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选品

洛伊华人调查数据的背后:澳洲华人社区的多元性

澳中关系恶化下,澳大利亚华人如何看待中国、不同政治体制与媒体。澳大利亚知名的外交政策智库洛伊研究院对华人社区做了问卷调查和小组访问。
澳中关系恶化下,澳大利亚华人如何看待中国影响力、不同政治体制与媒体对中国的报道。(

(ABC News: GFX/Jarrod Fankhauser)

)

上个星期,澳大利亚知名的外交政策智库洛伊研究院(Lowy Institute)公布了一份对澳大利亚华人社区所做的问卷调查的结果。

洛伊研究院研究员徐元敬博士、澳大利亚一家独立资深社会调研机构创办人Isabel Zhang和前香港记者,澳港联代表Jane Poon女士参与直播.
洛伊研究院研究员徐元敬博士、澳大利亚一家独立资深社会调研机构创办人Isabel Zhang和前香港记者、澳港联代表Jane Poon女士参与讨论。(

ABC中文

)

该调查问卷对人口组成按比例样本中1040名自称具有华人血统的居住在澳大利亚的成年人进行,调查进行时间是2020年11月10日至30日。

在其中最主要的调查样本的944个回覆中,用英文回覆的为15.1%,繁体中文11.7%,简体中文73.2%。

同期进行的调查中的更广泛的澳大利亚人为调查样本中的3029名随即抽取的成年人。

该调查涉及多方面的议题,例如歧视、对中国的看法、对澳大利亚中文媒体的使用和看法、对政治体制的看法、对中国影响力的看法等等。

其中,澳大利亚华人对于中国以及民主制度的认同和其他更广泛的澳大利亚人群体之间产生很大的落差。

在3月10日播出的ABC中文网络互动《直播澳洲》节目中,该报告的作者之一、来自台湾的徐元敬博士以及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嘉宾对这一现象进行了讨论和分析。

香港移民社区的不同看法

该报告显示,只有不到一半(46%)的华人受访者对中国政府影响澳大利亚政治感到担忧,相较之下,更广泛的澳大利亚人有82%表示担忧。

洛伊报告发现澳洲华人洛伊报告发现澳洲华人认为中国在澳大利亚影响力远低于其他社区对中影响力的担忧。认为中国在澳大利亚影响力远低于其他社区对中影响力的担忧。

华人群体对于中国政府的信任度也很高。72%的华人受访者相信中国在世界上的行为会更加负责,相较之下,更广泛的澳大利亚人中只有23%这么认为。

来自香港的澳大利亚维港协会主席Jane Poon对这份调查的结果不以为然,她认为报告中华人的观点没有反映出香港移民社区的看法。

她说:“我们香港人社区对这个报告有点意见。因为它的采样有一部分是香港人。报告的结果和香港人社区的综合印象有很大的落差。”

“在政治和经济方面中国是不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伙伴,可能我们香港人社区有很不一样的意见。这份报告不是很能反映我们社区的感觉,”她说。

“香港人社区会觉得我们的看法和澳大利亚大众差不多。”

新冠疫情影响民主认同

华人受访者和更广泛的澳大利亚人在民主认同度上也出现了差异。

洛伊报告发现澳洲华人对民主政体看法不一。

71%的澳大利亚人认为民主政体比其他政治制度好,但是华人的比例只有36%。另有41%的受访华人表示,在某些情况下,非民主政体可能会更好。

对于政体的看法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43%的华人受访者会因此更加倾向于中国的政体,不喜欢中国政体的更广泛澳大利亚人受访者则高达68%。

洛伊报告发现新冠疫情后,澳洲华人对中国制度看法更正面。

洛伊研究院公众观点与外交政策项目研究员徐元敬博士介绍说:“有大量的研究表明,离开专制国家到稳定民主国家生活的移民,并不觉得民主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新冠疫情之后,中国在控制疫情上有些成就,采访对象对于中国的政治制度会有同理心,”她说。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Play Video. Duration: 2 minutes 46 seconds

悉尼华人华萍说她虽只移民澳洲五年,却深深爱上了这个国家。(ABC中文)

墨尔本一家独立研究咨询机构的创办人Isabel Zhang出生于中国,在移民澳大利亚之前曾经在马来西亚、新加坡学习工作多年。

她在节目中指出,新冠疫情使得各种政治体制之间有了比较的机会。

她说:“现在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我觉得大家可以把不同的政治体系放在一个比较客观的角度进行比较。每个体系都有好和不好的地方。”

“我们谈论政治体系,以前‘不是左就是右,不是对就是错’,这件事情之后,大众对于社会政治体系的认知有更多转变和更多了解。”

