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选品

“可以相聚就是福”:澳洲华人在感慨与憧憬中度过圣诞

一场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疫情似乎让人们习惯了每年只有在圣诞节才出现的景象:商店关闭,街上行人寥寥无几。

虽然澳大利亚多地仍可照常举办聚会,但与往年不同的是,疫情为这个圣诞节带来了特别的色彩。

你的厨艺可能大有长进,或许你成功掌握了在家工作和学习的节奏,又或者你已经练就一番网购日用必需品的“绝技”,这一切变化似乎都在圣诞节的准备工作中得到了彰显。

还有一种可能,你在忙碌又焦虑的2020年末终于得到了一丝喘息:终于可以忘记工作邮件和年底的任务,睡个懒觉,好好把时间留给家人和自己。

“相聚就是福”

生活在墨尔本的马来西亚华裔女孩 Shermayne Chong 和朋友一起精心准备了圣诞大餐,在平安夜聚在一起辞旧迎新,庆祝在这一年的困难和焦虑中得到的成长。

对她来说,这场疫情改变了她看待事物的角度,赋予了这个圣诞节特别的仪式感,过节的气氛也比以往更加强烈。她和几位朋友在平安夜动手做了“健康圣诞大餐”,并在欢笑声中互换礼物。

Shermayne说,2020年既让人措手不及,又同时充满爱和关怀。由于疫情引发的边境关闭,她无法和身在家乡的父母团聚,这成为了她在今年圣诞的遗憾。

但和许多华人的经历一样,她也更加频繁地在社交媒体上和亲朋好友送上祝福,期待能把希望送给她所想念的人们。

“期许2021年是一个大好年,家人朋友都健康平安,也希望可以赶快和父母相聚,”她说。

“真心觉得可以相聚就是福。”

取消行程 “宅家”购物

聚会意味着庆祝和美食,但今年的圣诞聚会对于许多身在悉尼的民众而言却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随着新州新冠疫情的卷土重来,悉尼居民Jerome Fu和许多新州人一样打算“宅”在家中度过圣诞节和新年。

由于新州北部海滩地区爆发了第二波新冠疫情,维州对来自新州的旅客迅速实施了新的边境政策,增设了14天强制性酒店隔离的要求。这导致Jerome不得不取消全部已安排好的行程,留在家中过节。

“这个圣诞因为悉尼疫情,哪里都没有去… 听政府的话,尽可能减少出行,所以就在家里烧烧菜,看看剧,”来自上海的Jerome告诉ABC中文。

“引用今年疫情期间总理和州长们一直说的一句话:每个人做好自己该做得事情。”

Jerome说,2020很“魔幻”,但他很感恩他和家人朋友都能够平安度过。疫情改变了他的许多想法和观念,他希望在接下来的一年能好好工作,陪伴家人,珍惜身边的所有美好。

“希望世界疫情能控制住,这样也许年底就可以回国看爸妈啦!”

“做好生活的减法”

对于来自基督教背景的华裔澳大利亚人来说,在教堂参加平安夜崇拜是每年必不可少的节目。在疫情对聚会带来人数和预防性措施等多重影响的当下,今年的圣诞节庆祝活动也不例外地受到疫情管控的影响。

生活在西澳州的基督教徒Charlene Huang每年12月24日都会和家人一同参加教堂的平安夜崇拜活动。今年上半年的崇拜活动受政府推出的预防措施限制,如今能在严格执行当地政府的卫生建议的同时参加崇拜令她感慨良多。

尽管西澳州居民的生活受这场疫情的影响相对较轻,但却给Charlene带来了许多深度思考,例如,如何去克服对未知世界的恐惧,以及接纳自己放慢的脚步。

“我们应该感恩在2020我们没有放弃,过去一年中好的坏的经历都是人生的成长,也是明日最好的基石,”她说。

“或许今年正是我们慢下脚步,可以思索未来方向的好时机,做好生活里的减法,就能更成功地做好人生的加法。”

特色夏日圣诞 祈祷来年安稳

新冠疫情引发了澳大利亚在过去几十年来最大的经济衰退,人们不仅需要承受疫情带来的健康风险,同时还有萧条引发的经济负担。

来自香港的昆士兰州居民Molly Siu的家庭年收入因为疫情减少了一大半。但在这个难得的节日期间,她和家人一同在阳光海岸度假村(Sunshine Coast Resort)度过了一个极具澳大利亚特色的夏日圣诞节。

