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选品

关于中国发射“天和”核心舱 你需要知道这些

China space
“天和”核心舱是中国空间站发射入轨的首个舱段,也是中国自主研制的规模最大、系统最复杂的航天器。(

AP via Xinhua

)

北京时间4月29日,中国将名为“天和”的载人空间站核心舱送入预定轨道,迈出了永久空间站建造工作的第一步。

“天和”核心舱是中国空间站发射入轨的首个舱段,也是中国自主研制的规模最大、系统最复杂的航天器,起飞质量达到22.5吨。

中国媒体引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专家的话称,天和核心舱体积庞大,直径为4.2米,大于火车车厢。其竖立后的高度为16.6米,超过五层楼,体积大于人类目前唯一的空间站——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的任何一个舱段。

空间站建设就像搭积木,但在率先进入轨道的“积木”中,核心舱最重要。其它“积木”——功能舱室都要围绕核心舱来进行设计。

可自主飞行的核心舱是载人空间站的管理和控制中心,负责空间站的电源电路、环境控制以及生命保障,也是宇航员的主要长期生活场所。

The 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in orbit above the Earth, with solar panels unfurled, as seen from another craft
太空中的国际空间站。根据中国提供的数据,天和核心舱虽然质量为20吨,但体积比国际空间站的任何一个舱段都大。(

NASA

)

按照计划,“天和”核心舱还将迎来“天舟”货运飞船和“神州”载人飞船,并在2022年时与当年发射的空间站模块——“问天”、“梦天”实验舱对接,组成长期在轨道运行的“T”字形永久空间站——“天宫”空间站。

中国2022年建成空间站意义何在?

中国在2019年成为了第一个将无人探测器送至月球背面的国家。但在这场太空竞赛中,中国从未被邀请进入国际空间站项目。

这是因为美国法律禁止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与中国政府合作,而中国近年来一直在大力发展太空探索,力求在2030年成为太空大国。

对中国来说,建造空间站无疑是这一过程中的重要一步。

Chinese flag on moon
建造空间站是中国实现载人登月、火星探测等深空探测的技术基石。(

Supplied: Miss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o the EU Twitter account

)

目前,“天和”核心舱的设计载员是三人,但“天宫”空间站最终建成后可容纳六名宇航员。

据中国专家表示,最终建成的天宫空间站在轨运行时间至少为10年,并可通过维修维护等手段延长使用寿命。

“天和”核心舱发射成功后,官媒新华社引述习近平的发言,称中国的空间站和太空实验室建造是“建设科技强国、航天强国的重要引领性工程”。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董事长雷凡培则在几年前就表示,到2024年国际空间站退役时,中国将成为继俄罗斯之后,以一国之力独自完成空间站建设的国家,也可能是那时全球唯一拥有空间站的国家。

官媒人民日报表示,建造空间站是进一步实现载人登月、火星探测等深空探测的技术“基石”。

 Tianhe, on the the Long March-5B Y2 rocket is moved to the launching area of the Wenchang Spacecraft Launch Site.
中国用最大的运载火箭“长征5B”将“天和”核心舱发射升空(

AP: Guo Wenbin/Xinhua 

)

而就在今年三月,俄罗斯与中国签署了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谅解备忘录,联合建设的这个科研站将设在月球表面或月球轨道上,成为长期自主运行的综合性科学实验基地。

此前,俄罗斯则对美国领导的“阿尔忒弥斯”(Artemis)月球探索计划提出批评。

观察人士认为,中俄联手探月是因为俄罗斯要重建昔日航天大国的辉煌,中国要赶超美国在太空领域的优势。

“天宫一号”、“二号”与“天宫”空间站

按照中国媒体的解释,“天宫一号”、“二号”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空间站,只是空间实验室。两者属于试验性的空间站,是建造永久空间站的重要前提和技术保障,并分别于2018年和2019年返回地球。

以“天宫一号”为例,与真正的空间站相比,该飞行器的对接口少,只有一个;寿命短,设计寿命为两年;宇航员在其中驻留的时间也短。此后,进入太空的“天宫二号”比“天宫一号”有许多改进,但依然不属于空间站的范畴。

An artist's depiction of the Chinese space lab Tiangong-1.
只有一个对接口,质量只有八吨的天宫一号只是简易的试验性空间站,供宇航员短期驻留。(

Supplied: CMSE

)

真正意义上的永久空间站,至少要有两个对接口,可以同时对接载人空间飞行器、货运飞船或实验舱。有人将其比作电脑上的USB接口,接口越多,可外接的设备越多,电脑的用途也就越广泛,更便于使用。

宇航员在真正的空间站内居留时,多工作生活三个月以上,而不是在试验性空间站内的短短十几天或几十天。

此外,对试验性空间站来说,燃料和消耗品原则上要一次带足,空间站则可利用货运飞船多次补给,设备出现问题也可以由宇航员进行维修。

而“天宫一号”等试验性空间站就像一次性照相机,成本较低,但用后即弃,无法二次使用,也不能拆开维修。

中国载人航天计划三部曲

发射“天和”核心舱是中国向太空发展的重要一步,也意味着中国载人航天计划“三部曲”的终章。

1992 年9月21日,中国政府批准了代号“921工程”的载人航天计划,确立了“三步走”的战略。第一步,就是通过飞船将宇航员送入太空,并在太空进行一些实验。

2003年至2005年,“神舟”系列飞船搭载杨利伟、费俊龙、聂海胜等宇航员进入太空,完成了这一步的目标。

第二步,是掌握空间站建设的一些关键技术,让宇航员能够出舱活动、实现空间飞行器的交会对接,发射空间试验室,解决有一定规模的、短期有人照料的空间应用问题。

据中国科学院应用工程与技术中心网站信息,“神舟七号”飞行任务标志着中国掌握了宇航员在太空出舱活动的关键技术。“天宫一号”与“神舟九号”对接成功则意味着中国掌握了交会对接的技术。

第三步,就是建造大型永久空间站,解决有较大规模的、长期有人照料的空间应用问题。“天和”核心舱正是这个阶段的关键。

中国航天专家表示,天宫空间站正式投入使用前,中国还会实施11次太空飞行任务,分别为三次空间站舱段的发射、四次货运飞船发射和四次载人飞船发射,于2022年完成空间站的在轨建造。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4-30/space-station-and-china-s-space-ambitious/100108632

跨境电商选品

印尼潜艇或由海底强烈内波运动击中引发灾难

A man standing  by a boat silhouetted by a setting sun
印度尼西亚海军在巴厘岛附近海域搜寻失踪的潜艇。(

AP: Achmad Ibrahim

)

载有53人的印尼海军潜艇“南伽拉”号在一次例行训练演习中沉下巴厘岛海面时,可能被一股无形但强大的力量击中并被拖至深海。

印尼海军官员怀疑巴厘岛附近海域发生的内孤立波可能导致“南伽拉402号”潜艇沉没,船上53名船员丧生。

这艘潜艇沉入海底838米,是救援人员无法企及的深度。

随着船员的个人物品逐渐漂浮到海面以及船上的氧气供应慢慢减少,官员们说无人有生还的可能。

但是问题是:哪里出了问题?

关于这个有许多不同说法,但当局现在表示,有证据表明,就在上周三早上潜艇失踪的时候,巴厘岛海域发生了海底波浪——这种波浪可以在海面下产生强烈的垂直拉力。

潜艇当时正在穿过危险水域

巴厘岛和龙目岛(Lombok)之间的龙目海峡据说以几乎每两周产生一次强烈内波而闻名。

A satellite image of the sea with several islands
2016年,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卫星成功捕捉到了龙目海峡海洋非线性内孤立波的图像。(

NASA: Jeff Schmaltz, MODIS Land Rapid Response Team, NASA GSFC

)

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表示,势头凶猛的潮流、高低不平的海底以及一深一浅两个海峡之间的海水交换,三种因素在一起,“往往每隔14天就会结合起来,产生一股异常强大的潮汐流”。

印尼海军官员认为,这一自然现象比最近几天提出的其他说法更有可能是造成这一潜艇灾难的原因。

那么什么是内孤立波呢?

