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选品

香港和澳门宣布今年禁止举行“六四”悼念活动

在2019年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之际,万余人参加了香港“六四”烛光悼念活动。
在2019年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之际,万余人参加了香港“六四”烛光悼念活动。(

AP: Kin Cheung

)

出于政治原因,澳门当局首次明令禁止民众举行“六四”悼念活动,而香港官员则引用“颠覆罪”和新冠疫情作为停办“六四”悼念活动的理由。

去年是自1989年“六四”以来中国两个特别行政区第一次未能举行悼念活动。表面看来是由于新冠疫情所致。尽管如此,去年仍有港人举行了“六四”悼念活动

然而,活动人士今年表示,港澳两地的有关当局放下了公卫的伪装。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John Lee)说,警务处处长曾引用新冠疫情作为理由对将于6月4日举行的“勿忘六四”集会发出了反对通知书,将这场活动称为“未经批准的集结”。

“根据《香港国安法》内清晰说明,任何人如果组织、策划、实施,用非法手段去破坏或者推翻在中国《宪法》之下所定的根本制度,属于颠覆国家政权罪,”他说。

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学生的示威抗议被当局血腥镇压。
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学生的示威抗议被当局血腥镇压。

因中国政府在香港施行《国家安全法》而逃亡海外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许智峰(Ted Hui)今年3月从伦敦逃到阿德莱德。他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他深信悼念“六四”的烛光守夜活动将“永远遭禁止”。

他说:“我们都知道这与新冠疫情无关,”他说,其他针对疫情的限制已得到放松。

他说,三十多年来,香港和澳门是中国唯一可以合法进行烛光悼念活动的地方,这对香港的身份认同十分重要。

“在香港,现在已经像是一种传统……这是我们所拥有的最后的自由,但它却正在消失。”

许智峰今年三月逃往澳大利亚。
许智峰今年三月逃往澳大利亚。(

ABC News

)

自1989年以来,香港支联会一直是组织悼念天安门广场大屠杀活动的主要机构。支联会在一份声明中说,警方还根据《疾病预防控制条例》反对该机构举办的“六四”悼念活动。

该组织表示会对该决定提起上诉,并“将继续争取公众在6月4日举行哀悼的权利”。

据香港媒体上周末报道,香港警方上诉委员会驳回了支联会的上诉,维持警方的决定。

中国政府将1989年6月4日的风波定义为一场“事件”,而人权倡导者则称为“大屠杀”或“镇压”。

“明显带有挑衅性质和诽谤成分”

去年,在香港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的烛光守夜活动中,一些香港人无视新冠疫情限制,点亮了烛光。
去年,在香港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的烛光守夜活动中,一些香港人无视新冠疫情限制,点亮了烛光。(

AP: Kin Cheung

)

澳门亲民主团体澳门民主发展联委会表示,澳门警方也拒绝他们举行“六四”烛光悼念活动的许可,并指出“有关行为违反《刑法典》”。

这份来自于澳门特区政府治安警察局的批示说“标语、口号等宣传内容挑战中央政府权威,且明显带有挑衅性质和诽谤成分”。

澳门民主发展联委会理事吴国昌同时是现任澳门立法会议员。他在接受ABC采访时说,这一决定“是一个政治决定”。

他说,烛光悼念和有关“六四”的图片展自1990年之后每年都会举行,目的是纪念那场大屠杀事件。

“去年的理由是新冠疫情,今年却改成了违反刑法。”

澳门民主发展联委会在一份发表在社交网站脸书的声明上说,澳门警方的反对决定“侵犯了澳门人的集会示威权利”。

澳门民主发展联委会已向终审法院提出了上诉,预计法院本周会做出判决。

活动人士呼吁澳人“勿忘六四” 关注自由遭到挤压

就在港澳有关部门阻止悼念“六四”活动举行之际,已入狱的香港媒体大亨黎智英和其他九人,包括何俊仁和李卓人,因在2019年中国国庆节参与“未经授权的集结”而被判刑。

黎智英的支持者谴责了对他的判决。
黎智英的支持者谴责了对他的判决。(

Reuters: Lam Yik

)

亲民主团体澳港联在一份声明中说:“因为集会、言论而被定罪,在过去的香港是无法想像会发生的事,但在今日的香港却变成我们生活的日常。”

“香港司法独立不再,法庭成为打压民主运动的工具。”

2019年,亲民主抗议活动席卷香港,它因香港政府倍受诟病的“送中条例”《引渡法案》而起——该法案被认为侵犯了香港这座城市的主权。

作为前英国殖民地,香港的主权于1997年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移交给北京。该框架原应允香港在2047年之前享有一定程度的自治

去年6月,北京颁布了港版《国家安全法》,进一步压缩了这个城市的自由。

澳港联说:“我们呼吁身处澳洲的香港人,积极参与各城市举行的六四活动,记念在共产暴政下的受难者。”

中文节目主持人及专栏作家林斌(Lin Bin,音译)正帮助组织6月4日在中国驻悉尼领馆外的悼念活动。他说,身在中国以外的人行使示威抗议的自由权利很重要。

林斌博士说:“一些居住在澳大利亚的香港朋友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认为我们应该站出来,表达对香港以及中国内地民主运动的支持。”

“由于香港政府不允许人民举行任何悼念活动,我们则试图在澳大利亚和其他民主国家组织这一悼念活动。”

许智峰先生认为自己不能再度返港。他说,澳大利亚将成为他支持香港人的阵地。

但他也补充说,有些人担心,如果他们在澳大利亚勇敢地发声的话,一旦返回香就港可能会被逮捕。

许智峰先生说,海外的港人感到“气愤”与“震怒”,因为看到香港的变化让他们感到痛心。

他说:“我们感到更有责任在[海外]为香港发声。”

“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又能有谁为香港人发声呢?”

相关英文文章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5-31/authorities-ban-tiananmen-square-massacre-vigil-hong-kong-macau/100179132

跨境电商选品

特写:维州第四次封城令下,墨尔本华人和小生意主百感交集

墨尔本唐人街
维州封城将对一些打算出行的民众和商家带来影响。

接近周五零点时分,墨尔本的街道瞬间变得安静了起来,万家灯火渐渐熄灭,伴随着时间进入新冠疫情以来的第四次封城。

从今天起,维州将在接下来七天采取严格的封城限制措施,民众出行须遵守严格的五大理由,并只能在距离住所五公里的范围活动。

一切都从本周墨尔本北部地区爆发的新一轮疫情而起。周一,卫生当局宣布墨尔本北部出现四例新增病例,这距离上一次社区传播的发生已过去三个多月。

突如其来的封城令只给了维州民众12个小时做准备。限制措施覆盖了墨尔本大都会区和乡镇地区,将人们逐渐恢复原貌的生活再次打乱。

在维州和新州边界,长长的车队缓缓移动,等待在午夜零点的钟声敲响前离开这个第四度封锁的地区。

但新的封城措施受到了一些华人民众的认可。

移民自上海的Yan Wei住在墨尔本的东北区,离家不远处就是一个热点场所。

在她看来,维州政府的做法是负责任的。Yan Wei表示,以前几百个病例都可以面对,现在就十几个应该问题不大。

“这种快速短期封城是必要的,对大家都好。我没有意见,”她说。

但是,仍有一些华人家庭被突如其来的封城打乱了原定的生活节奏。

Loading

旅行计划的“美梦”破灭

马赛拉·方(Marcela Fang)原计划在近期带孩子去黄金海岸度假。在听到墨尔本又一次封城的消息后,不仅孩子们极为失望与不解,就连身为母亲的她也感到万分沮丧。

她说,现在看来,一家人要在封城的严厉措施中在家度假了。

“我们去年9月就订好了机票要去轻松一下的。多次的封城让我们都身心俱疲,又出不了国,我们就安排在澳大利亚国内走走,”马赛拉告诉ABC中文。

“本想着今年6月疫情一定该结束了,我们也可以安全跨州旅行,没想到还是没法‘美梦成真’。”

墨尔本居民马赛拉·方被迫取消了和孩子们一起度假的计划。
墨尔本居民马赛拉·方被迫取消了和孩子们一起度假的计划。(

Supplied

)

马赛拉花了不少时间给航空公司、酒店和租车行打电话,取消了所有行程安排。让她欣慰的是,商家都很理解,免费取消了她预定的服务。

小生意主再受打击

墨尔本华裔注册会计师石桂芝在过去一年深入地了解了疫情封锁限制对小生意带来的打击。

会计师石桂芝认为这一预算对能迅速复苏的生意企业是一剂会计师石桂芝认为这次封城在没有任何留工津贴JobKeeper帮助的情况下,对某些企业来说将会雪上加霜。强行针。(

supplied

)

石桂芝说,新一轮为期七天的封城措施虽然时间较短,但是对小生意业者而言仍将带来诸多影响,尤其是在没有任何留工津贴JobKeeper补助的情况下,对企业来说是雪上加霜。

但石桂芝表示,维州的小生意业者在历经多次封城防疫措施后有了一些经验,至少了解该如何面对,心态上不至于太慌张。

“我那些做餐饮业生意的客户他们的想法是,现在生意刚刚恢复到疫前销售额80%的水平,”她说。

“再封城,无论如何这个星期的生意一定是往下跌的。

“封城时间越长,对小生意影响应该是越大,这是肯定的。”