Isabel认为,“新冠疫情是一个世界危机,但是在非民主的体制下好像反而治理控制的更有效率,对人民更有好处。”

Jane表示不认同。

“我不同意中国处理的比较好,不同意因为他们是专制体制所以控制得好。他们有很多不透明的地方,我们根本不知道里面在发生什么事,”她说。

“民主社会整体上是透明的,做错或者做对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不民主的社会我们完全不知道状况。所以这是一个错误的印象。”

徐元敬博士六岁从台湾移民到澳大利亚,她认为,调查对象的背景可能会造成意见的不同,移民时间越久的人和澳大利亚社会政体认知就会更加趋同。

“第二代移民的想法跟自己的父母亲会不一样,要经过两代人才能把看法改变。所以新移民对于民主的看法可能跟一般的澳大利亚人不一样。”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Play Video. Duration: 1 minute 34 seconds

于海青教授认为主流对华人社区的了解是片面的(ABC中文)

澳大利亚媒体如何报道中国

对于华人为什么对于中国及其政体的看法与更广泛的澳大利亚人群体有差异,Isabel认为“主流社区的态度和主流媒体的宣传有很大的联系”。

“我觉得在过去一年各大主流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是比较负面的,”她说。

Isabel的看法在洛伊研究院的报告中得到了印证。

徐元敬博士说:“一般的华人认为澳大利亚的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过于偏见。微信是非常受欢迎的媒体,是某些人是主要的新闻来源。”

报告显示,至少一半的华裔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太过负面,而持有类似观点的更广泛澳大利亚人受访者只有26%。

洛伊报告发现澳洲华人认为西方媒体对中国报导过于负面。

曾经担任过记者的Jane则从另一个方面分析为什么华人对于中国的看法会更好。

“我觉得需要深入去看为什么在华人社区看法和主流社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她认为澳大利亚的中文媒体把中国的负面新闻都拿掉的处理手法影响了华人群体的看法。

“我非常同意去年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ASPI)一篇关于中文媒体的报告,中文的社交媒体和中文媒体造成了华人对于中国的了解是片面的。”

Jane说:“微信是一个主要的媒介,微信脸书还有其他的社交媒体都有假新闻的问题。”

“澳大利亚是言论自由的地方,但是现在看起来社交媒体公司是有权力去审查言论的,而且他们审查的标准是不透明的,政府也管不了。这是否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洛伊研究所报告里面华人的认知和大部分澳大利亚人之间存在的落差。”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Play Video. Duration: 2 minutes 1 second

洛伊研究院有关澳大利亚华人的调查曾出炉(ABC中文)

Isabel则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对中国的报道“非常负面”,“非常不中立”。

“无论来自中国、香港、台湾还是马来西亚的华人社区,这些报道都会带来很负面的影响,这对我们在澳华人是一种非常不好的事情,”她说。

Jane则对澳大利亚媒体关于中国事务报道的公正性给予了肯定。

“媒体本身是要报道新闻故事,并不是看故事正面或者负面。”

她说:“我想澳大利亚媒体还是以很负责任的态度在处理中国的报道。记者是尽量平衡报道。故事在哪里,负责的人就是要报道这个故事,并不是突出负面新闻。问题是为什么有那么负面的故事是关于华人或者是关于中国的。”

除了媒体的影响,Isabel认为华人群体的文化特质也让他们在面对中国和政体这类政治问题的时候显得更加内敛和含蓄。

“包括大陆移民在内的很多华人并不希望卷入政治讨论去选边站。在一个全新的政治和社会体系,大家都是过自己的小日子。”

ABC中文网络互动节目《直播澳洲》澳东时间每周三下午五点在ABC中文YouTube频道Facebook播出,就澳大利亚社会和华人社区的热点和争议话题展开讨论。对于这档节目您有何意见或建议?欢迎通过Chinese@abc.net.au邮箱与我们联系。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3-12/australia-live:-lowy-institute-report-on-chinese-community/13241988

跨境电商选品

微信号报道华裔警员接种后疑现不良反应 卫生部称对疫苗安全有信心

两位医疗工作者戴着口罩和穿着防护服,用检查疫苗针头,
墨尔本西部Barwon Health的医务人员在施打疫苗前检查针头。(

ABC News: Daniel Miles

)

近日,有澳大利亚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称一名新州华裔警员接种疫苗后怀疑出现不良反应,还说“隔日口吐鲜血”。