内波在海洋表面几乎察觉不到。但是在水下,它们可以到达高耸的高度。

A satellite image of ripples on the ocean's surface near Trinidad
内波看起来像海洋表面的波纹,就像美国航空航天局在2013年拍摄的这张卫星图像显示的一样。(

Wikimedia Commons: NASA 

)

“南伽拉402号”潜艇的前指挥官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少将现任印尼海军的计划与预算助理。他说,内波实际上是“一股强大的水流,可以垂直拖动潜艇,使其下沉得更快”。

“我们的怀疑来自自然条件。因为当时巴厘岛北部发生了内孤立波,”他本周告诉印尼媒体。

事实上,海军官员说,来自日本“向日葵八号”卫星和欧洲“哨兵”卫星的图像显示,在“南伽拉402号”潜艇沉没时,当时那里发生了巨大的水下波。

“它从底部向北移动,那里两座山之间有一条海沟,”印尼海军司令部和参谋学院指挥官伊旺·伊斯努万托少将(Iwan Isnurwanto)说。

“海浪(速度)约为两海里,水量约为200万至400万立升。”

伊旺少将解释说,内波可能会使船员在面对自然时束手无策。

“这是自然的意志,”他说。

“很有可能事情就是这样。”

其他说法包括导弹袭击、遭遇停电和潜艇超载

关于潜艇发生了什么的其它说法也浮出水面。

Men in navy attire sit together. One points at items from a submarine in the foreground.
在一次搜索行动中,海里发现了潜艇残骸。(

AP: Firdia Lisnawati

)

一些人认为这艘潜艇被某艘外国船只的导弹击中,甚至经历了停电。

但海军官员表示,这艘潜艇在开始下沉进行鱼雷训练时仍能被检测到,并且“灯亮着”——这意味着停电是罪魁祸首的可能性很小。

他们还否认潜艇超载,这种说法是因为船上有53名船员,但只有34张床,官员反驳说,船员分成三个轮班,轮流睡觉。

“这艘潜艇最初是为33名人员设计的,后来进行了现代化改造,以满足我们船上50名人员的需求,”伊旺少将说。

官员们说,潜艇还被设计成可以携带多达八枚鱼雷——每枚重约一吨——但在灾难发生时只有四枚。

许多其他专家指出,裂纹或腐蚀造成的金属疲劳,以及潜艇的年龄,是更可能的原因。“南伽拉402号”潜艇建于1978年,最近一次大修是在2012年,差不多十年前。

On an overcast day, you view a black submarine breaking the waterline with its periscope and radio antennas.
重达1395吨的南伽拉402号潜艇于1978年在德国建造。(

Supplied: Indonesian Navy

)

它本应在去年进行另一次整修,但由于疫情大流行而推迟了。

已经退休的澳大利亚詹姆斯·戈德里克少将(James Goldrick)说,“重大故障”是这艘潜艇沉没最可能的解释。

“原因可能包括导致一个或多个隔间发生灾难性洪水的材料或机械故障,”他于本周在《对话》网站上发表文章写道。

“潜艇不需要失去多少浮力就会失去对下潜深度的控制。

“可能发生了火灾,这是潜艇艇员在封闭环境中特别害怕的事情。或者可能是人为失误。”

但是除了从海底打捞回潜艇或其部件,调查人员可能永远无法确定这场悲剧发生的确切原因。

印尼能从海底打捞出这艘潜艇吗?

四月21日凌晨四点左右,南伽拉402号潜艇失去了与海军当局的联系,之前它刚刚获准下潜进行鱼雷发射演习。

几个小时后,搜救船只和一架直升机报告了该地区出现浮油以及有柴油的味道。

Oil slicks are seen in the ocean from an aerial view.
潜艇遇到麻烦几个小时后,海面上出现了浮油。(

AP: Eric Ireng

)

几天来,来自世界各地的船只参加了大规模的搜索,直到周六在巴厘海发现了失踪潜艇上的一些物体浮上海面,包括祈祷垫、鱼雷发射装置的一部分和潜艇潜望镜用的油。

水下扫描证实该潜艇已经沉入838米的深度,并断裂为至少三部分——船壳、船身主要部分和船尾。

一个遥控摄像机拍摄下了该潜艇在海底的最终落脚点。

印尼军方目前正在努力解决如何——或者是否——他们可以从这样一个深度打捞上这艘潜艇,考虑到这样一项任务的后勤和巨大费用。

A grainy image of submarine wreckage underwater
潜艇残骸现在位于海底800多米处。(

AP: Indonesian Navy

)

戈德里克少将说,从比“南伽拉402号”潜艇更深的地方打捞至少潜艇的一部分是有先例的。

“美国1974年代号为亚速尔安项目(Project Azorian)的任务涉及[从更深的海底]秘密回收一艘沉没的苏联导弹潜艇的大型部件,”他在提到“K-129号”潜艇的沉没时说。

“然而,从800多米深的地方将大约1300吨金属打捞出海面仍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寻找船员遗骸的可能性

印尼军事和海洋专家说,南伽拉号位于海底的深度和它断裂为几个部分,意味着只有几个可行的选择来打捞潜艇。

Two women in blue face masks and veils cry while hugging each other
潜艇船员的家属希望他们的尸体被打捞上来。(

Antara Foto via Reuters: Didik Suhartono

)

他们可以将装有空气或浮力液体的管子或气球连接到船体上,或者用起重机或驳船上的钢缆将潜艇提升出水,就像打捞库尔斯克号一样。当年118名船员在“库尔斯克”号沉船事件中丧生。

但这两种选择费用都很高昂,后勤上的难度令人望而生畏,并且需要大量使用遥控车辆。

打捞潜艇的前部也可能给救援队带来风险,因为他们必须处理鱼雷中的炸药,而这些东西也可能已被损坏。

目前,海军正专注于打捞较小的物品,使用一种可以打捞重达150公斤物体的遥控车辆。

53名遇难船员的家属要求海军至少将他们亲人的遗骸打捞上来供妥善埋葬,即使潜艇无法打捞。

可悲的现实是,正如一些印尼媒体所暗示的那样,这53名船员将永远留在海底进行“永恒巡逻”。

Flowers and petals with names of the sunken KRI Nanggala-402 submarine crew members were released in the water.
人们将写有沉没潜艇上船员名字的鲜花和花瓣撒入海中凭吊遇难者。(

Reuters: Antara Foto/Fikri Yusuf

)

相关英文文章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4-30/indonesian-submarine-may-have-been-hit-by-internal-wave/100108216

跨境电商选品

距离开幕还有85天 东京奥运还能否如期举行?

Japanese people sitting in a park under pink cherry blossom trees
东京的樱花在三月中旬绽放后,病毒传染率一直稳步上升。本周,日本全国记录了3.4万例新增病例。

距离奥运会还有不到90天的时间,东京再次陷入新冠疫情紧急状态。

本周,日本新冠病毒死亡人数突破1万人大关,只有不到1%的人口完成了疫苗接种,数千名新冠患者正等待入院就医。

一个月前,日本首相菅义伟一再承诺,要把奥运会作为“战胜新冠病毒的证明”。

各主办方也一如既往信心满满,称奥运会将于7月23日如期举行。

他们一直在进行试验工作,从新冠应对措施到运动员将走哪条具体路线以减少各处场所内的接触,所有事项都在测试范围内。

他们更新了安全准则,认为这是安全举办所有赛事的关键。

具体做法有:

  • 外国运动员必须在出发前96小时内进行两次核酸检测,抵达日本后在机场再接受一次检测
  • 一旦抵达日本,他们可能要每天接受检测;为了使他们能立即接受训练,无需接受14天的隔离
  • 外国运动员只能进入奥运村、训练和比赛场地

日本政府携东京政府、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会和奥运会主办方在一份联合声明中称:“这些措施基于科学,得益于新冠疫情蔓延期间积累的知识。”

“除了在社会上贯彻最有效方法,如戴口罩、保持个人卫生和社交距离外,他们还借鉴了疫情期间在世界各地举行的数百场体育赛事的经验,这些平安举办的赛事,对参与者和当地居民造成的风险极低。”

日本的第四波疫情让筹备工作变得愈发困难,一些运动员越来越焦虑。

运动员因错失比赛“倍感崩溃”

本周末,奥运会跳水资格赛将在东京举行,但澳大利亚的运动员无法到场。

Swimmers jumping into an indoor pool
东京举办了残奥会游泳测试项目,以确认防堵病毒措施的是否奏效。(

ABC News: Jake Sturmer

)

澳大利亚跳水协会(Diving Australia)表示,由于日本的新冠疫情太不安全而令运动员无法承担出行的风险。

这使得澳大利亚在东京奥运会上失去了五个参赛位置,更不用说要卫冕奥运会铜牌了。

运动员们在社交媒体上抨击国际泳联(FINA)推进这项赛事。

澳大利亚在跳水项目上仍有七个个人参赛资格,而澳大利亚跳水协会希望他们以及所有澳大利亚运动员在奥运会开始前都能接种疫苗。因此,东京奥运会可能将如期举行。

The Olympic Village in Tokyo
运动员在不参加比赛或训练时,将留在奥运村内。

他们抵达日本后会是何番景象,那是另一回事。

现在仍有许多问题悬而未决,其中包括开幕式将如何进行。

开幕式只会有一名旗手和几名运动员吗?会有粉丝在体育场呐喊助威吗?