华人长者聚会被迫中止

越南出生的杨诗源老先生说对于上了年纪的老年人来说,他们还是很小心注意的。
越南出生的杨诗源老先生说对于上了年纪的老年人来说,他们还是很小心注意的。(

Supplied

)

现年81岁、生自越南的杨诗源先生曾担任墨尔本东北区华人协会的会长。他说,对于上了年纪的老年人来说,他们依然很小心谨慎。

他说,墨尔本东北区华人协会其实两个月前就重新启动了每周的聚会活动,但长者坚持采取预防性措施,避免出现意外。

“第一,我们出去,所有的公共场合我们都坚持戴着口罩。第二,一直到上两个礼拜,我们才敢说一起去喝个茶, ”杨诗源说。

“但是看样子,现在即使它开,我们也不敢去了。”

接种疫苗人数仍待提高

维州代理州长詹姆斯·梅里诺(James Merlino)面对全国媒体反复强调,接种疫苗是遏制新冠疫情的解决方案。

在被问及他和身边类似年龄的朋友是否都去接种新冠疫苗时,杨诗源说,大家都有顾虑。

“你说是万分之一也好,万分之几也好,万一碰上了,也是比较麻烦的。”

石桂芝说,近来听到很多人因为担心会被传染而纷纷接种新冠疫苗,这让她感到很欣慰。

代理州长梅里诺宣布,从28日早上开始,由维州政府负责运营的疫苗接种范围将扩大至40至49岁人群,该群体将可接种辉瑞疫苗。

维州卫生部表示,民众可以访问政府开放的网站查询自己是否符合接种资格。目前维州境内提供的新冠疫苗包括阿斯利康和辉瑞两款。

如果您的年龄在50岁以下且目前有资格接种新冠疫苗,您需要致电1800 675 398进行预约。如果您需要口译服务,可以直接拨打维州新冠疫情热线 1800 675 398 ,然后按0寻找口译员。

此外,ABC中文为您整理了维州政府目前公布的疫苗接种中心列表,方便您在此查阅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5-28/melbourne-lockdown-local-life-affected/100171256

跨境电商选品

英国航母首访印太 对南海争议和军事现状有何影响?

英国女王在当地时间周六(22日)登上“伊丽萨白女王”号航母,向英国海军航母战斗群送别。(

Steve Parsons/Pool Photo via AP

)

今天(23日),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HMS Queen Elizabeth)为首的英国海军航母战斗群将出访亚太40个国家。未来28周,它将到访印度、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国,并驶经南海海域。

据ABC中文了解,这是”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的首次海外部署,本次航程长达2万6000海里,预计耗时28周。

现年95岁的伊丽莎白女王在出发前登上了航母甲板,与舰长、航母战斗群指挥官及舰上官兵交谈,听取航母此次部署行动的简报。

英国首相约翰逊亦表态,今次部署并非与中国抗衡,而是向中国展示英国遵守国际海洋法。

对南海地区来说,这是军事活动频繁的五月。英国海军航母战斗群将与一些欧洲国家的战舰先后航经南海地区,而中国海军在整个五月都在南海和雷州半岛西部海域的部分地区开展军事训练。

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本次航母战斗群出访亚洲无意与中国抗衡。(

AP

)

周四(20日),一艘美国军舰驶过南中国海有争议的岛礁附近水域,引发中国政府将美国称为“不折不扣的‘南海安全风险制造者’”。

中国军方南部战区新闻发言人田军里空军大校表示,美国海军“威尔伯”号导弹驱逐舰未经批准进入西沙群岛附近水域,遭到中国海军和空军的跟踪监视及驱离。

然而,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却称,中国军方对这次任务的评论是错误的。第七舰队表示,这艘导弹驱逐舰在西沙群岛附近“主张航行权利和自由”,没有被驱逐出“任何国家的领海”。

南中国海已经成为中国和美国之间关系紧张的许多热点之一。

回溯至去年7月,美国政府否认了中国的“九段线”说法,并称其“非法”。此后,澳大利亚政府继美国之后向联合国提交了声明,不承认中国对南海宣称的主权。

英法德三国派先进战舰是否要与中国抗衡?

HMA Ships taking part in a trilateral passage in the Philippine Sea with US Navy ships and the Japanese Maritime Self-Defence.
国防专家认为,南海地区真正可制衡中国的力量仍是美国海军。(

Supplied: Defence.gov.au

)

随着英国海军航母战斗群的出访,美国海军的“苏利文五兄弟”(USS The Sullivans)号导弹驱逐舰和装备F-35B战机的海军陆战队第211战斗攻击机中队也将配合行动。

此外,法国海军的准航母“雷电”号(Tonnerre)两栖攻击舰据报此前与澳大利亚海军在南海地区的联合演习后一直在南海游弋。

德国海军“巴伐利亚”(Bayern)号护卫舰预计将在八月启程前往亚洲,并在返航途中穿航南海,成为2002年以来首艘穿行南海海域的德国军舰。

英国航母战斗群本次将出访40个国家,并经过南海争议水域。(

Steve Parsons/Pool Photo via AP

)

南海地区将出现“伊丽莎白女王”号和“雷电”号身影的消息传出后,中国一些媒体随即从吨位、舰载机数量和建造质量等方面进行嘲讽,认为英、法两国在南海“炫耀武力”的这两艘战舰根本无法与中国海军的现有装备媲美。

“一个国家派出军舰到其他国家的公海上活动,是为了显示实力和军事存在,” 澳大利亚国防学院(ADFA)的副教授张剑博士告诉ABC中文。

但张剑同时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南海地区最重要的军事实力竞争在美、中之间开展,因此英、法等国虽然也派遣军舰表示自己的军事存在, 但在军力和装备对比上,对南海地区的形势发展并不具有实际影响,其目的都不是为了彰显明显的震慑作用。

欧洲军舰缘何进入南海?

China's Liaoning aircraft  carrier in South China Sea
中国的军事存在不断加强,域外国家越来越担忧航行自由会受到影响。(

Reuters

)

张剑博士解释说,南海有很大一部分水域是公海,因此对各国来说,南海长期以来都是贸易、商业和军事上的重要海上通道。所以,各个国家,特别是美国在南海常常有军用舰艇活动,坚持在南海地区的航行自由。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地区就会频繁有域外国家(Countries from outside the region)的军用舰艇通行。

此外,域外国家与南海周边国家都存在军事合作关系,常常会有军事演习和军事行动。比如,美国与菲律宾、澳大利亚和英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经常在南海地区举行联合军演等军事行动。

张剑博士认为,南海地区存在的争议问题有两个:一,是南海地区的领土争端,涉及到中国和南海周边国家;二,是关于航行自由的争议,即外国军用舰艇在一个国家领海内的专属经济区或相应海域内航行时应该享有什么样的权利。

中国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地区不断开发及扩大其影响力。
中国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地区不断开发及扩大其影响力。(

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Centre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

他表示,外界对南海地区发生冲突的担忧有两点,首先是,由于中国军力不断发展,领土争端可能会带来军事冲突;其次,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建设,特别是不断增强的人工岛建设使其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得以加强,域外国家越来越担忧航行自由会受到影响。

张剑认为,在航行自由的认识和观点上,美国不同意中国提出的观点,并以用航行自由行动进行挑战,而南海周边国家和欧洲国家亦不希望这一海域的某些国家完全控制南海,尤其是中国。

悉尼大学国际安全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 University of Sydney)的袁劲东副教授也认为,南海是重要的贸易通道,因此英、法、德三国在该地区开展海上行动是为了表达一种意见,即南海不是某个国家的内海,而是国际海域。

南海与台湾海峡的概念有何不同?

5月初,菲律宾抗议者走上街头,面戴画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头像的面具,抗议中国对南海争议岛礁的主权主张。(

AP: Aaron Favila

)

谈及南海问题,很多人会自然而然地想到台湾海峡,认为一些国家的军舰进入南海就是进入台湾海峡,南海争端也围绕台湾问题展开。但专家表示,南海和台湾海峡实际上是两个概念。

从地图上看,完整的南海就是包含“九段线”在内的地图所标注出的地区。不过,按照标注了11段线的地图所示,台湾岛也包括在南海范围内。

1948年2月,中华民国内政部方域司出版了《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在区域图所附的《南海诸岛位置图》中,南海地区标绘有一条由11条线段组成的断续线。

此后,迁至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一直延续了这一主张,声称对该地区拥有主权。

据ABC中文了解,1949年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拿掉靠近北部湾的两段线,变成了现在的“九段线”。但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均在近年来宣称对南海的部分海域拥有主权。

“至于台湾海峡,只是台湾岛与中国大陆之间约200海里宽的一条狭窄区域,”张剑博士说“大部分情况下,大家说的南海是指南沙,也就是南海南部的南沙群岛(亦称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 Islands)。那里是中国与其他国家有争议的地区。”

各国在南海的军事活动性质有何不同?