文章引述该警员的话称“真的不想打,这就是当小白鼠”。

该文在其中一个发布平台“今日墨尔本”已经有3.2万的阅读。

该文同时还报道另一名华人女子接种完的感受,称“不疼”,“没有不适”。

“今日悉尼”网站报道截图
“今日悉尼”网站报道截图

据这篇2月26日发布在“今日悉尼”与“今日墨尔本”的文章称,新州一名华裔警员在2月22日于悉尼皇家阿尔弗雷德王子医院(Royal Prince Alfred Hospital)接种第一剂辉瑞疫苗。

文章描述道,该警员接种后次日“感觉口中有血腥味,吐出发现有血”,但是“不知道是牙出血,还是嘴巴出血,可能是打疫苗引起的,也可能是心理作用”。

ABC中文向“今日悉尼”求证该文作者如何核实此事,“今日悉尼”回应称该受访者确有其人,其记者也查阅了受访者的疫苗接种记录。

ABC中文要求采访该警员,但是采访请求遭到拒绝。 

卫生部:若出现副作用应立即求医

A close up shot shows the label on the vial.
辉瑞疫苗于上周开始推广,阿斯利康疫苗将紧随其后。(

Reuters: Andreas Gebert

)

ABC中文就此事向新州卫生部请求置评,其发言人并未直接回应这篇文章提到的警员的个例,但是表示对新冠疫苗的安全和效力有信心。 

该发言人表示,澳大利亚批准接种的疫苗都经过安全性和效力评估,得到澳大利亚医疗用品管理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TGA)批准后才投入使用。 

发言人表示,截至2月28日,新州有超过一万人接种了第一剂辉瑞疫苗。 

TGA在对辉瑞疫苗进行了彻底和独立的审查,认为该疫苗符合所要求的高安全性、有效性和质量标准。

TGA也在对已接种疫苗的人士进行安全监控,包括向他们发短信询问是否出现副作用。

TGA将疫苗接种后出现副作用描述为“你的身体正在建立保护的正常迹象”。

接种新冠疫苗后常见的副作用包括:

  • 手臂(接种处)疼痛和肿胀
  • 疲劳
  • 头痛
  • 发烧
  • 发冷

疫苗接种导致严重副作用的例子很少,但这种现象有时会在疫苗或药物在社区推广并在数百万人身上测试后出现。

迄今为止,新冠疫苗接种后报告严重副作用的病例很少,但有一些严重(可治疗的)过敏反应的案例。若对疫苗过敏,过敏症状会在注射后15分内出现。

卫生当局估计,anaphylaxis,即最严重的过敏反应,其发生率约为每100万剂疫苗中有11例,是“极其罕见”的。

已接种疫苗的人士也可通过政府网站对任何出现的副作用进行反馈。若接种疫苗后出现强烈副作用,应尽早告知医生或拨打000。

新州卫生部有专家就疫苗副作用为临床医生提供指导,并会检查这些可能由疫苗引起的症状。 

联邦政府也在网站开设疫苗副作用自查平台,供民众使用。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3-04/what-side-effects-do-we-expect-after-the-jab/13210276

跨境电商选品

分析:西方在疫情面前“溃不成军” 中国趁势问鼎全球领导力

习近平与李克强
习近平宣布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战胜了贫困。(

AP: Mark Schiefelbein

)

好吧,习近平彻底根除了中国的贫困问题。

中国国家主席本周宣布中国的脱贫战“全面获胜”,中国共产党党媒《环球时报》称之为“了不起的人间奇迹”。

这种宣传论调很容易遭人嗤之以鼻,但却不容小觑。中国的减贫成效着实显著。

三十年来,近14亿中国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几何时,中国是个连吃饱饭都成问题的国家,而现如今已一跃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即将取代美国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经济体。

我们是如何走到今天这步田地的?

习近平的生平为我们讲述了其中的缘由。习近平出生于1953年,当时距离共产党取得革命胜利还没有几年。到50年代末,中国突然陷入了饥荒,最终导致多达4000万人死亡。

从60年代中期开始浩浩荡荡的“文化大革命”彻底颠覆了习近平的生活。

共产主义革命英雄毛泽东开创了“新中国”,后来的领导人邓小平开启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启动了中国经济的向前发展,现任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目标则是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A child and his grandparents take a souvenir picture in front of the Tiananmen Gate. The grandmother waves a Chinese flag.
中国共产党让数亿人摆脱了贫困。(

Reuters: Kim Kyung-Hoon, file

)

习近平是个蛮横的独裁者,他将对手一一送进监狱,无情打压反对他的任何声音,但他实现了国家的强大并正在扩大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

不失信于穷苦阶级至关重要;这是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的来源。共产党会让人民富起来,但不会给人民自由。