日本奥组委主席、前奥运选手桥本圣子表示,她希望奥运会能在这样的困难时期给人带来希望。

“除了圣火传递的火炬手和观众外,还有正在训练的奥运会和残奥会运动员,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我发现事实上有这么多人期待着今年的夏季奥运会。”

“另一方面,也有人对举办整个奥运会感到担忧和焦虑,两方面都是真的,所以在场馆容量方面,我们需要面对有利和不利两个方面。”

主办方表示,他们将等到6月份才会决定国内观众的问题。今年早些时候,他们决定禁止外国观众在现场观赛。

无与伦比的奥运会规模

奥运会主办方已经对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举办一些赛事有所准备。此前,几个城市的新冠疫情迫使他们取消了在公路上举行的火炬传递。

Chairs in an empty stadium
本周末,东京将举办奥运会跳水资格赛,但澳大利亚运动员会缺席。(

ABC News: Jake Sturmer

)

但在超过30天的接连不断活动中,日本17个县仅有1例新冠病例,数千名参与者和工作人员参加了有关活动。

组织者对此感到很满意。

他们表示,自2020年9月以来,已经安全地举办了270多项大型国际体育比赛,没有一场赛事出现了超级传播者。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表示:“日本人的精神备受推崇,因为日本人民在历史上一直表现出的就是这种在困难时期不屈不挠的精神。”

“正因为日本人有这种逆水行舟的能力,才有可能在这种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举办奥运会。”

A crowded Japanese crossing in glowing afternoon sunlight
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日本人认为奥运会应该推迟甚至取消。 (

ABC News: Jake Sturmer

)

然而,那些举办过的赛事还没有像奥运会和残奥会这样大的规模。

这正是医学专家担心的问题。

“我认为,在这个时候举办奥运会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政府健康小组顾问和田耕治(Koji Wada)教授说。

“这不仅仅是日本的情况,我认为世界各地的人都在想,‘为什么是现在办?’”

和田教授说,一些运动,比如高尔夫和网球,运动员可以保持安全距离。

他说:“他们已经在举办世界锦标赛了,可以采取一些对策。”

但他说,最大的问题是涉及身体接触的运动,类似的重大比赛近期没有举办。

Members of the Australian Olympic Team in their uniforms.
参加东京奥运会的澳大利亚代表团运动员及保障人员将在七月奥运开幕前优先接种疫苗。(

Supplied: Twitter – AUS Olympic Team

)

ABC曾六次询问澳大利亚外交和贸易部(DFAT),在日本新冠疫情不断恶化的情况下,该部是否对澳大利亚奥运选手的安全感到担忧。外交与贸易部并未回答ABC的提问。

和田耕治教授表示,他认为日本还有可能举办本届奥运会,支持一直付出艰辛、努力训练的运动员意义重大。

而对运动员和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来说,举办奥运会非常重要,但风险极大。

在上次奥运会之后的四年间(Olympic cycle),奥运会的转播权在国际奥委会的收入中差不多占了四分之三,约合51亿澳元。

现在,拥有转播权的各大电视网络的收入流已经因奥运延期而中断。

约有445万张比赛入场券卖给了在日本境内的居民,对东京奥组委来说,这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A row of people outside a building with Japanese writing on the side
尽管日本部分地区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但民众仍然可以外出就餐。(

ABC News: Jake Sturmer

)

但在目前,东京都政府和日本政府的首要任务是控制病毒传播。

现在日本部分地区进入紧急状态,但在日本采取的封锁限制措施与其他国家曾实施的那种极端封锁并不一样。

这是日本第三次实施紧急状态。咖啡馆和餐厅都不出售酒精饮料,但大家还可以坐在店内吃喝。

日本政府要求酒吧和卡拉OK等售卖酒精饮料的场所关门歇业。

日本各地的医院则在拼命减缓疫情传播的速度,面对的压力日益增加。

医院和奥组委都在努力寻找医务人员

在日本全国各地的医院内,工作人员都在拼命增加床位。 

在和田教授看来,目前东京的医院还有能力收治新冠患者。但他还表示,在今天开始的黄金周(Golden Week)假期期间,新增患者可能会让医院人满为患。

而在大阪,医院的床位极其有限。

“这种情况让医务人员感到心碎,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救回那些本来可以挽救的生命。

与此同时,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委会(东京2020奥组委)本周宣布,正在努力确保有500名护士可以在赛事期间提供医疗服务。事实证明,这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A group of doctors in a nurse's station in a Japanese hospital
东京2020奥组委希望能找到500名护士参与奥运期间的医疗服务工作(

Reuters: Issei Kato

)

东京2020奥组委表示,这样做不会以牺牲当地的医疗服务为代价。

“我认为,在东京的常规医疗系统资源紧张的情况下,还在日本举办奥运会很难得到人们的理解,”和田耕治教授说。

本周三,日本政府的顶级新冠病毒顾问尾身茂(Shigeru Omi)博士说,“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是病毒传染的情况和医疗系统面对的压力”。

“考虑到这些因素,现在是时候对如何处理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面临的问题做出决定了,”他对日本国会表示。

最终,东京2020奥组委希望能为奥运比赛场馆配备约一万名护士和医生。但医务工作者认为,找到这么多医护人员的难度极大,因为他们已经被疫情搞得疲惫不堪。

据信,奥组委正在努力工作,让东京的10家医院和外地的20家医院作为收治确诊的运动员和其他人员。

疫苗推广缓慢引发全国失望

许多国家都发生了新冠病毒爆炸性传播的情况。虽然日本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但政府因疫苗接种推广工作进展缓慢而招致严厉批评。日本的疫苗接种推广工作主要由地方政府负责。

A Japanese woman in a wheelchair bows with clasped hands to a doctor
日本于4月开始为老年人接种疫苗,但全国人口中只有1.5%的人接种了疫苗。(

Kyodo via Reuters

)

本月,日本开始为国内庞大的老年人口接种新冠疫苗,但全国1.26亿人口中只有约1.5%的人接种了疫苗。

人们甚至都不清楚,日本运动员是否能在奥运会开始前接种疫苗,更不用说到7月23日开幕式那天之前能有多少民众接种了。

日本政府强调要谨慎行事,建立民众对疫苗的信任,并希望在未来几周内能够提高接种率。

距东京奥运会开幕仅有85天,但日本政府仍需要做出巨大努力,说服日本人民相信这届奥运会能够,而且应该继续举办。

A street in Japan at night, with PM Yoshihide Suga speaking on a large TV above
日本首相菅义伟的公众支持率在今年下滑,可能难以连任。(

AP: Hiro Komae

)

政治成本也增加了。

在日本做的民意调查一直显示,大多数日本人不希望东京奥运会在今年举办。

今年,日本首相菅义伟必须宣布举行大选,而一边倒的民意对他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东京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结果有可能决定菅义伟的领导地位。一场安全举办且成功顺利的奥运会可以让他的地位得到巩固。

但一丝差池就会引发灾难性的后果。

The moon above the Tokyo city skyline at night
东京还有85天时间抗击疫情,迎接奥运会开幕。(

ABC News: Jake Sturmer

)

相关英文文章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4-30/japan-has-85-days-before-olympics-to-sort-covid-19-outbreak/100104718

跨境电商选品

澳洲公民成蕾与领事视讯 戴眼罩手铐被要求让家人封口

A woman wears a brown coat.
今年二月,中国当局以涉嫌“向海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正式逮捕了成蕾。(

Supplied

)

澳大利亚公民成蕾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因涉嫌泄露国家机密在中国被拘留。她告诉澳大利亚外交官,自己受到警告,让家人在媒体上对自己的案子缄口不提。

此前,成蕾是中国国家电视台记者和新闻节目主持人。被拘留后,她要见律师,但请求多次被拒,目前未受到指控就被关押在北京的一所监狱内。

她和另外两个人被关在一间牢房里,每月一次被带到另一个房间,与澳大利亚大使傅关汉(Graeme  Fletcher)或其他澳大利亚领事官员进行高度受控的视频通话。

本周,在最近的一次探视中,她被四名警卫带进房间,蒙着眼、戴着口罩和手铐,其中两名警卫身穿全套个人防护服。

从视频探视录像中看,当时她被要求坐在一把椅子上,膝盖上绑着木制的约束装置,之后被警卫摘掉眼罩和口罩,以便有关人士通过网络摄像头进行探视。

警卫严格控制着可以讨论的话题,但澳大利亚领事官员了解到,中国有关方面依然不让成蕾与在墨尔本的两个孩子通电话,他们分别为11岁和9岁。

A woman and two children
成蕾在中国被拘留期间,她的孩子仍留在澳大利亚。(

Supplied

)

之前,在三月份进行的探访中,也就是在她的家人打破沉默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7.30》时政节目采访几周后,成蕾告诉澳大利亚官员,“审讯中有人设好局一步步让她相信家人对媒体的讲话最终可能会对其案件产生负面影响”。

澳大利亚官员指出,“她谨慎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并没有就此事进一步表态”。

此前,成蕾在墨尔本的侄女路易莎·温(Louisa Wen)代表她的家人呼吁中国当局“表现出同情心”。

奇怪的微信帖子令人疑窦丛生

自今年二月证实成蕾因“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而接受调查以来,中国政府一直没有就此案提供其他细节。