和往年一样,这个圣诞节,Molly精心准备了大虾沙律、火鸡和甜品,并与家人一齐在圣诞午餐后交换礼物。与此同时,她也通过视讯和通话与身在香港的家人联络。

回顾2020年,Molly告诉ABC中文,但她很庆幸澳大利亚的限制措施相对严谨,暂时避免了昆州受到进一步的影响。

她和家人一同参加当地流行的水上活动,开心地对新的一年许下愿望,希望世界能在疫情的缓解之中复苏。

“希望全世界各国都和平安稳。”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2-25/chinese-australians-celebrating-christmas-in-2020-coronavirus/13014378

跨境电商选品

澳洲华人的认同感与其他族裔有何不同

2019年下半年,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推出了一个网上调查Australia Talks。当时新冠疫情尚未发生,美中贸易战已然打响。

超过5.4万人参与这份调查,表达他们对气候变化、经济、政府、公共卫生、歧视、国民身份、政治与媒体、教育、价值观等问题上的看法。

近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澳大利亚华人与非华人社会在一些问题上的看法有所不同。

华人的认同感源于哪里?

澳大利亚非华人群体认为自己的祖籍国影响着他们的认同感,而这一因素在澳华人群体却没有这么强烈的关联性。

澳大利亚华人群体认为他们的认同感来自于族群/种族、语言、国籍、宗教和工作。

认同感因素均值对比

非华人 华人
种族 7.0 5.3
语言 6.9 6.3
国籍 6.8 6.4
宗教 5.4 4.6
工作 6.8 5.9
出生国 4.9 5.3

超过半数(58%)参与调查的澳大利亚华人不认同“大多数移民没有努力融入澳大利亚社会”的说法,这高于非华人群体不认同这一说法的比例(49%)。绝大多数华人(84%)认为移民保留自己的文化价值不会与澳大利亚价值相抵触。

华人如何看待澳大利亚?

71%的澳大利亚华人赞同“在澳大利亚,无论你出生时情况如何,只要你努力工作就可以成功”的说法。这高于非华裔人士。

与非华人(22%)相比,更高比例的华人(30%)认为政府已经给与穷人足够帮助,同时,更高比例的澳大利亚华人(70%)认为民众要对自己的生活承担更多责任,而不是依赖政府解决问题。

在税务方面,50%的受访澳大利亚华人认为看到了自己税收带来的好处(28%)或在这个问题上保持中立(22%),这均高于非华人群体。

对工作场所看法方面,将近四分之三的澳大利亚华人(74%)认为全国各地的工作场所都应该采取措施确保国家人口多样性得到体现。这一比例远高于非华人的59%。

93%的华人希望“澳大利亚人能更努力地理解与他们持不同观点人士的看法”。这比非华人群体组高出了六个百分点。

关于“澳大利亚媒体在重要议题上让国人了解信息”这一问题上,选择“做得不错”和“不怎么样”的华人比例持平,均为45%。

一半以上(53%)的澳大利亚华人对澳大利亚现状表示满意,这比非华人群体超出了11个百分点。

认为未来几年,澳大利亚经济“前景向好”和“与现在一样”的华人约为55%,也高于非华人群体的51%。

对于“澳大利亚年轻人是否会比前人更难生存”这个议题,71%参与调查的华人表示赞同,这比非华人多出了四个百分点。

作为“澳大利亚人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华人与非华人群体出乎意料地给出相似答案。他们都认为“尊重澳大利亚机构与法律”、“欣赏澳大利亚的自然环境”以及“感到自己是澳大利亚人”都是三个重要的国民品质。

华人与非华人群体在澳大利亚国民性格上的排列次序一致

非华人 华人
尊重澳大利亚机构与法律 8.7 8.4
欣赏澳大利亚的自然环境 8.4 8
感到是澳大利亚人 7.6 7.2
讲英语 7.1 6.9
拥有澳大利亚国籍 7.1 6.9
与大多数澳大利亚人享有相同的价值观 6.9 6.5
了解澳大利亚历史 6.6 6.2
在澳大利亚居住过大部分时间 4.6 5.5
在澳大利亚出生 3 2.5
是白人 1.8 1.6

在回答“除了澳大利亚之外,你还想居住在哪些国家”时,华人的选择与非华人有类似之处,但也有不同。华人似乎更乐意居住在北欧国家。

除澳大利亚之外,还会选择长期居住哪个国家?

华人 非华人
第一名 新西兰(20%) 新西兰(29%)
第二名 加拿大(17%) 加拿大(15%)
第三名 英国(8%) 英国(8%)
第四名 美国(5%)、日本(5%)、挪威(5%) 美国(6%)
第五名 丹麦(4%)、瑞典(4%) 法国(3%)、日本(3%)、意大利(3%)

华人如何看待歧视问题?

