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选品

揭秘澳洲十大高薪职业排行榜

Federal Government announces new job services package
2018-19年,澳大利亚劳动者的应税收入中位数为47,492澳元。(

AAP

)

您想过换职业吗?

如果您还在上学,想过毕业后想要什么样的工作吗?

或许,您正好奇某个朋友或者同事挣多少钱?

这篇文章可能会有帮助。

我将让您看到,包括学徒在内,澳洲经济中从事数百种不同职业的人收入如何。

这次的信息远比之前您看过的其他信息要详细得多。

2018到2019财年收入数据

每年,澳大利亚税务局(the Australian Taxation Office,ATO) 都会公布最近一财年的记录数据 。

上周,ATO公布了2018到2019财年的数据。

通常, ATO会推广下面这个对比表格中的数据(显示年度平均可税收入最高的的前十个职业)。

不过,有关信息其实可以更加具体

举个例子,看到上面表格中的第三行吗?

上边写着“内医学专家”职业组是澳大利亚平均应纳税收入第三高的职业组,平均应纳税收入为304752澳元。

但是这个职业组内具体包括哪些职业呢?

它包括心脏病学家、肿瘤专家、神经病学专家、风湿病学家、重症监护专家、肠胃病学家,以及很多其他的专家。

我将带你了解在这些不同职业中男性和女性的收入。

如下图所示,男性心脏病学家2018年到2019年平均应纳税收入为506,930,比女性心脏病学家的年平均应纳税收入292,831远远高得多。

切换页面可以看到每个不同职业。

这样的数据因为以下原因而很重要。

首先,数据显示同一职业中男性和女性收入的巨大不同。

其次,显示了社区中不同职业应纳税收入的巨大不同。

它还可以显示一些我们最重视的工作者——比如护士、教师、老人护工的实际收入。

护士收入如何?

举例来说,看看下边这个表格。

表格显示老年护理机构的护士在2018到2019财年收入的中位数为46812澳元,低于全国工资中位数。

记住,所有职业工作者的应纳税收入收入在2018到2019财年为47492澳元。

中位数是指收入分配的中间。

它意味着一半工人应纳税收入高于这个数字,一半低于这个数字。

不过,还有些其他的事也要记得。

男性和女性应纳税收入也不同。

由于男性在大多数职业中收入都比女性高,所以收入中位数也会高。

全国范围内,2018到2019财年应纳税收入中位数女性为40547澳元,男性为55829澳元。

数百种职业

不论如何, 我提供了下边这个表格,其中显示了数百个职业。

包括每个职业的从业人数,每个职业男女从业者的人数,以及2018到2019财年应纳税收入平均数和中位数。

职业划分由ATO确定。

想一个想查询的职业,输入到搜索框中。

例如,好奇职业冲浪者的收入吗?

在搜索框中输入 “Surfer”。

它会告诉你2018到2019财年共有16个女性冲浪者,她们的应纳税收入平均数为117,548澳元,应纳税收入中位数为36,933澳元。

而男性冲浪选手共有74人,他们的应纳税收入平均数为57,968澳元,而应纳税收入中位数为36933澳元。

这说明了什么呢?

女性和男性的应纳税收入中位数非常相似。

此外,澳大利亚女性职业冲浪选手的数量远低于男性。

然而,由于其中一些人是世界上最棒的冲浪运动员,所以收入非常高,这些人拉高了女性冲浪选手的平均应纳税收入,另女性平均应纳税收入远高于男性。

再看看其他职业的收入?

试试这些职业:板球运动员(cricket)、 理发师(barber)、 露营公园经理(caravan park manager)、烘培师( baker)、艺术家(artist)、音乐家(musician)或者歌手( singer)、 乐队成员(band member)、指挥(conductor)、蘑菇种植者(mushroom farmer)、水果蔬菜包装工(fruit and vegetable packer)、保安(security guard)、经济学家(economist)、咖啡师(barista)、 咖啡店经理(cafe manager)、 音乐老师(music teacher)、 芭蕾舞老师(ballet teacher)、机械师(mechanic)、工人(labourer), 砖瓦匠(bricklayer)、木工(carpenter)。

您还可以搜到许许多多的职业。

相关英文文章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6-15/income-averages-for-different-occupations-jobs/100214462

跨境电商选品

《四角方圆》调查:澳洲总理多年好友被家人举报为极右阴谋论者

A collage of photographs. One shows Scott Morrison and Tim Stewart. Others are of the Stewart family.
斯科特·莫里森就与蒂姆·斯图尔特在1990年代就成为朋友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一位多年好友的家人表示,他们对莫里森的这位朋友相信极右阴谋论“匿名者Q”(QAnon)感到担心,并多次致电国家安全部门的热线电话进行举报。