HMS Queen Elizabeth at sea.
 “伊丽莎白女王”号是英国的最新型航母,将出访亚太地区,并进入南海海域。(

Supplied: Ministry of Defence

)

除英、法、德等国即将或准备派军舰进入南海地区外,美国早在今年二月就派出了“罗斯福”号(USS Theodore Roosevelt)航母战斗群和“尼米兹”号(USS Nimitz)航母战斗群同时在南海地区活动。法国则紧随其后,派出“翡翠”号(SSN Emeraude)攻击型核潜艇和“塞纳”(BSAM Seine)号支援舰前往南海海域。

至于澳大利亚,更是长期派出各型军舰前往该地区参加军事活动。

那么,从目的、性质上看,美、澳、欧洲国家在南海的军事活动有什么不同吗?

张剑博士认为,从美国的角度看,在南海地区及整个印太地区的海上军事存在与美国在全球的整体军事部署密切相关。印太地区是美国全球军事部署的重点,美国必须保持军事优势,对盟友提供安全保障。

近年来,中国因其对南中国海的主张而引来了东南亚各国的愤怒。
近年来,中国因其对南中国海的主张而引来了东南亚各国的愤怒。(

Reuters via Philippine Coast Guard

)

在张剑博士看来,毋庸多言,澳大利亚因其地理位置位于印太地区,在南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对国家利益产生直接影响,但对英法这些国家来说则不然。

“因此,澳大利亚要维护该地区的航行自由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地区安全秩序。”

此外,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1971年签署了《五国联防协议》(Five Power Defence Arrangements),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国防和安全提供一定的合作与保证。

根据协议内容,签署国会常年进行军事合作,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因此,澳大利亚经常派遣军用舰船去南海地区与有关国家进行军事合作,在该地区的军事活动次数远远超过英法等国。

欧洲国家海军进入南海会导致什么后果?

针对英、法、德三国在南海地区的活动,中国国防部表示愤慨,警告说,“希望有关国家……不要无事生非、制造麻烦。”

中国方面虽然措辞严厉,但在澳大利亚学者看来,三国军舰进入南海地区并不会改变该地区的现状,只是在政治上施加影响。

中国海军士兵
南中国海是一处争议激烈的区域。(

Getty: VCG

)

张剑博士在几年前就提过,西方及盟友与中国在南海地区开展军事活动虽然可能会导致擦枪走火,但双方在过去已经建立起沟通渠道,因此会谨慎处理各种事件,避免发生军事冲突。

袁劲东副教授则指出,现在中国对南海主权区域的定义还不是很清楚,国际社会不清楚中国到底是对整片南海海域拥有主权,还是对某些岛礁拥有的12海里经济区拥有主权。

“中国的反对活动主要是口头抗议,是为了坚持一种立场。中国一直认为,南海是其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在目前,中国将一些岛礁建设为人工岛并宣示主权的做法并没有得到所有国家认可。

他表示,一些国家的舰船从中国宣示主权的岛礁/岛屿周边12海里处穿行或擦边而过,就是为了表明不承认中国拥有该岛主权的态度。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5-23/european-warships-in-south-china-sea/100115694

跨境电商选品

英国航母首次访问印太 对南海主权争议和军事现状有何影响?

英国女王在当地时间周六(22日)登上“伊丽萨白女王”号航母,向英国海军航母战斗群送别。(

Steve Parsons/Pool Photo via AP

)

今天(23日),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HMS Queen Elizabeth)为首的英国海军航母战斗群将出访亚太40个国家。未来28周,它将到访印度、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国,并驶经南海海域。

据ABC中文了解,这是”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的首次海外部署,本次航程长达2万6000海里,预计耗时28周。

现年95岁的伊丽莎白女王在出发前登上了航母甲板,与舰长、航母战斗群指挥官及舰上官兵交谈,听取航母此次部署行动的简报。

英国首相约翰逊亦表态,今次部署并非与中国抗衡,而是向中国展示英国遵守国际海洋法。

对南海地区来说,这是军事活动频繁的五月。英国海军航母战斗群将与一些欧洲国家的战舰先后航经南海地区,而中国海军在整个五月都在南海和雷州半岛西部海域的部分地区开展军事训练。

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本次航母战斗群出访亚洲无意与中国抗衡。(

AP

)

周四(20日),一艘美国军舰驶过南中国海有争议的岛礁附近水域,引发中国政府将美国称为“不折不扣的‘南海安全风险制造者’”。

中国军方南部战区新闻发言人田军里空军大校表示,美国海军“威尔伯”号导弹驱逐舰未经批准进入西沙群岛附近水域,遭到中国海军和空军的跟踪监视及驱离。

然而,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却称,中国军方对这次任务的评论是错误的。第七舰队表示,这艘导弹驱逐舰在西沙群岛附近“主张航行权利和自由”,没有被驱逐出“任何国家的领海”。

南中国海已经成为中国和美国之间关系紧张的许多热点之一。

回溯至去年7月,美国政府否认了中国的“九段线”说法,并称其“非法”。此后,澳大利亚政府继美国之后向联合国提交了声明,不承认中国对南海宣称的主权。

英法德三国派先进战舰是否要与中国抗衡?

HMA Ships taking part in a trilateral passage in the Philippine Sea with US Navy ships and the Japanese Maritime Self-Defence.
国防专家认为,南海地区真正可制衡中国的力量仍是美国海军。(

Supplied: Defence.gov.au

)

随着英国海军航母战斗群的出访,美国海军的“苏利文五兄弟”(USS The Sullivans)号导弹驱逐舰和装备F-35B战机的海军陆战队第211战斗攻击机中队也将配合行动。

此外,法国海军的准航母“雷电”号(Tonnerre)两栖攻击舰据报此前与澳大利亚海军在南海地区的联合演习后一直在南海游弋。

德国海军“巴伐利亚”(Bayern)号护卫舰预计将在八月启程前往亚洲,并在返航途中穿航南海,成为2002年以来首艘穿行南海海域的德国军舰。

英国航母战斗群本次将出访40个国家,并经过南海争议水域。(

Steve Parsons/Pool Photo via AP

)

南海地区将出现“伊丽莎白女王”号和“雷电”号身影的消息传出后,中国一些媒体随即从吨位、舰载机数量和建造质量等方面进行嘲讽,认为英、法两国在南海“炫耀武力”的这两艘战舰根本无法与中国海军的现有装备媲美。

“一个国家派出军舰到其他国家的公海上活动,是为了显示实力和军事存在,” 澳大利亚国防学院(ADFA)的副教授张剑博士告诉ABC中文。

但张剑同时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南海地区最重要的军事实力竞争在美、中之间开展,因此英、法等国虽然也派遣军舰表示自己的军事存在, 但在军力和装备对比上,对南海地区的形势发展并不具有实际影响,其目的都不是为了彰显明显的震慑作用。

欧洲军舰缘何进入南海?

China's Liaoning aircraft  carrier in South China Sea
中国的军事存在不断加强,域外国家越来越担忧航行自由会受到影响。(

Reuters

)

张剑博士解释说,南海有很大一部分水域是公海,因此对各国来说,南海长期以来都是贸易、商业和军事上的重要海上通道。所以,各个国家,特别是美国在南海常常有军用舰艇活动,坚持在南海地区的航行自由。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地区就会频繁有域外国家(Countries from outside the region)的军用舰艇通行。

此外,域外国家与南海周边国家都存在军事合作关系,常常会有军事演习和军事行动。比如,美国与菲律宾、澳大利亚和英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经常在南海地区举行联合军演等军事行动。

张剑博士认为,南海地区存在的争议问题有两个:一,是南海地区的领土争端,涉及到中国和南海周边国家;二,是关于航行自由的争议,即外国军用舰艇在一个国家领海内的专属经济区或相应海域内航行时应该享有什么样的权利。

中国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地区不断开发及扩大其影响力。
中国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地区不断开发及扩大其影响力。(

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Centre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

他表示,外界对南海地区发生冲突的担忧有两点,首先是,由于中国军力不断发展,领土争端可能会带来军事冲突;其次,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建设,特别是不断增强的人工岛建设使其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得以加强,域外国家越来越担忧航行自由会受到影响。

张剑认为,在航行自由的认识和观点上,美国不同意中国提出的观点,并以用航行自由行动进行挑战,而南海周边国家和欧洲国家亦不希望这一海域的某些国家完全控制南海,尤其是中国。

悉尼大学国际安全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 University of Sydney)的袁劲东副教授也认为,南海是重要的贸易通道,因此英、法、德三国在该地区开展海上行动是为了表达一种意见,即南海不是某个国家的内海,而是国际海域。

南海与台湾海峡的概念有何不同?

5月初,菲律宾抗议者走上街头,面戴画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头像的面具,抗议中国对南海争议岛礁的主权主张。(

AP: Aaron Favila

)

谈及南海问题,很多人会自然而然地想到台湾海峡,认为一些国家的军舰进入南海就是进入台湾海峡,南海争端也围绕台湾问题展开。但专家表示,南海和台湾海峡实际上是两个概念。

从地图上看,完整的南海就是包含“九段线”在内的地图所标注出的地区。不过,按照标注了11段线的地图所示,台湾岛也包括在南海范围内。

1948年2月,中华民国内政部方域司出版了《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在区域图所附的《南海诸岛位置图》中,南海地区标绘有一条由11条线段组成的断续线。

此后,迁至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一直延续了这一主张,声称对该地区拥有主权。

据ABC中文了解,1949年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拿掉靠近北部湾的两段线,变成了现在的“九段线”。但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均在近年来宣称对南海的部分海域拥有主权。

“至于台湾海峡,只是台湾岛与中国大陆之间约200海里宽的一条狭窄区域,”张剑博士说“大部分情况下,大家说的南海是指南沙,也就是南海南部的南沙群岛(亦称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 Islands)。那里是中国与其他国家有争议的地区。”

各国在南海的军事活动性质有何不同?