歧视也是2019年Australia Talks调查问卷的重要内容。有两项Australia Talks问卷调查的结果加在一起暗示了潜在的紧张情绪。

总体而言,有77%的人认为澳大利亚大量存在种族主义情况,有15%的人认为不存在这种情况。

将受访者按照种族分类回答问卷调查时,结果显示非白人背景的受访者在“是否认为种族主义依然是澳大利亚的主要问题”这个议题上持肯定态度。

88%的参与调查澳大利亚华人表示他们偶尔或经常受到源于种族的歧视行为,77%说他们受到过年龄歧视,87%还经历过社会及经济阶层的歧视行为。

华人如何看待各国的责任担当?

在美、中、澳三国中,澳大利亚华人认为澳大利亚最负责任,赞同比例高达85%,中国则位列第二为37%,美国是32%。这与非华人参与调查者有着明显地区别。非华人认为中国是负责任大国的比例仅为13%,排在最后一位。

对美中澳三国负责任认可度

华人 非华人
美国 32% 38%
中国 37% 13%
澳大利亚 85% 82%

华人对新科技抱有更为正面的看法

回答“几乎所有购物都转移到网上”的澳大利亚华人比非华人群体多出了11个百分点。

认为“高科技促进教育”的华人参与调查者(83%)比非华人群体多出了7%。认为高科技正面带动经济发展的华人比例(72%)也领先于非华人的61%。

与此同时,认为“高科技带来国安问题及睡眠问题”的华人比例少于非华人群体。

相关数据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2-25/australia-talks-results/13010604

跨境电商选品

“真诚微笑牙齿微露” 湖北出台微笑服务规范吸引游客

新冠疫情过后,中国湖北省试图将游客吸引回来,官员们对旅游运营商出台了一些严格的规定,包括如何微笑的具体规范和指导要求。

地方当局非常关心游客的体验,推出了一个高度关注客户的计划。

《湖北省旅游景区微笑服务规范》读起来有点像枯燥的法律文件,载明了与游客打交道的人需要知道的细节。

该手册建议“面部应自然、放松,嘴角微微向上翘”。

这项政策还对如何欢迎和送别客人做出了严格的规定。

送别游客时应陪伴他们到指定的地点,致告别辞,并挥手致意,目送五米。

“当游客离检票口五至八米时,规范站立,面带微笑目视游客。”

该规范还规定了理想的形体仪态,应“优美,自然”。

“当游客到达检票口时,手指并拢,手臂自然弯曲,掌心侧向上45°,示意游客在此检票。”

“向游客指示方向时,手指自然并拢,掌心侧向上45°。指示近处目标时,手臂与身体夹角呈120°-150°;指示远处目标时手臂伸直;眼睛需兼顾游客和指示目标,面带微笑,配合语言运用。”

在旅游大省云南,政府工作人员要穿当地民族服装,吸引游客,鼓励游客消费。

这可能让人感觉有点奇怪,但来自艾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的中国旅游问题专家黄松山(Sam Huang)解释说,在中国的旅游招待业,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例如,酒店的接待员可能会接到手册中规定的明确指示,比如微笑时身体应该保持的角度和露出多少颗牙齿的标准。

“这可能是文化问题,”黄教授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记者说。

“如果生活在西方文化环境中,可能从来没见过这种[规范]。但这在中国并不新鲜。”

该规范还警告称,程度不能过大。

“与游客交谈或提供服务时,手势不可太多,动作幅度不宜过大。”

“手势运用应尊重游客风俗习惯,使游客能够理解。”

所有这些都将由景区微笑服务质量管理机构进行监督,以“评估游客的期望和反馈”。

世界最大的国内旅游市场

这些规范的具体性表明,中国更广泛的经济计划发生了变化,黄教授表示,这可能来自高层。

这揭示了向鼓励内部支出(经济学家称之为消费)的转变——开始充分利用每年在中国境内进行的约40亿至50亿人次的国内旅行。

黄教授曾为中国国家旅游局工作过,他说中国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内旅游市场。

由于中国疫情防控能力出色,国内旅游业反弹强劲,一定会有很多旅游接待人员满面春风地迎接各地游客。

现在,湖北很可能为世界各地的人们所熟知,尤其是其首府武汉——新冠疫情爆发的城市。

但在中国,湖北是一个受欢迎的度假胜地,拥有多个国家级主要景区:三峡风景区、长江游船、黄鹤楼和山顶寺庙。

官方数据显示,今年10月“黄金周”期间,武汉接待了超过1800万游客,而中国各地约有6.4亿游客出行,为经济注入了约合960亿澳元的资金。

可想而知,湖北省旅游局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来鼓励国内游客来访,包括取消“A级景区”的门票收费。

这一措施似乎奏效甚好。

根据地方当局的数据,截至11月中旬,湖北共接待了5340万游客,消费了约51.2亿元人民币(合10.5亿澳元)。

他们表示,今年来访的游客比去年多,酒店入住率几乎达到95%。

其他国家的情况如何?

