻身一年一度的澳大利亚博物馆尤里卡奖(Australian Museum Eureka Awards)的17名获奖者之列,该奖项表彰的领域是研究与创新、领导力、科学参与和中学科学。

悉尼科技大学环境工程师王启林是获奖者之一,他说,从污水获取能源的利用量有望增长至起码现在的五倍。

“污水处理实际上占城市能源消耗的10%至25%,”获得尤里卡杰出早期职业研究者奖(Eureka Prize for Outstanding Early Career Researcher)的王博士说。

处理方法包括去除有机物质和营养物质,如氮和磷等。

虽然可以利用污水中的有机物质生产沼气来为处理过程提供能量,但这种转化目前效率不高。

但王博士发现,污水处理的副产品游离氨可以用来提高这一过程的效率。

首先,游离氨还可以增加可转化为能量的有机物质的数量。

“与目前可利用量相比,我们可将回收的能量增加五倍以上,”王博士说。

“这些能量可以用来运行污水处理厂,如果我们还有多余的能量,则可将这些能量输入电网。”

王博士的研究已经获得专利,目前正在全球范围内商业化。

公民科学家制作海岸3D模型

维多利亚海岸监测计划(Victorian Coastal Monitoring Program)被授予尤里卡公民科学创新奖(Eureka Prize for Innovation in Citizen Science)。

该计划训练公民科学家使用无人机监控海岸情况,并预测海滩将如何对风暴和海平面上升作出反应。

通过无人机收集高质量的研究级数据,用于构建海岸的3D模型。

墨尔本大学的团队成员大卫·肯尼迪(David Kennedy)博士说:“我们甚至可以绘制出脚印。”

“这真的是全球首创。”

其他团队成员来自迪肯大学环境、土地、水文和规划系以及一家名为Propellor Aerobotics的公司。

这些公民科学家不仅驾驶无人机,还决定何时在云平台上进行调查和分析数据,以跟踪沙子的移动。

数据揭示了沙子是如何被风暴和潮汐带走和带回海滩的。随着气候变化增加了受影响的海岸面积,这种监测变得越来越重要。

肯尼迪博士说:“沙滩上的沙子永远不会消失,只是移动到别的地方,然后通常还会回来。”

理解这种自然循环是保护海岸线的一个重要部分。

收集到的数据可供任何人使用,并可用于开发和修复工作。

中学生解释水的物理特性

对于科学爱好者新秀,悉尼大学时尚极客科学尤里卡奖(Sleek Geeks Science Eureka Prize)授予了两段探索水物理特性的学生视频。

新南威尔士州Oak Flats小学的Scarlett P.和 Scarlett O.用泥塑动画和舞蹈来解释“过冷”的概念,即液体被冷却到冰点以下,而不会变成固体的过程。

维多利亚州Balwyn中学的Himalaya J. 在一个起名为“水滴的秘密生活”的视频中用歌曲和动画解释了为什么窗玻璃上的水滴会彼此靠近,直到融合在一起。。

ABC播客Coronacast赢得新闻奖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关于新冠疫情的每日播客Coronacast获得了尤里卡科学新闻奖。

由诺曼·斯旺医生(Dr Norman Swan)和甘特·泰勒(Tegan Taylor)主持,威尔·奥肯登(Will Ockendon)制作的播客基于证据回答了观众的问题,许多澳大利亚人现在依赖该播客作为疫情可信信息的来源。

该团队由于制作了Coronacast播客,还在本周早些时候赢得了沃克利奖( Walkley Award)。

其他获奖者

其他尤里卡获奖者包括:

  • 蒙纳士大学和ANSTO的一个团队协助开发药物“奶昔”,用于治疗儿童疟疾等疾病的配方
  • 悉尼大学研究员陶大程(Dacheng Tao)教授正在开发创新算法,以帮助无人驾驶汽车检测道路上的物体
  • 自然保护协会(Nature Conservancy)、詹姆斯·库克大学、阿德莱德大学、塔斯马尼亚大学进行的旨在帮助恢复澳大利亚贝类珊瑚礁的研究
  • 蒙纳士大学马克·法布拉奥(Mark Febbraio)教授进行的代谢性疾病研究有望改善葡萄糖代谢,为糖尿病患者开发新的药物疗法
  • 威斯农疫苗和传染病中心(Wesfarmers Centre of Vaccines and Infectious Diseases)的副教授阿莎·鲍文(Asha Bowen);Telethon儿童传染病研究所的研究减轻居住在偏远社区的原住民儿童的皮肤感染负担
  •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sation,CSIRO)原住民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教育项目,旨在提高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学生的志向、成就以及对STEM的参与

相关英文文章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1-26/eureka-prizes-reward-australian-scientists-for-research/12919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