HMS Queen Elizabeth at sea.
 “伊丽莎白女王”号是英国的最新型航母,将出访亚太地区,并进入南海海域。(

Supplied: Ministry of Defence

)

除英、法、德等国即将或准备派军舰进入南海地区外,美国早在今年二月就派出了“罗斯福”号(USS Theodore Roosevelt)航母战斗群和“尼米兹”号(USS Nimitz)航母战斗群同时在南海地区活动。法国则紧随其后,派出“翡翠”号(SSN Emeraude)攻击型核潜艇和“塞纳”(BSAM Seine)号支援舰前往南海海域。

至于澳大利亚,更是长期派出各型军舰前往该地区参加军事活动。

那么,从目的、性质上看,美、澳、欧洲国家在南海的军事活动有什么不同吗?

张剑博士认为,从美国的角度看,在南海地区及整个印太地区的海上军事存在与美国在全球的整体军事部署密切相关。印太地区是美国全球军事部署的重点,美国必须保持军事优势,对盟友提供安全保障。

近年来,中国因其对南中国海的主张而引来了东南亚各国的愤怒。
近年来,中国因其对南中国海的主张而引来了东南亚各国的愤怒。(

Reuters via Philippine Coast Guard

)

在张剑博士看来,毋庸多言,澳大利亚因其地理位置位于印太地区,在南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对国家利益产生直接影响,但对英法这些国家来说则不然。

“因此,澳大利亚要维护该地区的航行自由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地区安全秩序。”

此外,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1971年签署了《五国联防协议》(Five Power Defence Arrangements),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国防和安全提供一定的合作与保证。

根据协议内容,签署国会常年进行军事合作,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因此,澳大利亚经常派遣军用舰船去南海地区与有关国家进行军事合作,在该地区的军事活动次数远远超过英法等国。

欧洲国家海军进入南海会导致什么后果?

针对英、法、德三国在南海地区的活动,中国国防部表示愤慨,警告说,“希望有关国家……不要无事生非、制造麻烦。”

中国方面虽然措辞严厉,但在澳大利亚学者看来,三国军舰进入南海地区并不会改变该地区的现状,只是在政治上施加影响。

中国海军士兵
南中国海是一处争议激烈的区域。(

Getty: VCG

)

张剑博士在几年前就提过,西方及盟友与中国在南海地区开展军事活动虽然可能会导致擦枪走火,但双方在过去已经建立起沟通渠道,因此会谨慎处理各种事件,避免发生军事冲突。

袁劲东副教授则指出,现在中国对南海主权区域的定义还不是很清楚,国际社会不清楚中国到底是对整片南海海域拥有主权,还是对某些岛礁拥有的12海里经济区拥有主权。

“中国的反对活动主要是口头抗议,是为了坚持一种立场。中国一直认为,南海是其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在目前,中国将一些岛礁建设为人工岛并宣示主权的做法并没有得到所有国家认可。

他表示,一些国家的舰船从中国宣示主权的岛礁/岛屿周边12海里处穿行或擦边而过,就是为了表明不承认中国拥有该岛主权的态度。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5-23/european-warships-in-south-china-sea/100115694

跨境电商选品

澳洲失业率下跌的侧面:留工津贴结束后流失大量工作

Young woman stands in cafe kitchen preparing food.
青年失业率已降至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而酒店业的就业岗位则创下历史新高。(

ABC Radio Canberra: Hannah Walmsley

)

四月份失业数据出台,令澳大利亚首次了解留工补助结束后的就业情况。

最新的情况喜忧参半:失业率从5.7%降至5.5%,略高于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但失业率下降完全是因为找工作的人数大幅下降,尽管是从之前创纪录的高位下降。

在3月28日留工补助(JobKeeper)结束后的几周内,就业人数骤减了30,600人。

(如果你真的想了解工作大量流失之际失业率怎么会下跌,请观看以下视频。)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Play Video. Duration: 4 minutes 7 seconds

失业率没有反映出经济健康的全貌。以下是你还需要知道的。

统计局表示,它没有发现3月至4月期间留工补助政策结束对就业情况有“明显影响”,尽管在几个月的强劲增长后,工作岗位突然大量流失。

统计局劳工统计负责人比约恩·贾维斯 (Bjorn Jarvis) 认为:“就业人数跌了3.1万人,其中一些可能与留工补助结束有关,但这也可能反映出劳动力市场通常的逐月变化,以及与今年早些时候类似的一些大于通常的季节性变化。”

没有乘客的雅拉河观光轮

Captain Jimmy 'Whisker' steers the boat down the Yarra River in Melbourne.
墨尔本河流游轮公司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由于缺乏海外游客,乘客数量仍下降了60%。(

ABC News: Michael Barnett 

)

尽管数字可能或不一定能显示出来,工资补贴结束后的影响却毫无疑问地正在显现。

过去40年来,墨尔本河流游轮公司(Melbourne River Cruises)一直在雅拉河上经营游船,生意兴隆。

但是,由于没有了国际游客,现在生意暴跌了60%。

“有些日子,我们船上的海鸥比乘客还多。这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企业主詹姆斯·甘蒂迪斯(James Gantidis)说。

当留工补助结束时,他被迫解雇了五名员工,并补充说,这五人并非都能找到其他工作。

“留工补助是救命稻草,我们祈祷它得到延续,”他说。

“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些非常艰难的决定。”

他剩下的员工也被削减了工作时间。

Jimmy Gantidis 3
墨尔本河流游轮船长吉米·“络腮胡”·甘蒂迪斯正在学习如何依靠减少的收入生存。(

ABC News: Michael Barnett 

)

他的堂兄弟、船长吉米·‘络腮胡’·甘蒂迪斯(Jimmy ‘Whiskers’ Gantidis)就是其中一人。工作减少了,意味着拿回家的钱也少了。

“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出去买东西,买点肉。这是……学会生存。”

吉米说,像墨尔本河流游轮这样的旅游业企业需要更多的支持。

“我们完全依赖旅游业。我们没有任何其他途径。我们确实需要未来有某种支持。”

詹姆斯不确定他还能让渡轮营业多久。

他唯一的选择是借更多的钱,直到边境重新对国际旅客开放。

“我们会一直走到最后。我们将不得不努力生存,直到银行或其他人让我们关门大吉,”他说。

“一切都取决于此。这是我们的生计。目前看起来相当绝望。”

一扇门关闭,另一扇又打开

然而,其他因国际边境关闭而严重受损的行业的人士已经转向新领域了。

尤妮斯·王(Eunice Wang)以前在一家面向中国游客的一日游公司兼职。

Eunice Wang works at Priceline. She is standing in the shop in her uniform.
尤妮斯·王 (Eunice Wang) 在留工补助结束后失去了旅游业的工作,之后她换了行业。(

ABC News: Michael Barnett 

)

在忠心耿耿服务了七年后,她以前的老板不得不在留工补助政策结束后让她离开。

但她只用了三周时间就在墨尔本远郊的连锁药店Priceline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一开始很有挑战性,”她回忆道。

“但是所有的同事都很乐于帮助我,所有的经理都对我很好。我正在学会怎么做了。”

事实上,这是一个临时的工作岗位,没有她以前的工作那么多小时数,但这并没有困扰她。

“感觉很棒。我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因为我喜欢与人互动,喜欢提供客户服务,”她解释道。

现年49岁的她给仍在找工作的人一些建议。

根据就业市场的其他数据,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抱有希望。

就业网站Seek表示,上月录得的招聘广告数量连续第二个月创下纪录。

与3月份相比,4月份公布的职位数量增加了11.9%,比2019年4月份高出30%以上。

此外,每个广告的申请人数处于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意味着求职者有很大的成功机会。

Seek表示,有11个行业的招聘职位创下纪录,其中招聘职位最多的行业为:贸易服务、酒店旅游、医疗保健、制造与物流、教育培训以及零售行业。

“表面好处”已经终结

大多数经济学家赞同,招聘广告的强劲、商业调查中的高度信心和所处情况,以及越来越多的工人短缺报告表明,本月的就业下降将是暂时的。

“最近几个月,劳动力市场的前瞻性指标继续进一步增强,我们预计,留工补贴政策结束对劳动力市场的任何影响都将是有限的,”联邦银行的克里斯蒂娜·克利夫顿 (Kristina Clifton) 写道。

然而,另外一些人士警告称,4月份的数据可能让人早早看到经济复苏步伐放缓的现实。

国际清算银行牛津经济部的莎拉·亨特 (Sarah Hunter) 表示,这些数据显示,“重新开放经济的表面好处以及由此带来的经济活动反弹已经基本耗尽。”