新西兰人今年多次经历了最艰难的封锁,但现在被鼓励“在今年夏天做些不同以往的事情”。

新西兰政府的旅游网站敦促新西兰人“探索新的地区,或者到访所住城镇的不同地方,支持当地的企业”。

虽然提供了一些打折和刺激措施,但与越南国内旅游推动措施完全不同。

从越南推出的旅游计划的名称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出其中的意图:“越南人在越南旅游”。

据报道,一些度假套餐已经获得了高达50%的巨大折扣,而且地方当局还降低或削减了热门景点的门票。

根据官方媒体报道,这些措施将持续到年底。在一个拥有9700万人口的国家,国内旅游业可以帮助填补由于缺少国际游客而造成的一些空白。

在新冠大流行之前,另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旅游国家是日本。日本也尝试了一些方法来激发旅游业和酒店行业的经济活动。

日本被迫放弃了“Go To Travel”计划,在该计划下,政府补贴一些餐食费用,旅行和住宿套餐降至半价。

任何日本居民,包括外国公民,都可以利用这一福利预订更便宜的假期,每人每晚最高限额约为260澳元。

为了解决人们出行和疾病传播的问题,日本国家铁路公司JR已经在全国20个最受欢迎的景点推出虚拟旅游

澳大利亚的情况呢?

根据博士研究员、悉尼大学讲师克莱尔·戴维斯(Clare Davies)的说法,随着澳大利亚成功遏制了新冠病毒的传播,旅行再次成为可能,“短途旅行”的人次一直在增加

各州政府及各地旅游局试图鼓励人们去旅游,但不能离家太远。

许多名人和网红不再像往常一样发布海外热门景点的帖子,而转而宣传当地的景点和活动。

戴维斯对告诉ABC记者说,“不管是海岸边的房子,还是乡下的房子——或者酒厂,诸如此类的任何东西”。

目前,没有太多的跨境旅游推广,重点都是州内和领地内旅游。

但戴维斯预计,这种谨慎的态度很快会改变,尤其是随着州际旅行变得更加容易。

与海外非常相似,许多激励措施围绕打折旅行和体验展开,每个州都采取自己的方式。

联邦政府的旅游研究部门表示,由于森林火灾和疫情,2020年国内旅游业下降了约47%。

由于一年中的许多月份都无法开展一日游,据说损失总额为312亿澳元。

州内旅行让北领地、塔斯马尼亚州、昆士兰州和南澳大利亚州的情况开始好转。

那么,澳大利亚游客是否会看到专业迎宾员像湖北人那样笑容满面?在这里人们看到的更可能会是竖起大拇指并听到一句“g’day”(你好)。

相关英文文章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2-11/china-smile-domestic-tourism-hubei-coronavirus-covid-travel/12976362

跨境电商选品

澳洲“全球人才”签证计划可能引来提名欺诈

澳大利亚政府推出“全球人才”签证(Global Talent visa)计划,被提名的人才获得该签证后将可申请永久居民。

可是自从这一签证计划铺开后,澳大利亚一些符合申请要求的行业的年轻领军人物突然莫名其妙地收到提供签证提名的请求。

“全球人才”签证计划审理过程快速且极具灵活性,一些人对之大加称赞。

但随着计划的启动和运行,人们开始担心这一移民计划可能会吸引来各种签证欺诈。

高技能人才签证目标行业的一些领军人物(包括一名20多岁的年轻人)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记者说,突然之间,有人主动开始联系他们,请求提供“全球人才”签证的申请提名。其中一个人还说愿意提供现金作为交换。

内政部发言人表示,他们“一贯”审查风险因素,“以识别和解决任何潜在的欺诈行为”。

“内政部和澳大利亚边境执法局对利用澳大利亚移民系统谋取私利的行为绝不容忍,并与政府伙伴机构合作,调查任何已查明的签证和移民欺诈案件。”

“全球人才”签证计划配额暴增

澳大利亚政府去年推出了“全球人才”签证计划。

“该计划的目标对象是世界上最高技能的移民”,当时的移民部长大卫·考尔曼(David Coleman)说。

“通过让当地企业获得世界上最好的人才,我们将帮助澳大利亚发展高增长的产业。”