蒂姆·斯图尔特(Tim Stewart)的家人向《四角方圆》(Four Corners)节目爆料,称他们担心斯图尔特沉溺于“匿名者Q”的观点不能自拔。

“匿名者Q”阴谋论的追随者大都相信,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发起了对美国腐败邪恶的精英阶层——包括其政府本身的部分人员(亦称深层政府)以及重要社会名流的秘密战争。

斯图尔特与太太莉奈尔(Lynelle)早在1990年代初就与莫里森及妻子珍妮(Jenny)认识。

莫里森在社交媒体上称蒂姆·斯图尔特是一个“非常棒的人”。而莉奈尔到去年年底为止,一直在悉尼的总理官邸官邸基里比利楼(Kirribilli House)为“一辈子的好友”——莫里森的妻子珍妮工作,从事家政服务。

当时,蒂姆的家人就表示,担心蒂姆越来越沉溺于“匿名者Q”阴谋论

Scott Morrison, Lynelle Stewart and Jenny Morrison
脸书上莫里森夫妇与莉奈尔的合影

蒂姆的姐/妹凯伦称他的观点很极端。

“蒂姆相信这个世界确实被邪恶的恋童癖占领了,或者说是被信仰恶魔路西法(Luciferian)主义的恋童癖占领了,”凯伦说。

“我不明白为什么总理会愿意被看到和有这样极端想法的人在一起。”

莫里森没有对《四角方圆》直接回应他和蒂姆·斯图尔特是否还是朋友的质询。

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有人问他对《四角方圆》正在制作中的节目的看法时,莫里森称看到节目试图中伤他和他的家人感到失望。

“对任何暗示我参与或支持了这样危险的组织的说法,我感觉受到了严重的冒犯。我显然没有这样做,”莫里森说。

凯伦说:“目睹一个人变得非常极端是很不寻常的事。”  但她认为给国家安全热线打这个电话是自己的“公民义务”。

Karen Stewart looks out a window.
凯伦·斯图尔特感到非常担心,于是拨打国家安全热线举报了亲兄弟(

Four Corners: Harriet Tatham

)

“我们认为自己可以为很多事情找借口,但是如果我们受到了威胁,或者我们的安全成为问题,那么我们应当合法地进行举报,”凯伦说。

“所以,我们确实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确保作为社会一员做了正确的事。”

蒂姆相信“邪恶的人”正在吸食儿童血液

 蒂姆·斯图尔特的博客——侧向而行(Sideways Step),罗列了“匿名者Q”阴谋论的中心思想,即一群左翼人士正运作一个为了吸食儿童血液而生的性侵集团。

“这些罪行的本质显示了人类正被当作物品,人类的能量正未经允许而被采集,”蒂姆·斯图尔特写到。

“另外,这是针对儿童,那些更天真无辜的人……”

“为什么邪恶的人要剥夺小孩的童真?为什么他们吸血?为什么他们需要牺牲人命。”

Tim stands with his arm around Lynelle in a garden, she holds a glass of wine. Water can be seen in the distance behind them.
莉奈儿与丈夫蒂姆在2018年的合影(

Facebook

)

蒂姆的家人称,蒂姆说他能和蟑螂对话,而且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和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 )实际上都是男性。

“他们相信一场属灵征战(spiritual warfare)正在上演。他们了解情况所以正在东征,确保魔鬼的追随者被推翻,”凯伦说。

属灵征战指基督徒与撒旦及其追随者之间的战争。

《四角方圆》了解到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的负责人迈克·伯吉斯(Mike Burgess)也被告知与蒂姆有关的情况。

互联网“最让人感到悲哀的地方”

研究极端主义的智库战略对话研究所(Institute for Strategic Dialogue)最近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匿名者Q”支持者最为活跃的国家中,澳大利亚排名第四,头三名是美国、加拿大和英国。

A shirtless, tattooed protester wearing a horned helmet shouts from the upstairs gallery of the US Senate.
美国联邦调查局认为“匿名者Q”阴谋论者在国内构成了恐怖主义威胁(

Getty Images: Win McNamee

)

吉塔斯·贾德贾(Jitarth Jadeja)在一个网上论坛担任主持人,设立这个论坛是为了帮助那些因“匿名者Q”而失去家人的人。这个在社媒网站红迪(Reddit)上开设的群组拥有约16万人。

“我每天都看到……家庭四分五裂的事情;孩子被父母赶出家门。有的人结婚几十年了也只能结束婚姻关系,”贾德贾说。

“这是互联网上最让人感到悲哀的地方。”

贾德贾知道阴谋论的力量有多大。有一年半的时间,他完全沉迷于此。

“这种力量让信徒的行为产生变化,对人本身和他们的社会关系、家人和朋友具有破坏性。”

“它令我全部的或者说绝大部分社会关系都遭到了不可修复的破坏。”

蒂姆·斯图尔特的母亲瓦尔(Val )目睹了儿子的巨变。

Val Stewart sits, looking out a window, her arms on her lap.
蒂姆的母亲瓦尔为失去曾拥有的儿子而感到伤心(