“展望未来,每月的数据可能会变得更零碎不完整、更‘常态化’”,她预测道。

“5月份的数据可能会显示更多的证据表明,留工补贴的终结以及工人从需求相对较弱的行业转移到蓬勃发展的行业的能力,将成为就业进一步增加的越来越重要的因素。”

A woman poses for a photo
国际清算银行牛津经济部的莎拉·亨特警告说,今后就业增长可能更难实现。(

ABC News: Lydia Feng

)

后金融危机时代青年失业率很低

总体而言,尽管上个月工作大量流失,但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就业市场大致回到了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就业率仍然高于2020年3月的数字,尽管失业率也略有上升。

贾维斯先生观察到,“失业率现在比疫情开始时高0.2个百分点(或33,000人)。

“重要的是,这比2020年7月的峰值低了2个百分点,当时的峰值为7.4%。”

至关重要的是,就业不足的比率多年来首次出现下降。

“就业不足率也下降了0.2个百分点,至7.8%,”克里斯蒂娜·克利夫顿观察到。

澳大利亚的年轻人似乎受益于后COVID时期的反弹,也可能受益于由于边境仍然关闭,缺乏来自新工人,特别是有工作权利的国际学生的竞争。

贾维斯表示: “青年失业率降至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反映出青年男性就业率大幅上升,而最近几个月青年女性就业率也出现了几次上升。”

青年失业率下降了1.1个百分点,至10.6%,现在比疫情大流行前的水平低了整整一个百分点。

国库部和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将希望这些积极的劳动力市场趋势继续下去,并会最终对工资形成一些上行压力。

相关英文文章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5-22/unemployment-abs-jobs-aprils-jobkeeper-end/100156918

跨境电商选品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正式停火 中国邀巴以代表赴华谈判可行吗?

Two men hug each other on the streets of Gaza.
人们在街头庆祝停火正式生效。(

Reuters: Mohammed Salem

)

以色列和哈马斯于当地时间周四(20日)午夜在埃及的斡旋下开始实施达成的停火。巴勒斯坦人涌向加沙的街道,其中许多人因担心以色列的轰炸而隐避了11天。

加沙卫生官员表示,有1900人名巴勒斯坦人因空袭而受伤,232人死亡,其中包括65名儿童。以色列表示击毙了至少160名战斗分子。

当局统计,以色列方面有12人死亡,接受治疗的伤者有数百人。哈马斯形容这场战斗成功抵御强敌的军事与经济入侵。

接近停火之时,巴勒斯坦人继续发射火箭,而以色列进行了至少一次空袭。埃及表示将派两个代表团监督停火,而双方都表示准备好对对方违反停火的行为进行报复。

以色列与哈马斯双方都声称自己在冲突中获胜。据路透社报道,原本24小时播放新闻和评论的以色列广播电台现已恢复播放流行音乐和民谣。

在黑烟前,一个男人手持着弹弓。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的冲突持续升级,已造成双方多人死亡。(

AP: Nasser Nasser

)

回溯至周日(16日)举行的联合国巴以冲突紧急公开会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邀请巴以双方谈判代表赴华进行直接谈判,并批评美国阻拦安理会采取行动。 

这场冲突恰逢中国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会议上,王毅指双方停火是“当务之急”,并指出以色列“尤其要保持克制”,而“中国是巴勒斯坦人民的真诚朋友”。

“由于一个国家阻拦,安理会至今未能发出一致声音。我们呼吁美国承担应尽责任,采取公正立场,支持安理会为缓解局势、重建信任、政治解决发挥应有作用,”王毅说。 

那么,中国的政治姿态向世界释放出了怎样的信号?

Loading

巴以谈判代表赴华可行吗? 

近期发生冲突的加沙地带由哈马斯控制。诞生于1987年的哈马斯是巴勒斯坦激进武装组织中规模最大的一个,当时正值巴勒斯坦人反抗以色列对西岸及加沙地带占领的“起义”之后。

哈马斯不承认以色列,自2007年以来,该组织一直统治加沙地带,并曾多次袭击以色列平民及军事力量,包括多起自杀式袭击及火箭弹攻击等。

中国、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及多数阿拉伯国家承认其抵抗组织身份,但美国、以色列、欧盟、英国、约旦、埃及等国家及组织将其军事力量标记为恐怖组织。

中国过去曾以官方形式邀请巴以代表赴华,如2017年12月,来自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当局的8名代表在中国的邀请下,在北京出席研讨会,由中国的中东特使官小生主持。

一个穿西装,头发灰黑和戴眼镜的男士看着镜头。
悉尼大学袁劲东教授表示,中国邀请巴以谈判代表来华,是向外界表明中国愿意在中东问题上发挥积极作用。(

Supplied

)

在周一(17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中方是否已邀请巴以双方谈判代表赴华进行直接谈判,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并无直接回应。 

悉尼大学国际安全研究中心的袁劲东副教授表示认为,中国与以色列在经贸和高科技合作方面亦有来往,因此,当前的方案是在向外界表明中国愿意在中东问题上发挥积极作用,“体现大国外交风范”。

“中国发挥更加主动外交来处理地区安全,体现了中国更加自信,对世界发出一种信号,说中国更愿意承担更大更多的责任,”袁劲东说。

“作为一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正好作为当值主席,中国愿意发挥更大作用。 

“两国方案”可行吗? 

Chinese Foreign Minister Wang Yi gesturing.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近期邀请巴以双方代表赴华对话。(

Reuters: Denis Balibouse

)

2017年7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见巴勒斯坦当局领导人阿巴斯,提出四点解决地区问题的主张,其中第一点即为两国方案。 

王毅在联合国安理会的会议上引述习近平就巴勒斯坦地区问题提出的四点主张,指该方案是冲突的“根本出路”。

王毅认为,安理会必须重申对“两国方案”的坚定支持,承认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独立、主权的巴勒斯坦国”。 

中国承认巴勒斯坦地区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其控制范围在约旦河西岸。但中国此次的提议并无具体指出代表巴勒斯坦地区的是哪一方。

两国方案原型可追溯上世纪30年代,当时该地区受英国控制,然而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冲突不断。英国为此进行了独立调查(royal commission),历史上又称“皮尔调查”(Peel Commission),以主持该调查的罗伯特·皮尔(Robert Peel)命名。

一位男子穿着西装看着镜头。
阿纳斯·伊克泰特博士指,两国方案一直是国际处理巴以冲突的“主要框架”。(

Supplied

)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阿拉伯与伊斯兰研究中心的访问学者阿纳斯·伊克泰特(Anas Iqtait)博士指,两国方案一直是国际处理巴以冲突的“主要框架”,并从1967年的巴以冲突起,“或多或少地被援引称解决巴以冲突的唯一方法”。

伊克泰特博士认为,中国认为两国方案可以解决冲突的主张是“正确的”,但对于许多巴勒斯坦人来说,这一方案“早已过时”。 

“这主要原因是,以色列政府在西岸扩张,建设居民点。以色列政府和军队目前控制着西岸60%以上的土地,这使得任何巴勒斯坦国家都不可能在西岸和加沙地带的东耶路撒冷建国。 

中国能取代美国在中东的角色吗? 

American flags are displayed together with Chinese flags on top of a trishaw in Beijing.
专家表示,多国参与中东问题或为更具建设性的方案。(

AP: Andy Wong

)

此次巴以冲突也受到许多中国民众的关注,在中国互联网上受到热议。 

5月18日,以色列驻华使馆发布微博,配上一段哈马斯宣称打击以色列的视频,并配上贴文:“我们的目的是尽最大的努力保护我们的人民,避免他们遭受到恐怖主义袭击。”

该帖文得到1.47万次赞,而这条微博下获得最多点赞的评论写道:“保护你们的人民,这就是以色列侵占巴勒斯坦领土的理由吗?强烈建议以色列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去建国。”

也有一些中国网民对以色列表达支持。一名微博网友写道:“哈马斯彻头彻尾的恐怖组织,目前阶段不要相信任何停火和谈,继续定点清除。”

伊克泰特博士表示,长期以来,巴以谈判由美国来斡旋。他认为,让中国、俄罗斯、欧盟、联合国和其他发展中与发达国家参与巴以冲突的谈判,透过更多边主义的方式,可以“更好地解决巴以问题”。

袁劲东认为,目前中东冲突仍需要美国的参与。他指出,未来可以期待中国在中东事务上以“高姿态”参与,“但介入的时候可能中国会比较小心”。 

“有些评论家说美国从中东撤出,给中国带来机会,我不觉得是一个中国应该利用的机会……做你有限能做的,而不是为了让国际社会高看你的外交能力和影响力而去做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袁劲东说。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5-21/palestinian-israel-conflict-china-diplomat-role/100150520

跨境电商选品

今日要闻:孙芳安卸任澳大利亚外交与贸易部常务副部长职务

孙芳安将接替南澳州总督黎文孝,担任下一任州总督。
孙芳安将接替南澳州总督黎文孝,担任下一任州总督。(

ABC News: Sara Tomevska

)

澳大利亚最高级别的外交官之一,现任澳大利亚外交与贸易部常务副部长孙芳安(Frances Adamson)将于今年6月25日卸任这一职务,并将接替南澳州现任总督黎文孝的职务,从10月起担任下一任州总督。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称现年60岁的孙芳安女士是澳大利亚最有成就和最受尊敬的公务员和外交官之一。