该签证为那些在目标行业获得国际认可、由澳大利亚国内知名人士或组织提名、并有能力赚取超过15.3万澳元的人提供在澳永久居留权。

这些目标领域为农业技术、太空和先进制造业、金融技术、能源和采矿技术、医疗技术、网络安全和数据科学/高端信息技术。

与雇主担保等其他签证类别的审批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相比,有报道称,“全球人才”签证申请仅需要几周甚至几天的时间就能获得批准。

在总理特使彼得·维尔(Peter Verwer)的领导下,内政部还为该签证的审理特别成立了一个“吸引人才工作小组”。彼得·维尔曾在1990年代任命莫里森就职于新南威尔士州房地产委员会(NSW Property Council)。

图注:今年澳大利亚各移民配额变化

最初,联邦政府在其年度移民规划中留出了5000个名额,但在本年度一下增加到1.5万个。

如今,“全球人才”签证计划几乎与雇主提名的工作签证计划规模相当,超过了基于评分的独立签证计划的规模(独立签证计划多年来一直是澳大利亚吸收移民的基础)。

移民代理积极推销

目前,移民代理都在积极向客户推销这一新签证。

一家名为Ugrant Migration的移民代理公司上个月在脸书(Facebook)上发帖,强调了“全球人才”签证相对于其他签证的优势,例如:没有年龄限制,不需要投资企业,不需要积分评估,也不需要工作邀请。

该公司甚至还宣称,他们成功拿到该签证的客户中没有一个能达到75分的移民评分。在基于评分、分高优先的竞争激烈的独立技术移民计划中,即使拿到75分的评分也很难获得签证。

该公司的负责人乔安娜·陈(Joanna Chen)表示,“全球人才”签证计划运行得“非常好”。

她证实,她曾代表客户主动联系过有资格进行提名的人。

她说:“提名者的作用是根据所在领域的专长,核实同一领域的申请人是否是该领域的专家。”

图注:Ugrant Migration移民代理公司在脸书发帖,强调“全球人才”签证相对于其他签证的优势。

“通常是曾经的主管、研究导师、客户或希望在澳大利亚雇佣他们的公司。

“必要时,我们可以通过澳大利亚的专业技术人员网络,包括行业协会团体,将申请者与合适的提名者对接。”

诚信问题

对外部提名人的依赖和快速的审批时间使该计划的诚信性遭到质疑。目前尚不清楚内政部在审查申请人方面有多积极。

一家移民律师事务所在其网站上发文称:“根据(全球人才)计划办理了大量申请,我们目前还没听说澳大利亚内政部联系了哪些提名者。”

然而,该计划相关人士淡化了诚信问题。

澳大利亚计算机协会(Australian Computer Society)的一名发言人说,他们进行了身份验证检查,在某些情况下还进行了视频或电话采访。该协会向经过审查的候选人提供提名,每人收费500澳元。

他们每周都会收到大约10个提名咨询,并称这种需求还不断在增加。

哈默德·泰勒公司(Hammond Taylor)的移民代理杰克逊·泰勒(Jackson Taylor)说,提名过程的开放性“既是优势,也是劣势”。

他表示,签证的灵活性给了那些可能不符合其他签证具体要求但却是高技能申请者的人一种选择。

他举的一个例子是,一家全球信息技术公司的销售总监,根据临时技能短缺签证,他没有资格获得永久居留权,但他可以凭“全球人才”签证移民澳大利亚。

泰勒表示:“尽管存在欺诈风险,但无论是在前期评估方面,还是在一旦发现欺诈或其他不当行为时取消岗位津贴的法律权力方面,内政部都拥有适当的工具。”

面向未来的签证

虽然该签证推出只有一年,但政府已经做了一些调整。

11月份做出的调整允许那些持有过渡性签证的人,例如等待担保签证申请结果的申请人可转到该计划中。

这意味着在疫情期间澳大利亚可以鼓励持其他签证的人申请“全球人才”计划。尽管边境关闭,这可能有助于内政部的永久签证配额发放接近规划水平。

但联邦政府仍然放眼于其他国家的人才,在伦敦、上海、新加波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派驻了“人才官员”来推广该计划。

泰勒认为,澳大利亚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增加了其对海外人士的吸引力。每一个优势都有助于吸引“最优秀、最聪明的人”。

“说人才之战是老生常谈,”他说。

“但事实就是如此。”

相关英文文章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2-11/global-talent-visa-nomination-integrity-fraud-growth/12975012