官方媒体就这个简短的正式声明进行了报道。

A China woman and a Chinese man sitting at a table with the Shanghai skyline behind them
成蕾在上海采访美国评论员雷小山的照片,成蕾当时是中国官方媒体中国环球电视网英语频道的主持人。(

Supplied

)

但最近几个月,在微信平台的几个小公众号上出现了一系列的帖子和视频,谴责成蕾是“间谍”,这些帖子中关于成蕾的内容远比官方媒体提供的信息更为详细。

四月初,在一个由一名黑龙江女性注册的“北国小香瓜”微信公众号上,一篇文章详述了成蕾的生平经历,标题是:“名为中国央视主播,暗为他国间谍”。

作者深挖了成蕾在微信和脸书上发布的帖子,指责她在2020年初在脸书上表达了对其家人感染新冠风险的担忧是“两面派”,并称成蕾此举是批评中国遏制病毒的努力,是不爱国的表现。

这篇冗长的帖子还深挖了她的个人和职业生平,一些细节存在错误,另一些细节纯属捏造,帖子称“中国对你仁至义尽,你却反咬一口,末了,还甘当敌人工具,可悲可恨!”。

Vicky Xiuzhong Xu is an analyst at the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in Canberra.
澳大利亚记者许秀中也在微信上被批评。(

ABC News: Andrew Kennedy

)

今年早些时候,这一公众号还被用来谴责澳大利亚华人作家兼政治评论员许秀中是“汉奸”。

更多神秘帖子出现

在最初关于成蕾的帖子发布四天后,一个类似的微信号发布了另一篇内容差不多的帖子。这一公众号名为“电影369”(Movies 369),通常发布关于名人和电影的内容,关于成蕾的内容和这一惯例不太相符。

后来又出现了几个帖子,有些把基本细节都弄错了,包括她的名字。

过去一周,又有人发了一个视频,名为“卧底央视20年,她因口误暴露间谍身份”。

“这些帖子是由国安部的人写的,以设定公众基调,”悉尼科技大学的中国研究专家冯崇义说,他本人在四年前访问中国期间被拘留了一周。

A screenshot from a video of a Chinese woman in a yellow top talking
网上发布的视频称,成蕾是一名间谍,在被拘留后她现在“无耻地声称不公正”。(

Supplied

)

“国安部有自己的宣传部门,他们决定用什么方式来妖魔化被告。”

冯崇义还指出,中国政府的主流媒体渠道通常只报道法院正式发布的信息。

“这就是中国宣传的妙处——让宣传内容看起来只是民众的观点,”他告诉ABC。

“[国安部]在暗中工作。他们在微信上创造那些花哨的名字来隐藏自己的身份。

这些帖子暗示了成蕾的命运

冯教授认为,这些公开信息的传播可能意味着当局正准备起诉成蕾,尽管他们可以继续申请延期。

中国的刑事定罪率超过99%。

一些支持者认为,相对快速的审判、定罪和判决较短的刑期,包括驱逐出境前的服刑时间,是受审判的人在这一糟糕处境中能看到的最好的情况了。

但另一名因国家安全罪被拘留在北京的澳大利亚人杨恒均至今未经审判已在狱中度过了两年多时间。

Selfie.
澳大利亚作家和民主活动人士杨恒均在被中国检方正式指控间谍罪之前,在北京被拘留了近两年。(

Supplied

)

其他专家对此持谨慎态度,认为微信帖子可能只是吸引点击率的标题党。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 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网络分析师弗格斯·瑞安(Fergus Ryan)表示:“这些信息看起来很容易从成蕾之前的采访中获得,或者从她的社交媒体账号中收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认为有理由得出这样的结论,即国安部正在将这些信息植入中文信息空间,以便未来可以出于宣传目的将其武器化。”

A woman in Shanghai wears a black dress and pink jacket.
去年八月,成蕾突然从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播音中消失,亲友也无法联系到她。(

Supplied

)

相关英文文章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4-29/australian-cheng-lei-mysterious-china-blog-posts/100104722

跨境电商选品

为什么夸奖澳洲华人的英语很好是种冒犯?

陈彩虹和林荫然举着两个问题。
最新一季《那些你不敢问的事》探索澳大利亚华人日常遭遇的刻板印象。(

Supplied

)

“无论在哪我都能看见华人,你们的国家出了什么问题?你和我们一样害怕你的政府吗?狗肉是什么味道的?” 

这些都是最新一季《那些你不敢问的事》(You Can’t Ask That)向公众征集的问题。这档由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推出的问答节目邀请少数群体和被误解的澳大利亚人回应对他们的文化、社会等级和种族背景的刻板印象。 

在关于澳大利亚华人的一集节目中,节目组挑选的受访者轮流朗读问题并做出解答。这些问题包括他们对中国政府的态度、在疫情期间经历过的种族歧视,以及他们对澳大利亚的归属感。 

74岁的林荫然(Douglas Lam)是其中一位出演者。当被问到他对澳大利亚的归属感时,他答道:“我效忠澳大利亚,绝对忠心。” 

林荫然说,他的父亲在毛泽东时代被公开枪决。 

“如果我们当时没有及时离开中国,我可能就活不下来了。大饥荒、政治动荡……来到澳大利亚并不是我的个人选择,”他说。 

林荫然举着写着“狗肉是什么味道的?”的牌子
林荫然说,中国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度假地。(

Supplied

)

林荫然来到澳大利亚时才14岁,他和叔叔住在一起。在这之后的60年岁月中,他曾在水果店工作,开过公交,也曾在悉尼唐人街卖过香港唱片和报纸。 

林荫然说,他仍和住在中国的亲戚保持紧密来往。但对他来说,中国“只是一个度假目的地,澳大利亚才是我的归属”。

被问到“你们的国家出了什么问题?”时,林荫然回答:“澳大利亚是我的国家。” 

“我在这里的时间比你长得多,你这家伙,”他笑着说。 

澳洲华人被要求证明忠诚度 

来自墨尔本的华人作家钱菁华(Jinghua Qian)表示,许多澳大利亚华人在中国有亲戚,这意味着哪怕他们人在澳大利亚,在公共场合谈论中国时也需要小心翼翼。 

钱菁华现在34岁。尽管会在网上批评中国政府,菁华也会担心自己的言论会对仍在中国的亲戚造成不良影响。 

在节目中,钱菁华被问到对于澳大利亚华人来说,他们是否与其他澳大利亚人一样惧怕中国政府。钱菁华答道:“我比起一般的澳大利亚人更惧怕中国政府,因为我面临着更多风险。” 

钱菁华提到,澳大利亚华人常被要求批评中国,以此证明他们对澳大利亚的忠诚度。 

钱菁华看着镜头。
钱菁华曾担心自己在网上批评中国政府的言论会对在中国的亲戚造成不良影响。(

Supplied

)

“我没有决定权——甚至中国公民对此也没有决定权。” 

林荫然过去每年都会到访中国一次,在中国时,他不会谈论政治。 

“当你在中国的时候,不要谈论政治情势,不要反驳,那么你就没事,”他说。 

来自悉尼的莉莉(Lily)是一位企业家,她来自武汉,曾是一名中国留学生。她说,直到18岁,她才听说1989年天安门事件。 

“我们当中很多人曾到国外旅行,我们希望这些信息能更透明。” 

莉莉说,她仍在中国上学时,她被教导不要质疑政府。 

“我们是这么一直被教育来的——被洗脑成要一直认为我们的政府是对的。” 

华人家庭曾被拒绝在餐馆用餐 

1991年,钱菁华在四岁时从上海移民到墨尔本。菁华说,在过去一年,种族歧视变得更严重了。 

“[2020年]让人感觉回到了上世纪90年代由波琳·汉森(Pauline Hanson)引起的种族歧视时期,”钱菁华说,在去年疫情开始时,新冠病毒曾被标签为“中国病毒”。 

克里斯蒂安·钟(Christian Chong)在阿德莱德出生,现居住在墨尔本。他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克里斯蒂安·钟看着镜头。
克里斯蒂安·钟说,随着他长大成人,澳大利亚社会也变得更加包容。(

Supplied

)

他的父母在上世纪70年代从新加坡移民到澳大利亚,当时正逢澳大利亚的白澳政策结束。 

他回忆,当时在他们居住的小镇上,三间餐馆中有两间拒绝接待他的父母。 

随着他长大成人,他感觉社会变得越来越包容了。 

“这些年我都没怎么遇到过种族歧视……但自从唐纳德·特朗普当选后,种族歧视在某种程度上死灰复燃,而波琳·汉森又重新出现在新闻中。” 

有报告显示,澳大利亚华人在疫情期间遭遇了更多种族歧视。 

莉莉也回忆起她近期遇到的一次被种族歧视的经历。 

“看到人们这么愤怒,我真的很难过。”

“你的英语很好” 

陈彩虹举着”狗肉是什么味道的“的标语。
陈彩虹在澳大利亚出生和长大,英语是母语的她,然而仍会被称赞其英语说得好。(

Supplied

)

莉莉仍在中国时,她就读于一间外国语学校,后来她获得了奖学金,来到澳大利亚留学。 

如今莉莉已在澳大利亚生活多年,但她偶尔还是会收到像“你的英语很好”的称赞。 

“我希望人们不要再评判我们了,”她说。 

陈彩虹(Cindy Tan)是一位在澳大利亚出生的马来西亚华人。她也常收到这些“赞美”。 

“我的反应就是,‘啊,我知道,我在这里长大,在澳大利亚受的教育’,”她说。 

英语是陈彩虹的母亲的第二语言。陈彩虹说,她的母亲有着和她不同的经历。 

钱菁华说自己常被告知他们会被视为澳大利亚社会的一员。 

“你说英语,你被同化了,所以没问题,你和他们不一样,”钱菁华说。 

“但你知道吗,我的父母是在‘他们’的范围里,”钱菁华说。 

钱菁华也遇到过不谙中文的人对其用中文说“你好”。 

陈彩虹也有类似的感受。 

“这是在被区别对待,让你永远不能完全融入或找到归属。” 

还有……华人都会弹钢琴吗? 