“她负责2017年《外交政策白皮书》(Foreign Policy White Paper)的撰写工作,帮助指导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议程。”

在2016年起担任外交与贸易部常务副部长之前,孙芳安女士曾在2011-2015年间任澳大利亚驻华大使。

她也是前南澳自由党议员珍妮弗·卡什莫尔(Jennifer Cashmore)的女儿。她将成为南澳州第三位女总督。

预计现任国防部常务副部长格雷格·莫里亚蒂(Greg Moriarty)可能会被调到外交贸易部,他以前曾任外交贸易部副部长、前驻伊朗和驻印度尼西亚大使。

国防部常务副部长格雷格·莫里亚蒂曾任澳大利亚驻伊朗和驻印度尼西亚大使。
国防部常务副部长格雷格·莫里亚蒂曾任澳大利亚驻伊朗和驻印度尼西亚大使。(

AAP: Karlis Salna

)

以色列和哈马斯宣布停火 前副总理呼吁澳洲不要卷入冲突

2021年5月20日,星期四,以色列空袭加沙城后,浓烟升起。
停火决定是在美国的巨大压力下做出的。(

AP: Hatem Moussa

)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马斯组织双方同意停火,结束在加沙地带为期11天的军事行动。这一决定是在美国要求的巨大压力下做出的。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的国家安全内阁深夜召开会议,随后总理办公室宣布了“相互和无条件”停火。

哈马斯和埃及表示,停火将于当地凌晨2点(澳大利亚东部时间上午9点)生效。哈马斯表示,停火将是“相互的、同时的”。

然而就在昨天(20日),澳大利亚前副总理巴纳比·乔伊斯(Barnaby Joyce)表示,国际社会将无法做任何事情来停止以色列和加沙地带的冲突,澳大利亚也不应该为此费心。

巴纳比·乔伊斯身穿深色西装,打着红白条纹领带。
巴纳比·乔伊斯认为澳大利亚不需要卷入当前的以巴冲突。

在参加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问答》(Q+A)节目时,乔伊斯表示,中东不断升级的冲突,已经有超过225名巴勒斯坦公民和12名以色列人丧生,双方都发射了数千枚火箭弹,任何国家施压都无法阻止这场冲突。

乔伊斯说他不希望在任何地方看到任何流血事件,他也不希望看到澳大利亚社区之间有冲突蔓延。

“我不希望他们的问题出现在我们的大街上,无论是天主教与新教的问题,还是南斯拉夫问题、苏丹问题,这些问题都在世界的另一边。我们国内的问题已经够多了”,乔伊斯在谈到巴以冲突时说。

“如果我沉浸在巴勒斯坦或以色列的政治中,我就会转移针对本地的注意力。

“我不想看到别人的大便在我的马桶里,如果来到我们的国家……就把它冲走。”

专家呼吁公众尽快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南澳再现血栓案例

栅栏上的标识写着新冠疫苗接种诊所,箭头指向左边
5月20日的消息显示,一名53岁的南澳男性因血栓正在接受重症监护。(

ABC News: Eugene Boisvert

)

流行病学家敦促50岁以上的澳大利亚人不要等待阿斯利康疫苗之外的替代产品,并警告说,人们对新冠疫苗仍然构成的风险存在“错误的安全感”。

目前,全国范围内接种的疫苗已超过330万剂,但一些医生担心,在更多的人得到保护之前,澳大利亚人可能会成为新冠病毒的“活靶子”。

迪肯大学的凯瑟琳·班尼特教授(Catherine Bennett)说,她对泰国和新加坡等国家的病例数量感到担忧,这些国家早些时候在控制疫情方面取得了成功。

她说:“人们需要把这些其他国家视为一种警醒,提醒人们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澳大利亚发生。我们知道如何控制病毒,但与此同时,我们不能保证不会出现疫情在社区蔓延的情况。”

“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接种疫苗,防止这种情况在澳大利亚蔓延。”

目前有诸多原因造成接种疫苗速度缓慢。

比如新州奥林匹克公园的大型疫苗接种中心目前只施打辉瑞疫苗,此外有很多关于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出现血栓的报道。

5月20日,一名53岁的南澳男性因血栓正在接受重症监护。卫生部门表示,这与阿斯利康疫苗有关。

这是该州记录的首例类似病例,目前已有15万南澳大利亚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政府还在调查第二例血栓病例,该病例为一名87岁的女性,她在上个月接种了阿斯利康疫苗。

中国称美国军舰在南中国海非法进入其领海

[美国海军则说其在西沙群岛附近“行使航行自由权利”。]

美国军舰驶过南海有争议岛屿附近水域,中国称美国为“不折不扣的南海安全风险制造者”。

中国南部战区新闻发言人田军里空军大校5月20日在一份声明中说,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科蒂斯·威尔伯号(USS Curtis Wilbur) “未经中国政府批准,非法闯入中国西沙领海”,并补充说,“解放军组织海空兵力进行跟踪监视并予以警告驱离”。

这份声明还说中方坚决反对美方的行动,并指“美军此行是搞航行霸权和舆论误导,严重侵犯中国主权和安全,破坏地区和平稳定”。

田军里大校在社媒发布的这份声明中还说,美方行为“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人为增加地区安全风险”。

“是不专业、不负责任的,充分证明美是不折不扣的‘南海安全风险制造者’。”

然而,美国第七舰队将其形容为“常规”过境。美军第七舰队在一份声明中说,国际法不允许任何国家单方面对无害通过设置任何事先通知或事先得到批准等规定。

第七舰队的声明说,只要一些国家继续提出不符合国际法的海权主张,并对所有国家都享有的权利和自由设置不合法规定,美国就会继续采取行动保护这些权利和自由。

南海问题已成为美中双边关系中“一触即发”的引爆点,一直以来华盛顿拒绝承认北京在这片资源丰富的海域的领海主张。

普京说俄中关系处于“历史最高点”

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启动一个真正具有标志性的旗舰性合作项目”。
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启动一个真正具有标志性的旗舰性合作项目”。(

Sergei Ilyin, Sputnik, Kremlin Pool Photo via AP

)

俄罗斯总统普京说,莫斯科与北京的关系已达到“历史最高点”。

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了视频会议。两国领导人见证了使用俄方设计的反应堆的江苏连云港田湾核电7、8号和辽宁徐大堡核电3、4号机组的正式开工仪式。

普京说:“俄罗斯和中国的专业人员正在启动一个真正具有标志性的旗舰性合作项目。”

他把这一俄罗斯技术形容为是“强大、最先进的俄制核反应堆,符合所有安全法规和最高生态标准”。

普京与习近平之间建立了越来越紧密的联系。专家认为这次兴建更多核能发电站是北京寻求减少对火力发电依赖的一项举措。

留工津贴终止后 澳洲失业率仍在下降

在留工津贴JobKeeper结束后,尤妮斯·王(Eunice Wang,音译)失去了旅游业领域的工作,从而不得不改了行。
在留工津贴JobKeeper结束后,尤妮斯·王(Eunice Wang,音译)失去了旅游业领域的工作,从而不得不改了行。(

ABC News: Michael Barnett 

)

在留工津贴JobKeeper终止后,澳大利亚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 ABS)公布了4月份失业数据。

统计局估计,在3月份增加了7.7万个职位后,4月则失去了30,600个工作岗位。全职工作增加了33,800个,而兼职工作却减少了64,400个。

就业率仍比新冠疫情前要高,但失业率也高于疫情前的情况。数字显示,失业率从5.7%降至5.5%,略高于疫情前的水平。

失业率之所以下降是因为找工作的人数已经从创纪录的高位有了显著下降。

科学家在新州发现 “远古雨林遗迹”

在高速公路附近的一小块土地上,科学家发现了两个新物种。
在高速公路附近的一小块土地上,科学家发现了两个新物种。(

Supplied: Mark Graham

)

数百万年前,茂密的雨林覆盖了覆盖澳大利亚、南极洲和南美的整个冈瓦纳(Gondwana)超级大陆。最早开花的植物也是从这些森林中逐渐进化而来的。

如今,在经历了地球几轮气候变化的大风大浪,且遭受驻足澳大利亚大陆的欧洲人破坏之后,这些古老的雨林中只有一小块依旧保留了下来,而大量的远古动植物物种却已绝迹。

现在,科学家们欣喜地发现了一块“宝地”,那就是在新州Coffs港高速公路边上的一小块地。他们在那里发现了两种古老的植物物种,这些植物被认为对科学来说是全新的物种。

但是这些物种面临着迫在眉睫的威胁,它们生长的那一小块路段计划修建高速公路。

这两个远古新物种是在高速公路旁的一小块地方被发现的。lled with leafy green trees.
这两个远古新物种是在高速公路旁的一小块地方被发现的。(

Supplied: Mark Graham

)

当地原住民、环保主义者和科学家都呼吁保护这一独特的雨林地带。

新州政府也在制定一项保护计划,想将远古新物种转移到其他地点。这却引来了多方的担忧与反对。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5-21/news-briefing-5-21/100151216

跨境电商选品

以色列巴勒斯坦危机升级:海外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在远处观望

A woman wearing a red hijab with arabic letters on one side of her face, the other in darkness.
阿塞尔·塔亚说,她看着以色列袭击巴勒斯坦领土的视频感到“无助”。(