跨境电商选品

澳洲成人移民英语项目重大改革 510学时上限取消

澳大利亚通过了新的英语教育法案,让更多的移民可以获得更多免费英语课程,以此促进移民融入澳大利亚社会。

联邦代理移民、公民、移民服务及多元文化事务部长艾伦·塔奇(Alan Tudge)在一份声明中称,新通过的《2020年移民(教育)修正案(扩大英语教学覆盖面)法案》是成人移民英语项目(Adult Migrant English Program,AMEP)历史上最重大的改革之一。

AMEP旨在帮助新移民提高语言和就业技能,融入澳大利亚的新环境。

此次改革将取消每个人510个小时学时的上限,申请AMEP学习的资格也从达到功能性英语水平提高到职业英语水平。

对于2020年10月1日及之前首次入境澳大利亚的新移民的入学和结业的时间限制也将取消。

英语是“成功的基础”

塔奇强调了学习英语的重要性,他说英语是一个人在澳大利亚成功的基础。

“没有英语,就更难找到工作,更难成为社区的一员,更难参与我们的民主进程,”塔奇说。

政府获得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有近100万人英语说得不好或根本不会说,而其中大约一半地人正处于工作年龄。

按照政府的要求,AMEP服务提供者将会把在澳大利亚定居的技能融入到他们的学习计划中,包括如何获得政府和社区服务、如何使用银行、医疗援助和紧急服务,以及了解澳大利亚法律和他们的权利。

对于那些已经在工作或者有护理责任的人,比如那些妈妈们,政府也会有针对性地提供帮助,采用新形式教学,比如在线课程和在职学习。

政府还表示,将与英语语言提供商进行密切合作,通过将资金与结果直接挂钩,确保这些改革提高质量和效果。

AMEP项目由内政部管理,目前由13家签约注册培训机构在58个地区提供服务。

外国干涉和错误信息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联邦政府数次表示缺乏英语技能的移民更容易成为外国干涉和错误信息的受害者。

塔奇在8月时就曾表达过这样的观点,称外国势力干预本地多元文化社区、影响社会融合。

虽然人们普遍将这解读为对中国干预势力的担忧,塔奇在采访中否认了这是在特指某一国家。他强调这是针对“任何试图干预澳大利亚生活方式的国家”。

澳大利亚没有设立官方语言。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ABS)的数据,英语是澳大利亚最常用的语言,其次是中文普通话。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2-11/migrants-entitled-to-more-free-english-classes/12975322

跨境电商选品

分析:黄之锋和周庭被判入狱 这是抗议剧本的一部分

习近平在快60岁登上中国权力巅峰时,黄之锋只是一名16岁的男生。

2012年,新上任的中国主席没有无视这位十来岁的活动主义者,他年轻、不听话并且很有影响力,他被称为“香港政治的新人”。

对两位领导人的政治轨迹来说,这一年至关重要,但首先引起轰动的是黄之锋。

2012年,黄之锋在香港街头召集了超过10万人,反对北京实施的有争议的爱国主义教育课程,数月之后习近平在中国各地全面掀起反腐风暴。

这两个事件都是在习近平的民族主义“中国梦”的背景下进行的。中国梦旨在使中国重新成为全球强国,自豪、强大和雄心勃勃。

在接下来的八年中,黄之锋和习近平本可以找到共同点的,但他们成了敌人。

受黄之锋启发的抗议者放弃了寻求向习近平的中央政府解释其要求,而是发起了战略性的亲民主运动。

抗议者在2014年和2019年举行抗议示威游行,反对他们认为的北京对香港自治权的削弱

香港于1997年在“一国两制”框架下从英国交还给中国,该框架承诺“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将维持50年不变”,直至2047年。

根据香港警务处的数据,自2012年以来迄今为止香港已经爆发了一万多次示威活动。

为了消灭如此大规模的反对声浪,北京于七月颁布了包罗广泛的国家安全法,大大削弱了香港人的自由

本周三,现年24岁的民主人士黄之锋因煽动和组织去年围攻香港警察总部的抗议者而被判处一年多的徒刑,他和周庭和林朗彦一起对指控认罪。

政治评论员警告说,采取针对民主人士的行动为了让其他示威者噤声。这些民主人士仍然面临触犯《国安法》的其他指控。

但是,对于黄之锋的一些支持者来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的入狱对于他们所憧憬的香港是迈出了令人鼓舞的一步——只是并非期望中那样。

香港的“同归于尽”