莉莉坐在摄影棚的中间。
莉莉说她从四岁起就被要求每天练习钢琴两小时。(

Supplied

)

“我会弹钢琴和拉小提琴,”莉莉回忆道,从四岁起,她每天被要求练习两小时钢琴。 

她曾经想成为一个职业钢琴家,然而遭到父母的反对。 

“我的妈妈说,‘你的天赋不够‘,”莉莉说。 

克里斯蒂安是一位职业钢琴家。他说,许多华人父母送他们的孩子去学钢琴,是希望钢琴能提高孩子的智力。 

此外,也有几位受访者在节目上表示,他们曾花数年学习钢琴,但他们的父母从不认为钢琴家是一个合适的职业。 

陈彩虹曾被夸赞她唱歌很好听,吉他也弹得不错,但这让她的母亲感到焦虑。 

”妈妈非常担心我会放弃学习,然后走上追寻音乐的道路,”她说。 

一些较为年轻的节目受访者也提到了父母在学业上对他们的期望,包括参加课外补习班和严厉的管束。 

“我从五年级就开始参加课外补习班,这是为了准备考进精英学校,”她说。 

每当她和母亲发生冲突时,陈彩虹说,她的母亲总是这样形容她:“典型的澳洲女孩……典型的ABC——出生在澳大利亚的华裔。”

莉莉说,她的母亲是一位“虎妈”,而她的妈妈总是拿莉莉和其他人作比较。 

“如果我拿了第三名,她就会说,‘好吧,你不是第一名,为什么你这次做错了,如果你做对了你就是第一名’,”她说。 

“妈妈总是说,‘你还不够完美,你需要更努力’。” 

“如果你的表现不好,他们会惩罚你。” 

林荫然在教育孩子上有着不同的态度。 

“我向我的妻子强调——不要逼迫孩子,让他们过自己的生活,”他说。 

您可以在ABC iview上观看最新一季的《那些你不敢问的事》。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4-29/cinese-australian-rubbish-quetions-loyalty/100104122

跨境电商选品

澳洲参议员提议禁购所有新疆产品 维族社区发声支持

A farmer picks cotton from a field in Hami,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据报道,新疆的棉花产量占全球的20%。(

Reuters, file

)

鉴于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指称,澳大利亚参议员提出法案,拟议禁止从新疆进口商品。为此,澳大利亚维吾尔人社区代表纷纷发声表示支持。

独立参议员雷克斯·帕特里克(Rex Patrick)就修订澳大利亚《海关法》(Customs Act)做出了一项提案,拟议禁止从中国新疆地区进口所有商品。不仅如此,该法案还提议禁止从中国其他地区进口任何使用强迫劳动力生产的商品。

据报道,中国在新疆地区建立了数十个强迫劳改营和再教育中心。新疆地区的一些维吾尔人称新疆为“东突厥斯坦”。

除了提出这项法案外,帕特里克参议员还一直力促联邦政府正式将中国政府对待新疆维吾尔人的做法定性为“种族灭绝”

澳大利亚维吾尔族妇女协会( Australian Uyghur Tangritagh Women’s Association,AUTWA)主席拉米拉·查尼舍夫(Ramila Chanisheff)周二在委员会上发言称,澳大利亚的每个维吾尔人都有家人在新疆的拘留营里,澳大利亚对强迫劳动的报道反应太慢。

她说:“无论是在澳大利亚还是在国际上,都必须尽快实施立法,禁止使用奴役劳动力,并且要对其施以惩罚。”

她说,中国利用日益增长的对外实力和影响力,霸凌澳大利亚等国家,迫使这些国家缄口不言。

澳大利亚东突厥斯坦协会(East Turkistan Australian Association)主席努尔穆罕默德·马吉德(Nurmuhammad Majid)说,劳改营中的维吾尔人被迫每天工作超过18小时。

他说,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一些澳大利亚维吾尔人有几十名家人进了劳改营

“澳大利亚维吾尔人社区有可信的证词表明,中国在新疆地区使用了强迫劳动力,这一说法也得到西方记者调查的佐证,”他说。

“我们强烈要求澳大利亚政府应该[通过]这项法案,专门针对中国棉花生产线的供应链,停止中国政府所犯的侵犯人权等暴行。”

Australia Uyghur community protest outside of Parliament.
澳大利亚的维吾尔人对仍在中国的家人的遭遇表示担忧。(

Supplied

)

女子指称一天工作12小时,日薪26澳分

维多利亚州维吾尔人协会主席阿利姆·奥斯曼(Alim Osman)说,制裁中国不仅在道德上是正义的,而且符合澳大利亚的经济利益。

奥斯曼举了一个例子,一名现居住在哈萨克斯坦曾被拘留在劳改营的女子说,她在新疆的一家工厂从事缝制手套的工作。

他说,这名维吾尔人妇女每天工作12小时,要制作13副手套,工资是26澳分(约合人民币1.31元)。

“如果维吾尔人制作一副手套的劳动力成本是两澳分的话,那么澳大利亚的相关企业就无法在澳大利亚市场上与这种特定的产品竞争,”他说。

他补充说,进口由强迫劳动力生产的产品违背了澳大利亚的核心信仰和价值观。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在联系了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寻求置评后,被转介观看驻澳使馆上个月举行的一场在线新闻发布会。会上,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谈到了加拿大、美国、英国和美国实施的制裁。

“这些国家对中国进行恶意的指控,根据毫无根据的虚假信息对一些中国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他说。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3月表示:“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其目的是限制打压中国有关方面和企业发展,”赵立坚说。

相关英文文章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4-29/australian-uyghurs-throw-support-behind-senator-s-bill-/100102172

跨境电商选品

“我们对疫苗并不挑剔”:为什么一些澳洲人想打中国疫苗?

A woman with a cocktail shaker stands behind a bar with a man.
在上海工作的汉娜已经打了第一剂科兴疫苗(

Supplied

)

本周,澳大利亚女商人汉娜(Hannah)预约了她将要接种的第二剂新冠疫苗,但是这款疫苗却没有经过澳大利亚政府的批准。

汉娜即将接种新冠疫苗由中国科兴生物研制。

上个月,中国制造的疫苗在上个月刚刚对外国人开放,汉娜通过一个应用程序预订了她的第一剂疫苗注射。

她形容在上海同仁医院打疫苗的过程很顺利,每30分钟就有140人完成接种。

“整个过程从头到尾花了10分钟,”她补充说,打完后还被要求坐在现场半个小时,以便观察。

“我想人们会很惊讶…… 以他们说的在澳大利亚争取接种的情况来看,在澳大利亚打疫苗比我在这里要难得多。”

汉娜在中国经营的公司进口澳大利亚精品烈酒,她不愿意在报道中提供自己的姓氏。

她说,她在接种后的几天出现了轻微的副作用,比如手臂酸痛、倦怠和恶心,花费约20澳元。

但目前还不确定的是,她打的科兴疫苗在澳大利亚能否得到批准。

A sticker reading 'I got my COVID-19 vaccine!' 
汉娜说自己花了约10分钟时间,通过有关手机应用程序预订了疫苗接种。(

Supplied.

)

“事实上,澳大利亚可能不承认科兴疫苗,你知道,仍然需要隔离。我觉得,这方面的政治简直太离谱了,”她说。

这不仅仅是中国制造的疫苗的问题——其他在国际上使用的疫苗,如莫德纳、强生和俄罗斯的“卫星五号”疫苗也都尚未获准在澳大利亚使用。

对于居住在中国的澳大利亚人和其他外国人来说,目前要获得辉瑞或阿斯利康疫苗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并未批准任何外国疫苗。

“我们对疫苗并不挑剔”

A man standing next to his wife and daughter.
经营酒店的彼得·希尔德布兰德说,自己决定接种疫苗是为了便于探望在香港的妻女。(

Supplied. 