Supplied: Aseel Tayah

)

艾曼*一直忧心忡忡地在电话旁等消息,想听到远在家乡的亲人是否还活着。

艾曼有三个兄弟和六个姐妹,他们和父母生活在加沙地带。八年前,艾曼离开了家乡前往澳大利亚,但这些年来,他没有一天不思念亲人。他要求在文章中使用匿名,以保护在加沙的家人。

艾曼发现自己很难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痛苦,他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他的家人说,加沙受到的轰炸“超乎想象,难以形容”。

如今,艾曼知道家人正处于迫在眉睫的危险之中,这让他感到很难入睡。而他一直在等坏消息,尤其是该地区的紧张局势升级后。

A photo of Ayman with his back facing the camera looking at news of the conflict.
艾曼仍然记得在加沙上学时一定会经过坦克和推土机。(

Supplied: Ayman 

)

艾曼说自己担心小妹妹,她“惊恐得”都不会走路或讲话了。

“她几乎不会说话,但我妈妈说,每次她看到轰炸,她就说,‘火箭弹,火箭弹’。这是多么可怕的情况,”艾曼说。

过去的两周内,针对一起法庭案件的抗议活动重新点燃了加沙地区的暴力活动。这起案件涉及将巴勒斯坦家庭从东耶路撒冷的谢赫贾拉街区驱逐出去。

以色列防暴警察向阿克萨清真寺的巴勒斯坦朝拜者发射眩目弹和橡皮子弹后,敌对行动进一步加剧。以色列表示,这些行动是对巴勒斯坦人囤积并投掷石块的回应。

Palestinians rescue a survivor from under the rubble of a destroyed residential building
据当局称,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212名巴勒斯坦人遇难,以色列有10人遇难。(

AP: Khalil Hamra

)

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随后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以色列对加沙发动了数百次空袭。

据加沙卫生部称,迄今为止,已有212名巴勒斯坦人遇难,其中包括61名儿童和36名妇女。

以色列当局称,以色列已有10人遇难,其中包括两名儿童。

在加沙地带的难民营中长大意味着艾曼的童年回忆里充满了检查站和宵禁。他仍然记得,上学的路上一定会经过坦克和推土机。

他说:“在加沙,没有[计划]这回事——你必须按天来活。”

大赦国际称,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实施了14年的非法封锁,使其居民受到集体惩罚,加剧了那里的人道主义危机。

艾曼说,想到生活在冲突中的家人,他一直感到心理压力和沮丧。

“我的父母还没有见过我的孩子,我的兄弟姐妹结婚了,我也没能参加,”他说。

“我们在网上视频交流。

“谁给了他们这样做的权利?”

Aseel wearing a black hijab, holding a microphone with a Palestinian flag behind her.
塔亚女士说,她从小在耶路撒冷士兵的审问中长大。(

Supplied: Aseel Tayah 

)

生于巴勒斯坦领地的澳大利亚人阿塞尔·塔亚(Aseel Tayah)在谈到她如何在耶路撒冷长大时,忍住不掉眼泪。

作为一名艺术家和歌手,塔亚女士将其描述为“从未见过和平的最美城市”。

她全心倾注在艺术上,用表演来发泄自己的沮丧——她说那是对巴勒斯坦人的压迫。

塔亚说,当她住在耶路撒冷时,作为一名戴头巾的巴勒斯坦人,她成了被针对的目标。塔亚说自己从小被审问,眼睁睁看着父亲被士兵骚扰。

“[家人]每天从早忙到晚,和他们交谈太难了,从早餐、午餐到晚餐,”她说。

“他们甚至连祈祷也遭到审问。”

她担心无法联系到家里的亲人——这与艾曼的担忧如出一辙。塔亚将目前的形势形容为一场“灾难”和“战争”,她希望自己的亲人没事,却不能保证他们能平安地度过。

Aseel writing in Arabic on a child's face during the protest.
塔亚女士说,她对世界领导人没有站出来反对以色列感到“失望”。(

Supplied: Aseel Tayah 

)

八年前,塔亚离开了巴勒斯坦领土。她说,最近在社交媒体上看了一段以色列用眩目弹和橡皮子弹袭击阿克萨清真寺的视频,勾起了令她“无助”的回忆。

“谁给了他们这样做的权利?”塔亚说。

“我不知道是谁给了他们权利去袭击清真寺里的人。”

塔亚说,她从小就看到定居者在耶路撒冷试图夺取邻居的家,当时的她并不理解。

“我[对世界]感到失望,因为没有站出来反对以色列,即便在很多年之前,”她说。

“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时刻”

A photo of Jordy Silversteen with her hands in her pocket, walking next to a sign that reads
乔迪·西弗尔斯坦说,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人的方式是“不可接受的”。(

Supplied: Jordy Silversteen

)

随着紧张局势不断升级,澳大利亚犹太裔历史学家乔迪·西弗尔斯坦(Jordy Silverstein)对其后果感到“恐惧”。

西弗尔斯坦博士现年38岁,她的祖辈是大屠杀的幸存者。西弗尔斯坦博士认为,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所作所为是“不可接受的”,而且这种情况“对每个人都不好”。

“以色列人正在死亡,这一事实是我为什么说当前的暴力活动不会给以色列带来安全或和平,”她说。

西弗尔斯坦博士还说,发生在巴勒斯坦人的处境“非常惨痛”。

在她看来,虽然许多在澳大利亚和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同意她的观点,但大多数人并不赞同。

“我认为很多[犹太]人不完全明白他们所拥护的东西,”她说。

“许多人认为,以色列为反犹太主义提供了解决方案,我认为他们错了。”

A photo of Alex wearing a white shirt with trees in the background.
瑞夫钦先生说他有朋友担心“躲在防空洞里”的家人。(

Supplied: Alex Ryvchin

)

澳大利亚犹太人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Council of Australian Jewry ,ECAJ)的联合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瑞夫钦(Alex Ryvchin)表示,该委员会代表了澳大利亚犹太人主流社区,一直紧密关注新闻和社交媒体,等待来自亲朋的消息。

“他们担心子女的安危,担心躲在防空洞里的家人,”他说。

他说,由于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发射的火箭弹,“以色列别无选择,只能进行报复,平民伤亡不可避免”。

“然而,战争的性质就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战争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他说。

瑞夫钦的另一个身份是犹太复国主义者,他说他观察到一种“痴迷”的现象,即比较双方的人数以及“看谁的军事能力更大”。

他说:“有时,在冲突中弱小的一方是过错方。坦率地说,有时,弱小的一方是个混蛋,与以色列相比,哈马斯可能是弱小的一方,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这件事中做得对。”

瑞夫钦说,作为一名在以色列生活过的澳大利亚犹太人,他同情巴勒斯坦人民,但“不同情巴勒斯坦领导人”。

“在澳大利亚犹太社区,绝大多数人支持两国方案,”他说。

“人们支持巴勒斯坦人拥有自己民族家园的权利,像犹太人一样拥有自己的庇护所。“

“但可悲的是,他们被自己的领导人辜负了,他们选错了领导人。”

“前所未见”

纳赛尔·马什尼(Nasser Mashni)是澳大利亚巴勒斯坦倡导网络(APAN)的副主席,他的父亲是一名50年代移民到澳大利亚的巴勒斯坦难民。

“[我父亲]是作为一名无国籍人来到这里的,因为当他到达这里时,巴勒斯坦还没有被承认为一个国家,”马什尼先生说。

马什尼的父亲因癌症在澳大利亚去世。作为一名巴勒斯坦裔澳大利亚人,马什尼希望将父亲安葬在耶路撒冷。但他说,以色列大使馆拒绝了他的这一权利。

A photo of Nasser wearing sunglasses and a Palestinian national identity scarf 'Kufeyeh' holding a Palestinian flag
马什尼先生说,以色列和哈马斯的军事能力悬殊。(

Supplied: Nasser Mashni

)

马什尼说,澳大利亚巴勒斯坦侨民的经历通常都是如此,但对以色列人和澳大利亚犹太人来说则不然。

关于最近的紧张局势,他说,以色列和哈马斯的军事能力存在差距,这使得冲突不公平。

“就因为他们看到一名哈马斯成员住在那里,[以色列]炸毁了一座13层楼的建筑,当时这座建筑里住着80个家庭,那么建筑里的其他79个人呢?”马什尼先生说。

“巴勒斯坦人被剥夺了自决权。”

“73年来,我们没有国家,被剥夺了权利,被占领,遭受定居者的暴力,土地被没收。这是双重标准。”

上周末,马什尼在墨尔本的一次抗议活动中发表讲话,数千人声援巴勒斯坦人民。

世界各地也举行了多起支持巴勒斯坦的抗议活动。

他说,2017年的APAN民意调查显示,绝大多数澳大利亚人(73%)希望看到巴勒斯坦领土被承认为独立国家。

A photo of Sivan wearing red glasses and a red cat, smiling toward the camera.
比亚洛布洛达女士说,她在澳大利亚遇到了巴勒斯坦人,他们已经成为她的朋友。(

Supplied: Sivan Barak Bialobroda

)