自去年以来,在许多新闻视频中,一个广东话的口号“揽炒”在世界各地播出。

在民主运动的背景下,该口号是指香港的“同归于尽”,北京和香港政府针对抗议领袖的举动损害了香港的国际地位。

香港规模可观的经济出现剧烈下滑,部分香港政坛精英也受到制裁

根据政府统计处的报告,由于国内和外部需求的下降,香港的国内生产总值在2020年第三季度实际下降了3.4%。

此前该市的经济增长率已经是10年来最低的,这归因于香港持续的动荡。

新冠疫情无疑是导致今年经济衰退的原因之一,但是无论如何,抗议者乐见经济出现衰退,他们认为香港作为金融中心地位的消亡可能会打击中国大陆的经济。

对于黄之锋的支持者来说,“揽炒”也注入了政治烈士的理念。

尽管没有抗议者希望被判入狱,但该裁决进一步加强了人们对北京镇压异议和削弱香港自治权的看法。

抗议者说,他们的领袖为这场运动所作的牺牲并非一场残酷的游戏,而是一场慈悲的战斗,在一种绝望的气氛中,与中国共产党一同灭亡。

他们说,他们的举动最终是为了一项崇高的目标,即推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政府,他们认为这个政府是中共的傀儡。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说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转向更激进的抗议形式。

但这最终可能是徒劳的,因为香港的灭亡不太可能损害习近平的中国梦——中国梦是一个大得多的政治远景,无论香港是否同意,它都照样运转。

向西方国家求助

黄之锋在八月被捕时,许多与他并肩战斗的民主活跃人士——包括罗冠聪和张崑阳——逃到海外去游说西方政界人士向习近平的独裁政权施压。

香港曾是英国殖民地,也是国际大都市,在这里长大的香港精英活动人士,不仅具有良好的英语水平,而且他们熟悉英国的普通法,这意味着他们比北京的领导人更擅长与西方领导人打交道。

在新冠疫情之前,这一亲民主运动受到全球香港侨民的欢迎和支持。

该运动为香港精英阶层建立了广泛的人脉,出访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等国家,以获得支持。

通过利用西方国家对中国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力日益增长的担忧,学生们对民主和人权的呼吁在一些政界人士那里得到了回应。

他们为美国连续通过两项有关香港的人权和自治法案、五眼联盟情报网络齐声谴责北京的《国家安全法》以及为香港护照持有人在澳大利亚和英国新设安全港和特别签证奠定了基础。

但是,抗议者知道,作为北京的对手的外国政府能做的也就这些了,因为习近平从未答应过这些要求。

而且由于中国咄咄逼人的“战狼外交”激起了西方的更多反应,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的镇压和起诉——《国家安全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但是许多普通的香港人想知道到底有没有任何一个政府会倾听他们的诉求,或者他们只是被当作与中国进行地缘政治大角力的一枚棋子

示威者仍然坚持自己的立场,说对自由和法治的渴望之火不会熄灭。

中国的看法截然不同

对于与黄之锋一同战斗的民主人士周庭来说,这是她第一次被捕,但可能并不是最后一次——因为她还面临着《国家安全法》下的多项指控。

在大陆,香港的民主活跃人士遭到广泛羞辱、谴责并被指控为“叛徒”。关于他们的量刑的话题标签出现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的5000多个帖子中,自周三晚上以来已有超过1.3亿次阅读。

国有媒体也一直在称他们为支持香港独立的分裂主义者。香港独立在许多中国大陆人看来仍然是不能接受的。

随着疫情期间街头抗议活动的消亡,香港人意识到在习近平的统治下,中国大陆将不会接受香港曾经所拥有的自由。相反,香港将变得更像大陆。

习近平越来越积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将香港的民主运动视为挑战国家稳定和主权的罪行——尽管民主活动人士一再否认这些说法。

把年轻的活跃人士送进监狱对双方都有好处——对于亲民主的香港人来说,这是反对镇压的集会呼声。

对于北京来说,这是炫耀他们对内政控制的一种方式,也让其公民知道,国际社会的批评是不可接受的干涉,是对主权的冒犯。

香港与大陆隔岸相对,这种割裂看来只会加剧。

相关英文文章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2-04/hk-joshua-wong-sentenced-protest-movement-jail/12952072

跨境电商选品

分析:新冠疫苗推广将如何改变跨国旅行

本周,英国成为第一个批准大范围使用辉瑞/德国医药公司(Pfizer/BioNTech)研制的新冠疫苗的国家。

在英国药品监管机构进行审核后,英国政府宣布将于下周开始推广该疫苗。

其他国家可能很快也会效仿,批准使用辉瑞/德国医药公司以及其他主要的候选疫苗。

澳大利亚药品管理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TGA)表示,将继续评估辉瑞/德国医药公司疫苗的数据。