)

彼得·希尔德布兰德(Peter Hildebrand)住在深圳,并管理着深圳柏悦酒店(Park Hyatt hotel)。他说他期待着打疫苗,外国人刚可以接种时,他就报名了。

“坦率地说,我没法选择打哪种疫苗。所以我接种了灭活细胞疫苗,”他指的是国药集团的一款疫苗。

“我们对疫苗并不挑剔——我们只是打能打的。

“对我来说,尽快打疫苗尤为重要,因为我的家人被困在香港,所以我的情况比较为难。”

作为香港永久居民,希尔德布兰德可以很容易地往返中港两地,搭乘高铁只需20分钟。但在圣诞节前,他从香港返回大陆时被迫接受了两周的隔离。

“最初,我决定只打最有效的疫苗,也是对你健康危害最小的疫苗,”他说。

但是他必须权衡他是接种他想打的疫苗,还是想早点见到家人。

这意味着他将和身在香港的妻子接种不同的疫苗,因为妻子希望不久之后可以打辉瑞疫苗。

住在广州的加里(Gary)亦要求ABC不要公布他的姓氏。他说自己还没有注射新冠疫苗,哪怕他想接种。

“我接受要接种的是科兴疫苗。但不幸的是,政府有一项政策,如果你超过60岁,或者是外国雇员,你就不能打,”他说。

他希望在圣诞节回到澳大利亚接种,但由于对罕见血栓症的报道,他不想打阿斯利康疫苗。

他说,如果有资格打科兴或国药疫苗,他明天就会去排队,并表示自己如果没有打疫苗就返回澳大利亚会感到担心。

“我[更担心的是]在飞机或澳大利亚的酒店里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这是我目前最担心的,因为最近西澳州、维州和新州的情况,”他说。

“我的父亲年事已高,我确实很想去看望他,但这让我感到有些犹豫。

“很明显,如果我打了疫苗,我会更加安心。”

世卫组织将对两种中国疫苗进行审批

A Chinese woman holding a vaccine in clinical trial
中国政府拒绝让本国的疫苗研究接受同行评议(

Xinhua via AP: Zhang Yuwei

)

在澳大利亚,医疗用品管理局( 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TGA)只批准使用了两种疫苗——辉瑞疫苗和阿斯利康疫苗。

然而,现在有两种中国疫苗将要接受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审批。

流行病学家和世卫组织顾问玛丽-路易斯·麦克劳斯(Mary-Louise McLaws)表示, 世卫组织的认可会改变世界疫苗接种的现状。

按照计划,世卫组织的技术专家在本周对中国国药疫苗进行审批,确定是否可以将其列入紧急使用疫苗清单,科兴疫苗则在5月3日接受审批。

预计世卫组织在几天后可以得出结论。

据报道,国药疫苗的保护率为79%,而科兴疫苗的保护率为50.4%到83.5%不等。

世卫组织的指导方针要求新冠疫苗的保护率要达到50%

辉瑞公司和阿斯利康公司最近更新的数据表明,两家公司研制的新冠疫苗保护率分别为91.3%和76%。

本月,有报道引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的话说,中国的疫苗“保护率不高”,中国正在考虑其他接种方案解决该问题。

但麦克劳斯教授表示,人们对中国疫苗的怀疑主要是因为缺乏同行评议的数据,这些怀疑没有依据,甚至等同于“科学种族主义”。

A woman with black glasses up against a blue wall
玛丽-路易丝·麦克劳斯说,人们对其他外国制造疫苗的怀疑就没有这么多。 (

ABC News: Brendan Esposito

)

“我认为,要是有什么科学研究认为医学杂志刊登的同行评议比世卫专家小组的审查更重要,都是在犯科学种族主义的错误,”她说。

她说,尽管中国在疫苗的监管审批方面“遮遮掩掩”,但还是希望世卫组织的审查可以让人们摆脱一切偏见。

“我可以理解科学家们为什么感到焦虑,因为我们不了解他们的规定,也不了解他们的监管机构——中国版的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和澳大利亚医疗用品管理局(TGA),”她说。

“因此,要有人代表我们[进行审批],这个代表就是世卫组织,而不是医学杂志。”

谈到大家是否有可能要接种两种不同疫苗这个问题时,麦克劳斯教授说现在得出任何结论还为时过早。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混合接种疫苗有利还是有害,”她说。

旅客陷入困境

A man in hazmat gear sprays disinfectant on the cabin of a plane
疫苗接种护照可能会很快成为现实,但包括中国疫苗和俄罗斯疫苗在内的多种疫苗尚未在澳大利亚获批。(

Reuters: Kham

)

麦克劳斯教授表示,不同国家面对的疫苗保护率的问题不一样,比较复杂,而且“充斥着政治因素”。

“澳大利亚有关机构现在不得不考虑,现在的接种疫苗工作要注意哪些方面,”她说。

“因为在某个阶段,比如说,今后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出门旅行用的疫苗护照”。

澳大利亚卫生部表示,获得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是应优先考虑的关键问题。

“对那些已经批准使用,但没有在澳大利亚接受监管的疫苗,澳大利亚政府无法在该疫苗的安全性、质量和效力方面提供意见。     

“只有在一种疫苗的好处远远超过其带来的风险的情况下,医疗用品管理局才会将这种疫苗注册在案。

“疫苗的安全性、质量和有效性均达到令人满意的预期使用标准,[医疗用品管理局]会根据这些因素做出决定。”

卫生部还表示,目前“无论您的疫苗接种情况如何,对国际旅客的建议依然没有变化。” 

当前,对所有返澳人士来说,无论打了哪种疫苗都必须接受隔离。

“抵澳旅客即使提供了疫苗接种证明也会被要求接受隔离检疫,”卫生部表示。

卫生部还表示, 医疗用品管理局会考虑对任何申请人(通常为制药公司)提出的疫苗认证申请进行审批。

澳中商会( China-Australia Chamber of Commerce)的首席执行官兼执行总经理尼克·柯伊尔(Nick Coyle)表示,他在北京接种了国药疫苗。根据他的体会,北京居民在接种新冠疫苗方面没有犹豫,高度信任中国的疫苗监管机构。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老老实实按要求去打疫苗。几位中国公民就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表示,自己打算等等看。他们这样想,部分原因是以前中国出现的疫苗丑闻。

但柯伊尔说,希望看到各国在疫苗方面能更好地合作。

“当下,另一个还没有被广泛认识到的大问题就是哪种疫苗会得到认可,在哪里得到认可,”他说。

“显然,我们商会的会员不想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即他们可能要去的国家不认可我们在中国能打到的疫苗。”

现居上海的汉娜(Hannah)则希望各国在疫苗问题上找到“共同点”。

“这是全球性的健康问题,而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争来争去,”她说。

“我理解[国家]要保证人们的安全,但就必须在这些事情上进行合作。”

相关英文文章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4-28/australians-vaccinated-in-china-sinopharm-sinovac-covid/100102152

跨境电商选品

今日要闻:中国外交部称澳洲“自己得了病,却要让别人吃药”

澳中双边关系继续恶化。
澳中双边关系继续恶化。(

ABC News: GFX/Jarrod Fankhauser

)

中国在外交上继续与澳大利亚针锋相对,称堪培拉“得了病”,却希望“别人吃药”。

中国外交部在回应澳大利亚外交和贸易部(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DFAT)常务副部长孙芳安(Frances Adamson)的评论时发表了此番言论。

孙芳安本月早些时候在阿德莱德大学的毕业典礼上表示:“随着中国在国内采取一种更加威权的行为方式,并在国际上以挑战和破坏规则的方式宣誓自身,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双边关系正经历一系列困难。”

“中国希望澳大利亚在关键国家利益上做出妥协,以换取对话与合作。”

然而,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汪文斌昨天(2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澳大利亚应为两国关系的恶化负责。

“澳方自己得了病,却要让别人吃药,这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希望澳方客观理性看待中国和中国发展。”

印度日增三十多万确诊 每小时死亡人数超百例

印度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数达到197894人,仅次于美国、巴西和墨西哥。
印度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数达到197894人,仅次于美国、巴西和墨西哥。(

AP: Altaf Qadri

)

印度周二的新冠新增感染人数为323,144人,使印度的总感染人数超过1760万人,仅次于美国。

这一数字相较于前几日有所下降,但这可能是因为周末检测人数减少,并非病毒传染变弱。

印度卫生部报告说,在过去24小时内新增2771例死亡病例,每小时约115名印度人死于新冠病毒。

印度的死亡人数达到197,894人,仅次于美国、巴西和墨西哥。

被困在印度的澳大利亚公民表示,联邦政府决定暂停两国之间的航班令他们“心碎”,但他们明白,此举是为了“社会的更大利益”。

大约有9000名在印度的澳大利亚人希望回国,其中650人被认为属于弱势群体。

联邦政府决定暂停从印度飞往澳大利亚的直飞航班,意味着滞留当地的澳大利亚人在短期内无法离开。

2019年,28岁的施方·德赛(Shivang Desai)之前在印度西部的艾哈迈达巴德(Ahmedabad)建立了一家国际教育公司,但此后一直无法回国。

印度疫情危机,他和家人不但感到危险,而且还陷入经济困境。

德赛表示,现在自己没有收入,已经耗尽了积蓄,难以再养活自己和家人。

“现在整个印度没有商业活动,也没有工作[机会]。”