以色列裔澳大利亚人西万·巴拉克·比亚洛布洛达(Sivan Barak Bialobroda)在美国出生,母亲是澳大利亚人,出生后拥有这三个国家的公民身份。

她说,上个世纪70年代,她在加沙和以色列边境的集体农场(以色列的一个农业集体公社)长大,那是一段“不可思议”的经历。

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她会说她在成长过程中她对所谓的“世俗犹太复国主义”持有相当自由的观点。

直到她回到澳大利亚,在社会工作中认识了巴勒斯坦难民后,她对犹太复国主义的看法才发生了改变。

“我在这里遇到一些巴勒斯坦人,他们后来成了我的朋友,”她说。

她说,她在特拉维夫[以色列港口城市]仍有朋友和家人,其中许多人把“驱逐巴勒斯坦人与缺乏其他宗教自由联系在一起”,因为针对巴勒斯坦人的仇恨犯罪“前所未见”。

“所以,这是第一次许多人看到军队针对和平示威的人使用各种程度的暴力,”她说。

她说这种事态下的解决办法很简单:“停止杀戮。”

*艾曼在文中使用匿名来保护在加沙的家人

相关英文文章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5-21/australian-palestinian-ad-jewish-community-react-to-conflict/100150218

跨境电商选品

坎坷的移民之路:华人女孩亲述来澳洲寻获真爱的美好与艰辛

A man and a woman stand next to each other, taking a selfie.
Angie女士写道,因为丈夫,我想要留在澳大利亚。(

Supplied/ ABC Everyday: Luke Tribe

)

18岁那年,我从中国来到墨尔本。

2006年,我高中刚毕业,孤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没有任何家人或朋友。

作为一名国际学生,我很兴奋地开始了在澳大利亚的新篇章。

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我未来的丈夫,也没有想过留在澳大利亚需要面临怎样的压力。

寻找真爱

我的丈夫来自孟加拉,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那时,他在悉尼学习。聊了几回,我们就相爱了。

尽管澳大利亚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但还是很多人会对我的丈夫不是中国人这一点,感到惊讶。

我的一个前同事甚至问我:“丈夫不是东亚人,你不会觉得奇怪吗?”我礼貌地回答:“你为什么会想和一个和你完全相同的人在一起呢?”

我们结婚时都不是澳大利亚的永久居民,持有的是临时签证,而签证一到期,我们就有可能被遣返回国。

也就是说,如果拿不到澳大利亚的永久居住签证,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迫分开。

一条未知的路

移民的申请程序非常复杂。我们常常连自己的签证状况都不太搞得清楚。

Melanie Macfarlane是一名从业了18年的注册移民代理,她说:“申请永久居民签证不那么简单,尤其是现在,拿永居变得更难了。”

“移民规则现在经常发生变化,甚至在客户申请的过程中也可能面临着变化,客户有可能前一分钟有资格申请,下一分钟就没有了。”

Melanie女士表示,对于处于跨文化关系中的人来说,这可能会更具挑战性。

“要处理申请需要的那些警方核查挺麻烦的,获得这些核查记录也同样不容易。”

我们背景调查的审核时间也比别人长,因为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而每个国家有着不同的评估要求。

那段日子我们过得很艰难。为了认证一份简单的文件,我们在移民机构和州政府之间来回奔波了很多次。

我们住在一个20平方米的单间公寓里。

因为只有过桥签证,我们找不到稳定的工作,只能做一些没有年假的临时工作。永久居民的申请费,包括行政和代理费,都得预先支付,我们的生活也因此过得很拮据。

家庭关系

我们的父母非常关心我们的移民办得怎么样了。他们语言不同,也无法互相沟通,所以我们试着通过视频电话把所有人聚集到一起。

但我们两家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我和丈夫说英语,我的亲家只会孟加拉语,而我的父母只会说普通话。三种语言汇集到一起,沟通挺艰难的。

心理咨询治疗师凯伦·菲利普(Karen Phillip)表示,像我这样的家庭面临着一般别人遇不到的挑战。

我们的父母总是要了解我们过得怎么样,什么时候能拿到永久,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看望他们。

但我们面临的不确定因素太多,比如移民法案的改变。这种情况下,我们很难给到父母什么明确的答案。

等了一年,我们几乎要放弃了。但后来我们意识到别无选择。我不会说孟加拉语,我丈夫也不会说普通话。这样一来,我们又如何能在彼此的国家生存?

我们已经在澳大利亚已经生活了六年多,可以说几乎与我们的祖国脱节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团结在一起,等待永久居民签证。

在澳大利亚建立自己的家

我们每周都会与移民代理进行跟进。等待了18个月后,我们终于拿到了永久居民的签证。随着签证身份的改变,我们都找到了更好的工作,也有了我们的第一个家。

我们很幸运能在澳大利亚相遇,并有了两个漂亮的孩子。现在我们家有澳大利亚、孟加拉国和中国三国的跨文化背景。我们也喜欢叫孩子“ABC儿童”(Australian, Bangladeshi and Chinese)。

有些人可能会问:“你为什么要申请永久居民签证?”我的回答是:为了独立,我想像其他澳大利亚人一样,在澳大利亚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们希望能给孩子有一个更好、更轻松的家庭环境,契合我们两人的孟加拉文化和中国文化。

我的丈夫一直都在身边支持我,这让我很开心。在申请永居时,并不是我一个人单打独斗,他在澳大利亚给了我一个家。

那么我们生活在澳大利亚的“ABC儿童”会过得怎么样?他们这一代会是什么样子?

我想这将是我们的下一个新篇章。

相关英文文章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5-20/what-its-like-applying-for-permanent-residency-in-australia/100146378

跨境电商选品

澳中贸易烽火硝烟再起?澳洲对华出口葡萄遭清关拖延

Shiraz grapes on the vine at the Kalleske winery in South Australia.
澳大利亚对中国每年出口3亿澳元的鲜食葡萄。(

ABC News: Dominique Schwartz

)

联邦贸易部长说,中国目前拖延澳大利亚鲜食葡萄的进口,联邦政府正在试图了解其中缘由。澳大利亚葡萄产业估计每周要损失数百万澳元。

贸易部长丹·特汉(Dan Tehan)表示,澳大利亚每年向中国出口鲜食葡萄的贸易额达3亿澳元,但他“不会妄下结论”,认为澳大利亚葡萄产业是澳中贸易战殃及的又一“池鱼”。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拒绝了价值数十亿澳元的澳大利亚出口产品,包括大麦、红酒、肉类、海鲜、木材、棉花和煤炭。

现在,澳大利亚种植者表示,鲜食葡萄集装箱通常一两天就能通过中国海关检查,但现在最长的已拖延了20天,有时甚至都没有冷藏。

丹·特汉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说,联邦政府已要求澳大利亚出口商随时向他通报从中国客户那里得知的情况。

“大约80%的鲜食葡萄出口似乎都是‘无缝’通关,”他表示。

“问题似乎存在于最后的20%。”

“我们正试图找出造成这次延误的原因。”

Loading

清关延误导致葡萄变质

澳大利亚鲜食葡萄协会(Australian Table Grape Association ,ATGA)表示,清关延误从六周前开始,估计对澳大利亚的种植者和出口商来说,每个集装箱损失可能高达4万澳元。

通常,每年的4月和5月是葡萄出口的高峰期,澳大利亚每周会向中国运送多达300个集装箱的鲜食葡萄,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了解到,今年每周只有125个集装箱“抵达”中国。

“整个行业都惴惴不安,清关延误给葡萄种植者和出口商造成了巨大损失,”ATGA首席执行官杰夫·斯科特(Jeff Scott)说

“据我们所知,目前尚未出现任何货物被拒的情况——所有的集装箱都清关了,但都是经历了长时间的延误后才清关的。”

斯科特先生说,如果延误的集装箱没有电力供应,集装箱内的温度可能会导致水果变质,价值会降低。

“如果装载葡萄的集装箱断了电,那么他们就不会支付通常的高价,”他说。

中国是澳大利亚鲜食葡萄利润最丰厚的市场,占所有鲜食葡萄出口份额的40%以上。

对于澳大利亚的种植者和出口商来说,每个集装箱损失估计可能高达4万澳元。
对于澳大利亚的种植者和出口商来说,每个集装箱损失估计可能高达4万澳元。

或将向世贸组织提起上诉

虽然澳大利亚政府目前正在寻求葡萄清关延误的答案,但与此同时也在考虑就澳大利亚葡萄酒贸易的中断向世界贸易组织提起上诉。

“我想在未来几周内我们将能够定下来接下来要做什么,”特汉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记者说。

去年,价值超过10亿澳元的出口贸易戛然而止,中国以涉嫌反竞争行为作为理由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加征关税。

本周标志着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高额关税一周年,也是中国对澳大利亚提出反竞争行为指控一周年。

去年,澳大利亚宣布将就中国加征关税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上诉。

本周,在考量与中国的贸易关系时,全国农民联合会(National Farmers’ Federation)首席执行官托尼·马哈尔(Tony Mahar)表示,他期待着长期互利的贸易关系继续下去。

“中国对许多澳大利亚农产品的需求仍然很高,”他说。

相关英文文章

Share

More on: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5-20/has-china-s-trade-war-extended-to-table-grapes/100152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