全世界都在急切等待新冠疫苗。自疫情早期以来,它就被奉为我们恢复“正常生活”的最大希望。“正常生活”的很大一部分是恢复跨国旅行。

当然,有了有效的疫苗就能够让这样的愿望更加容易实现。但是,单靠疫苗并不能确保跨国旅行的安全。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还需要考虑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

新冠疫苗问世后的跨国旅行

人们如果接种了疫苗才上飞机,我们就有信心认为与国际旅行相关的新冠感染风险将大大降低。

然而,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数据并不能让我们对一切都了然于胸。

让我们以辉瑞/德国医药公司的疫苗为例。他们报告说,他们的mRNA疫苗在预防接种者出现症状方面的有效性达到了95%。在他们的三期试验中,4.3万名参与者中大概一半的人身上测试了这种疫苗(另一半接受了安慰剂)。

一些参与者只出现轻微的副作用,这个疫苗看上去是安全的。值得注意的是,这项研究的对象包括65岁及以上年龄段的人,以及那些健康状况面临更严重疾病风险的人。

然而,和对抗症状不同,这项研究并没有正式报告疫苗对抗病毒感染的功效。

虽然疫苗可以防止人们生病这一点令人鼓舞,但是抗病毒感染很重要,因为如果人们仍然可以感染SARS-CoV-2(也就是导致新冠疾病的病毒),这些人就依旧可能传播它。

德国医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乌格·萨因(Ugur Şahin)认为,疫苗可减少50%的病毒传播率。这个说法削弱了疫苗作为恢复安全跨国旅行关键因素的重要性。

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尚不知道那些接种了辉瑞/德国医药公司疫苗的人的免疫力会持续多久。由于试验还将持续几个月,其中一些数据应该会在2021年公布。

并非全民马上接种疫苗,所以仍需隔离

为所有想要打疫苗的人接种疫苗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或者更现实地说,需要几年的时间。指望每个跨国旅行的人都能接种疫苗是不现实的。

有几个国家似乎从未发生过社区传播。截至11月,这类国家包括汤加、基里巴斯、密克罗尼西亚、帕劳、萨摩亚和图瓦卢等许多太平洋岛国。

还有一些国家,新冠病毒已经得到控制,社区传播(如果有的话)很少。例如澳大利亚、新西兰、越南和新加坡。

来自这些国家的人无论是否接种了疫苗,入境澳大利亚之后的传染风险都很小,不需要进行隔离。对其他国家来说,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们当下的疫情状况。

一些组织已经为不同的国家或司法辖区制定了新冠风险评级。例如,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ECDC)将每个欧洲国家的新冠疫情分类评级为“稳定”、“令人关切”或“严重关切”。

这些风险评估以各国14天新冠病例通报率、检测阳性的比例和死亡率等因素为依据。

显然,来自高风险地区或国家的人在入境后仍需隔离,除非他们已经接种疫苗。澳大利亚可能会开发一个类似ECDC的评级系统来简化这些决策。

入境前检测

现在许多国家要求访客入境前提供新冠检测阴性证明。例如,西班牙要求在旅行前72小时内进行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检测阴性。

类似地,一些航空公司,如阿联酋航空和阿提哈德航空,也要求在旅行前进行新冠病毒测试。

在机场入境处或过境点进行快速抗原检测也是有意义的。尽管不像PCR检测那样准确,但这些检测将再次排查旅行者在前往目的地的途中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

即使接种了疫苗,检测仍然很重要,因为接种疫苗无法保证乘客没受到感染或不具有传染性。

检测证明和护照

新冠疫苗一旦推广,各国和航空公司很可能会要求游客出示疫苗接种证明。

澳航(Qantas)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Alan Joyce)建议,从明年开始,所有搭乘澳航国际航班的乘客都需要持有新冠疫苗接种证书。

世界各地也有许多组织正在研制免疫护照和追踪旅行者病毒状态的技术

例如,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正在开发一种数字健康通行证,记录检测和疫苗接种状况。

一旦疫苗接种顺利进行,明年下半年可能会恢复全球范围内的跨国旅行。

能够再次跨国旅行将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但是,无论我们去哪里,即使有了疫苗,也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让旅行恢复到疫情之前那样。

艾德里安·伊斯特曼(Adrian Esterman)是南澳大学生物统计和流行病学教授。原文刊登于《对话》(The Conversation)。

相关英文文章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0-12-04/vaccine-will-game-changer-international-travel-not-everything/12952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