澳洲将优先为东京奥运的运动员施打疫苗

东京奥运会将于7月23日开始,全国内阁批准了澳大利亚代表队参与1B阶段的疫苗接种计划。
东京奥运会将于7月23日开始,全国内阁批准了澳大利亚代表队参与1B阶段的疫苗接种计划。(

ABC News: Tim Swanton

)

第一批前往东京奥运会的澳大利亚运动员最早将于下周接种疫苗。

此前澳大利亚全国内阁同意为2000多名运动员和支持人员提供快速通道接种疫苗。

澳大利亚奥委会(AOC)首席执行官马特·卡罗尔(Matt Carroll)称,这一决定对奥运选手和他们的家人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安慰”。

东京奥运会将于7月23日开始,全国内阁批准了澳大利亚代表队参与1B阶段的疫苗接种计划,意味着2050名运动员和官员现在将有资格接种辉瑞或阿斯利康疫苗。

卡罗尔表示,疫苗接种计划目前受挫进展迟缓,但奥委会让运动员即刻接种疫苗的请求没有遇到任何阻力。

他还说,希望在运动员返回澳大利亚时,能够有一种为他们量身定制的方法替代酒店隔离。

最新研究: 2022年底澳大利亚教育出口产业恐减半

维多利亚大学的研究显示澳大利亚国际学生注册总人数在逐渐下降之中。
维多利亚大学的研究显示澳大利亚国际学生注册总人数在逐渐下降之中。(

AAP: Julian Smith

)

据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的建模显示,到明年(即2022年)底,澳大利亚的国际教育部门规模预计将减半。

尽管海外学生的在线学习的人数已有了显著增长,但该研究表明,由于海外新注册学生人数减少,该行业仍处于亏损之中。

维多利亚大学米切尔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的彼得·赫利(Peter Hurley)博士说,尽管其他行业正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中逐渐回暖,但国际教育出口市场预计将进一步恶化。

赫利博士说,2020年教育出口产业的损失并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大,但是很明显,新注册国际学生的生源不足造成教育出口产业面临持续下滑。

摄影师记录澳大利亚超级“粉”月亮的异彩

悉尼海湾大桥后面的超级“粉”月亮。
悉尼海湾大桥后面的超级“粉”月亮。(

AP: Mark Baker

)

昨晚的夜色你看到了吗?那是四月份经历的满月,又被称为超级“粉”月亮。

一夜之间,澳大利亚各地的许多摄影师用自己手中的相机拍摄下了一些令人叹为观止的照片,记录着这一天文现象。

在布里斯班Alderley观看超级月亮。
在布里斯班Alderley观看超级月亮。(

Supplied: Julie Cronin

)

塔州Cornelian湾上空的超级月亮。
塔州Cornelian湾上空的超级月亮。(

Supplied: Nikki Long

)

麦考瑞灯塔后的超级月亮。
麦考瑞灯塔后的超级月亮。(

Supplied: Matt Connor

)

西澳州Byford看到的的超级月亮景色。
西澳州Byford看到的的超级月亮景色。(

Supplied: Stu McKay

)

在维州吉普斯兰地区的Warragul上空的超级“粉”月亮。
在维州吉普斯兰地区的Warragul上空的超级“粉”月亮。(

Supplied: Craig Johnson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4-28/news-briefing-4-28/100097168

跨境电商选品

印尼潜艇“南伽拉号”沉入海下838米 打捞难度有多大?

A person in military uniform shows an orange life vest.
搜救队在水中找到了一件据信来自沉没的印尼潜艇的逃生服。(

Reuters: Johannes P Christo

)

印度尼西亚当局证实一艘载有53人的潜艇沉没。

无人幸存。

关于是什么导致了这场灾难,还有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

这艘潜艇现已沉入海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们对这艘潜艇了解多少?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Play Video. Duration: 21 seconds

印尼海军公布的视频显示,潜艇成员在沉默前唱歌告别。

上周三,这艘名为“南伽拉402”的潜艇在巴厘岛海岸附近失联。这艘潜艇失踪时正在进行鱼雷演习。

船上的53人包括49名船员、三名发射鱼雷的炮手和印尼潜艇舰队指挥官。他们的氧气供应本应在周六早上耗尽。

印度尼西亚海军参谋长尤多·马戈诺上将(Yudo Margono)说,一个水下机器人拍摄到了这艘失踪的潜艇断为三段沉没在海底的照片。

“南伽拉号断为三段,船壳、船尾和船的主要部分都断为不同部分,其中船身主要部分被发现有裂缝,”他说。

A grainy image of submarine wreckage underwater
这张未注明日期的水下照片显示了海底的船只残骸。(

AP: Indonesian Navy

)

它下沉的深度为838米——远远超出该潜艇最大运作深度约250米。

澳大利亚潜艇研究所秘书长弗兰克·欧文(Frank Owen)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下沉到500米,船壳可以从压力引起的任何变形中恢复,因为潜艇确实会压缩,然后再次扩展。”

“但超过这一深度,它会迅速变得越来越变形,并且永远无法恢复,直到最终各个板块自身分开或者断裂。”

这艘潜艇为什么会沉没?

Two soldiers in an airplane look out of a circulate window, with one looking through binoculars.
虽然沉没的潜艇已被发现,但打捞尸体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AP: Eric Ireng

)

原因目前尚不清楚,但马戈诺上将表示,初步分析表明,系出于“自然因素”,而不是人为错误或技术问题。

“我们从一开始就对其进行了评估,我们认为这不是人为错误,而更多的是自然因素,”上周日他在巴厘岛表示,但没有详细说明这些因素是什么。

马戈诺表示,他认为没有人为疏忽,这艘潜艇“遵循了所有必要的程序”。

海军此前表示,电力故障可能导致该潜艇无法执行紧急程序重新浮出水面。

但马戈诺上将周日表示,他不确定可能出现的停电是造成这一事件的原因,因为他说在潜艇沉没过程中,所有的灯仍然亮着。

“这意味着潜艇下沉时并没有立即失去动力,”他说。

不过,他表示,为了找出确切原因,他们将调查潜艇的残余部分。

这艘德国制造的潜艇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了,它于1978年造成,上次改装至今已时隔九年时间。

军方官员表示,该潜艇于2009年和2012年在韩国进行维修,其潜水深度增加到250米左右。

他们说,潜艇的上部结构被部分替换,同时武器、声纳、雷达、战斗控制和推进系统被升级。

欧文先生说,目前我们只知道潜艇沉没了,在进行详细的分析和研究之前,我们不会知道更多。

“所有浮现的证据都在强调,可能…这艘潜艇很快就沉没了,”他说。

搜寻到的橙色逃生服意味着什么?

Men in navy attire sit together. One points at items from a submarine in the foreground.
印度尼西亚军方官员展示了搜寻过程中在水中发现的残骸。(

AP: Firdia Lisnawati

)

一套亮橙色的逃生服在海洋深处漂浮,这可能会让我们一窥船员们的最后时刻。

“这件逃生服通常放在一个盒子里。它不在盒子里这一事实,意味着当时发生了紧急情况,”马戈诺上将说。

“要么是他们穿上逃生服的速度不够快,要么是他们试图穿上逃生服时潜艇发生颠簸。”

上周六,搜寻小组还发现了一些其他物品,包括一瓶潜望镜润滑剂和祈祷垫的碎片。这些发现让海军相信这艘潜艇在当时已经破裂。

“在潜艇内部,压力保持不变,直到船壳破裂,海水涌入,然后压力迅速增加,”欧文先生说。

“在一个合理的深度,比如说,200米深,身体可以承受。

“但当你受到这种快速增长[的压力]时,那只能是灾难性的。”

水下的遗骸现在如何?