目前,习近平正在破除旧有规则,颠覆国际秩序: 中国接受了市场改革,但拒绝了政治自由主义和民主。但胜利的天平正向他倾倒。

相比之下,民主则出现了衰退。十多年来,民主在全球范围内不断衰败。民主已被蛊惑煽动者和民粹主义者裹挟;民众对政府机构失去了信心。日益加剧的不平等、腐败,以及“富人越富”的自私精英阶层对权力的垄断都揭示出民主只是虚有其表。

在与美国的正面较量中,习近平领导下的的中国似乎更加稳定和安全,而美国则是新冠肆虐,种族分裂,毒品成瘾,枪支犯罪猖獗。无权无势的下层阶级愤懑不已,美国在特朗普的执政下显得摇摇欲坠。

Police stand in front of the Capitol in Washington in a cloud of gas.
比起四分五裂的美国,中国越来越像一个更加稳定和繁荣的国家。(

AP: Julio Cortez

)

美国是西方的“前车之鉴”

美国所经历的一切,我们所谓的“西方”也如出一辙。

仅占世界20%的人口主宰着全球政治秩序。西方是通过殖民和剥夺其他民族输出自己的专横霸权以及让世界确实变得更加富裕来实现这一点的。

但这从来都不是可持续的,我们正在为此付出代价——环境退化、社会疏离、社区空心化、颓废失业的青年一代,以及远见的缺失。

像美国总统乔·拜登这样的领导人只能高调地喊喊团结和希望的空话,不仅脱离现实,也无法取信于民。

西方在道德领导力的自我考验中败下阵来。

哲学家赫伯特·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预见到了这一点。50多年前,他警告说,西方已经“沉沦”:

“…..他们生产并不道德地展示数量富足到令人窒息的各种商品,同时剥夺其国外受害者的生活必需品,乃下流;他们往自己和垃圾桶里塞满东西,却在侵略的战场上毒害和焚烧稀缺食物,乃下流;他们的政客和艺人言语和笑容里尽是下流;这种下流还存在于他们的祷告中、无知中,及其知识分子的智慧中。

“邪恶的道德败坏”

环顾当今世界,试图否认马尔库塞是错的。我们正在经历一场邪恶的道德败坏。在一个有足够食物养活每个人的世界里,联合国警告说,世界正处于大规模饥饿和饥荒的边缘。

七亿多人没有足够的食物。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称饥饿是“一种暴行……一个社会良心一大缺口”。

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主任大卫·比斯利(David Beasley)警告说,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我们可能会面临多个巨大规模的饥荒”。

哪些国家风险最大?都不是西方国家。这些国家是也门、刚果、阿富汗、埃塞俄比亚、南苏丹、尼日利亚和海地。

当西方国家扔掉食物的时候,在其他国家正在挨饿的。与此同时,西方国家还在为另一场世界危机储备疫苗: 新冠疫情。

仅占世界16%的人口购买了全球60%以上的疫苗供应

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称这种疫苗民族主义是“极度不公平的”。他称这是“全球社会面临的最大的道德考验”。

但这不是对“全球社会”的考验,而是对富裕的西方国家的考验,这也是西方没能通过的一项考验: 在贫穷国家遭受苦难的时候,西方国家却只顾自己。

疫苗外交

习近平感觉到机会来了。中国目前向27个国家出口其疫苗: 绝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这对习近平来说是一次软实力的上位,不仅扩大了中国的影响力,同时也对世界有益。

从新冠疫情到气候变化再到国际贸易和全球化,习近平正试图将中国呈现为一个负责任的全球大国。当然,他违反规则是为了自身利益,在国内侵犯人权(具体来说就是,被描述为对维吾尔穆斯林的种族灭绝或种族清洗),但西方自身的伪善使其对习近平的批评底气不足。

A container labelled
上周一批20万剂中国科兴生物疫苗运抵曼谷。(

Reuters: Athit Perawongmetha

)

马尔库塞说,公司资本主义让个人成为作茧自缚的可怜虫。人们深陷于一个可以获得幸福,但得以牺牲他人为代价的机制当中,得用服从和顺从才能换取幸福。。

“一个人的幸福必须与建立在另一个人的痛苦之上,”他写道。

他说,答案是让人们“自由思考”;“他们无法救赎那些反人类罪,但会自由地去阻止这些罪行”。

自由主义和民主要想生存,西方需要正视自身的历史——它对普遍主义的假设、例外主义的危险以及自身道德和政治衰败。

与此同时,习近平宣布战胜了贫困,加倍实施暴政,并在当今这个越来越不相信西方所展示出来的最好的一面的世界中,加倍输出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如果中国真的推翻了西方主导的全球秩序,那不一定是因为中国做得更好——而是因为西方自身深陷堕落的深渊。 

相关英文文章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3-03/as-china-rises-west-moral-leadership-crisis-covid/13212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