印尼海军表示,最终希望将潜艇和遇难船员的尸体打捞出海。

“打捞一艘潜艇是一项非常、非常重大的后勤壮举,”欧文表示,并补充道,“单独打捞尸体,或者不打捞整艘潜艇,将是一项真正的挑战”。

“你真正面对的是遥控操作的车辆,它们不一定具有手的复杂性和灵活性来打捞某些残骸。”

他指出,俄罗斯核潜艇库尔斯克号于2001年被打捞上来。这艘重约两万吨的潜艇从100多米深的地方被吊出海面,耗时超过一年。

相比之下,“南伽拉402”潜艇要轻得多,只有1400吨重,但也要深得多,位于800多米深的海底。

“但即使是从海底吊一艘1400吨重的潜艇也需要大量的后勤工作,”他说。

“你必须找到合适的船只,然后你必须一路到达海底,而840米是一段很长的距离。

“然后你必须在潜艇上安装某种形式的漂浮物,通常是例如灌满的柴油袋,它们可以提供浮力,而空气在那个深度是不起作用的。”

悼念沉没潜艇的“永恒巡逻”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向所有遇难者家属表示哀悼。

民众也纷纷在网上向南伽拉号潜艇的遇难者表示哀悼。这艘潜艇是以印尼传统木偶戏中的一种神圣武器命名的。根据传说,这种武器能融山裂海。

社交媒体用户称这艘潜艇现在正在进行“永恒巡逻”。

澳大利亚国防部发言人对ABC表示:“正如国防部长所说,我们将尽我们所能在这个困难时期帮助印度尼西亚。”

“澳大利亚将考虑印度尼西亚可能会提出的任何援助请求。”

相关英文文章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4-28/explainer-what-we-now-indonesian-kri-nanggala/100098450

跨境电商选品

为什么印度第二波疫情远比第一波来势汹汹?

Hindu holy men take holy dips in the Ganges River
疫情中印度教苦行僧还是参加了印度教最神圣的朝圣活动之一。(

AP: Karma Sonam

)

仅仅过了几个星期,对新冠疫情的自满情绪就转变成了压倒一切的绝望、痛苦和愤怒。如今,被大量病例淹没的印度“感觉像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国家”。

印度的疫情已经打破了全球纪录——每日新增感染人数超过33万人,每日死亡人数亦在2000人以上。

数之不尽的新闻报道中,无数绝望的患者得不到治疗,人们在医院被拒之门外,然后在死亡线上挣扎。

这次疫情的加剧不仅比印度去年经历的第一波疫情更为强势和致命,而且当地有一种更强烈的信念,那就是这场灾难的发生原本可以、也应该很容易避免。

图表:印度自100例以来的每日每百万人中已知新增病例曲线

“在世界各地,我们发现第二波总是比第一波更危险、更强势、更致命,”医学顾问协会(Association of Medical Consultants)的迪帕克·拜德医生(Deepak Baid)说。

“我们总是问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做好准备了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Loading

印度疫情如何步入如此境地?

这个问题背后有三个关键因素:政府反应、公众行为和病毒的株种变异。

首先,对第二波疫情的反应较慢。去年疫情首次爆发时,印度迅速采取了行动,实施了世界上最严厉的封锁之一。

这些措施迫使数百万经济移民长途跋涉回到家乡和村庄。

“去年,人们更愿意原谅政府的错误和无助,”在线出版物《Mojo Story》的记者巴克哈·杜特(Barkha Dutt)说。

“尽管痛苦,但人们当时并没有对政府感到愤怒,因为有一种感觉,整个世界都被一场科学界都不了解的疫情笼罩着。”

Dozens of people crowd a busy marketplace in India. Some people are wearing face masks.
印度正被数十万新增新冠病例所淹没,给其主要城镇的日常生活带来了新的现实。(

Reuters: Niharika Kulkarni

)

封锁造成的经济创伤已经很深,印度各地政府一直不愿意采取类似的方法来控制疫情的蔓延。

今年,包括世界上最大的宗教节日大壶节(Kumbh Mela)在内的大规模集会被允许继续全面进行,尽管当时第二次疫情已经来临。

战胜第一波疫情的自满,甚至傲慢,将这个国家推向灾难。

本周早些时候,印度总理莫迪在西孟加拉邦为他所属的政党——印度人民党举行的政治集会上夸耀人群的规模。

印度人民党不是唯一一个举办大型集会的政党。

A group of people holding flags and wearing colourful clothes stand in a crowd
印度的第二波疫情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类似疫情引发了人们对这种病毒的新担忧。(

AP: Bikas Das

)

口罩和社交距离的严重缺乏使得此类活动如此触目惊心。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The Wilson Centre)的南亚专家迈克尔·库格尔曼(Michael Kugelman)将政府的反应形容为“两极化”。

“之前的反应迅速大胆,整个国家都被封锁了,”库格尔曼先生说。

“然而,现在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的反应往好里说是自满,往坏里说是灾难性的。”

他补充说,强硬的印度民族主义政治也发挥了作用。

他说:“印度人民党在应对这一疫情时采用了非常敏锐的政治视角。”

“这和政府[去年]对穆斯林大规模集会和印度教徒大规模集会的反应形成了非常鲜明且令人不安的对比。”

支离破碎的家国

印度发生的这场令人无法释怀的人类灾难,有一种压迫性的感觉——在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每一个人都受到了直接的影响。

Woman is consoled in India
印度总理要求人们呆在室内,并表示政府正在努力扩大医疗氧气和疫苗的供应。(

Reuters: Amit Dave

)

随着官方死亡人数达到惊人的高度,火葬已经蔓延到街道和停车场,而这一死亡人数被广泛认为低于实际情况。

“我把它形容为一个支离破碎的国家,”杜特说。

“无论在哪里,我都感觉到愤怒、绝望、毁灭、失落和无助交织在一起。”

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寻求帮助的请求,记者们利用他们的影响力来扩大这种呼吁。

本周,即便杜特患有糖尿病的老父亲因感染新冠病毒而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她仍一直坚持在医院和火葬场进行报道。

Loading
Loading

“现在的情况超出了我们的个人安危,”她说。

“这是一场灾难。就像在战场一样。我只是觉得,我必须继续做这个报道。我必须问责掌权者。

“这是我唯一知道的应对方式。”

图表:印度自一百例以来的累积已知病例

变异病毒株种

虽然大规模集会和不良行为被认为是引发疫情加剧的罪魁祸首,但人们普遍认为,更具传染性的变异病毒的出现助长了这一波疫情。

上个月,在旁遮普邦80%的样本中发现了英国变异株种,而在马哈拉施特拉邦,超过一半的样本中存在印度所谓的“双重突变”毒株——官方称之为B1617。

但总体而言,印度的基因组测序水平较低,政府目前只实现了20%的目标。

据印度政府表示,医用氧气已成为稀缺资源,首都德里的多家医院已经耗尽所有氧气。

拜德医生说,各邦未能令其医疗保健系统做好准备应对第二波疫情,导致医疗用品长期短缺,包括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氧气和床位。

Man prepares a funeral pyre in India
几个主要城市报告的根据新冠要求实施的火化和掩埋尸体数量远远超过官方报告的死亡人数。(

Reuters: Danish Siddiqui

)

“这种病毒毒性很强,传染性很强,”拜德医生说。

“人们强烈认为这种病毒是不同的,它是一种突变病毒,因为现在我们发现儿童感染了,年轻人感染了,这在早期并不常见。

“我们也在年轻人身上发现了严重的并发症。”

但是流行病学家贾雅普拉卡什·穆利耶尔医生(Jayaprakash Muliyil)警告不要过分强调病毒变异扮演的角色。

“我们所看到的一些传闻和实例表明,[变异体]的传染性可能更高一些,”他说。

“这不仅仅是因为双重突变,还有其他变异株种在。无论任何地方,共同的原因都包括民众的行为。”

这些变异株种也被认为具有免疫规避的特性,可以再次感染已经康复的病人。

但政府数据显示,突破性感染,即人们在接种两针疫苗后的感染几率非常低。

接受两剂阿斯利康注射的人中,只有0.03%被感染;而注射了印度制造的Covaxin疫苗的人中,只有0.04%被感染。

疫苗接种进展如何?

这样一来,如果疫苗在阻止感染方面如此有效,为什么它们没有阻止最近一波疫情的恶化呢?

印度的新冠疫苗推广工作被曾吹捧规模最大、速度最快,但其表现一直差强人意,导致许多人面临感染风险。

A masked man and woman tape signs to a fence saying
印度于1月16日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起初仅限于医护人员和一线工作人员。(

Reuters: Francis Mascarenhas

)

政府还采取了一种节制的方法将疫苗分配给各邦,并针对它认为最为脆弱的人群:医疗保健和一线工作人员、老年人以及那些患有合并症的人。

该项目更多的是为了降低死亡人数,而不是为了阻止病毒的传播。

辉瑞公司称因手续过于繁琐而撤回了申请紧急上市的批准请求,而印度制造的Covaxin疫苗尽管最终试验尚未完成,却仍旧获得了紧急批准。医生说,这一决定加剧了人们对接种疫苗的犹豫。

当前的危机促使印度政府本周宣布从五月开始向所有成年人开放疫苗接种计划,而外国批准的疫苗不需要在印度当地进行试验就可以获得紧急批准。

这是医生和一些邦一直呼吁的举措。但对许多人来说,这一疫苗政策的转变雨点太小,为时太晚。

“我们有疫苗,我们有时间把氧气装上,我们有时间让这些系统准备就绪,”杜特说。

“这令人费解。骄傲自满、胜利主义、麻木不仁、粗心大意。

“我认为在民众中间几乎有一种共识,那就是我们被落下来,自生自灭。”

相关英文文章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4-28/how-did-indias-covid-disaster-nfold/100096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