Four Corners: Harriet Tatham

)

“我不是心理学家,我是他的妈妈。我希望有一天,有些事情能成为过去,但我清楚,听到、看到过去一年左右发生的事情时,我们可能会有一些担忧,”瓦尔说。

蒂姆的推特账户因“参与经协调安排的有害活动”而被永久停用。

政治让这个家庭进一步分裂。

Tim Stewart and Lynelle Stewart in front of the ocean.
蒂姆·斯图尔特在脸书上放了与妻子莉奈儿的合影,他告诉《四角方圆》,自己不提倡或支持暴力。

凯伦·斯图尔特(Karen Stewart )在上次州内选举时作为绿党候选人参选,蒂姆则越来越多地沉浸在“匿名者Q”和特朗普主义政治中。

凯伦·斯图尔特说,蒂姆告诉她,“要是有人穿红鞋,他们是为了在屠杀婴儿时,鞋上的血迹不会有人看到。“

她说,这种阴谋论如此极端,任何不信仰“匿名者Q”的人都被认为是“恋童癖者的帮凶”。

“所以,从政治角度来看,他们确实将阴谋论当成了武器。”

Scott Morrison and Tim Stewart smile and hold beers.
斯科特·莫里森与蒂姆·斯图尔特

“必须维护公众的信任”

蒂姆·斯图尔特在社交媒体上转发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写的东西,称乔·拜登(Joe Biden)在大选中胜出是“大谎言”,并将疫苗推广比作纳粹主义行径。他还转发了推翻 “暴虐的统治阶级”的观点意见。

“深层政府……在全世界的注视下公开进行了选举欺诈,”他在发表对美国大选结果的看法时写道。

“对那些犯有叛国罪的人,还有那些帮助并教唆他人犯叛国罪的人来说,事情将会变得一团糟。”

Miles Taylor sits next to a woman at a table. He has an earpiece on.
迈尔斯·泰勒(右)表示,国土安全部的工作人员将“匿名者Q”视为国家安全威胁。(

Supplied: Homeland Security

)

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美国国土安全部幕僚长迈尔斯·泰勒(Miles Taylor)称“匿名者Q”的阴谋论是“不分青红皂白的疯狂乱咬”,并认为莫里森应该谴责这种阴谋论。

泰勒说,他和同事担心像“匿名者Q”这样的阴谋论的“尖刻言论”,“可能会非常、非常容易地走上暴力的道路。

“这不仅仅是执法问题,我们开始将其视为真正的国家安全威胁,”泰勒说。

“我认为,总理和任何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都必须摒弃持他们生活内外有这类极端主义观点的个人。这太重要了。”

“我们都有一些持非正统观点的朋友和家人,但当你被置于公众信任的位置时,必须维持公众的信任。”

蒂姆·斯图尔特告诉《四角方圆》节目,他不提倡或支持任何形式的暴力。

“我太忙了,没有时间读这些明显很无聊的问题,这些都是刻意的人身攻击。”

总理的一位发言人在回答《四角方圆》的问题时表示:

“这是《四角方圆》节目对总理及其家人进行的有政治动机的诋毁,这个节目在新闻报道的准确性、偏见与可信度方面都已经收到了严重质疑,节目现在还信任非理性的推特阴谋论者,并提高了总理明确认为是不可靠而且危险的边缘团体的知名度。”

激进信仰致家庭破裂

除了对国家安全的担忧,斯图尔特一家还面临着母子关系与家庭成员关系的破裂。

他们在此时公开发声是对其他家庭发出的警告,提醒人们网上极端主义的危险性。

Karen Stewart, Brian Stewart and Val Stewart stand looking at the camera, neutral expressions on their faces.
斯图尔特一家并没有放弃蒂姆(

Four Corners: Harriet Tatham

)

“我认为,几乎所有的人都有过打电话时崩溃的情形,努力去解释痛失家庭成员的遭遇,”凯伦说。

“我知道母亲已经看到了这一点,她用悲痛形容这种感受。为失去某个健在的人而伤心,那种情绪真是让人心如乱麻。”

请您今晚8:30通过ABC电视台观看《四角方圆》对此事的完整调查,或在《四角方圆》的脸书页面观看直播。

相关英文文章

,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6-14/qanon-follower-old-friend-scott-morrison-stewart-family-speaks/100213578

跨境电商选品

“反送中”运动两周年:中国将如何用抓住香港的未来世代?

香港市民手举黄伞聚集在街头。
2019年6月9日,成千上万的香港民众走上街头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拉开这场亲民主运动的序幕。(

Reuters: Thomas Peter

)

两年前,成千上万的香港市民走上街头,反对特区政府修订《逃犯引渡条例》,长达一年的示威抗议活动就此开始。

在新冠疫情和《香港国安法》的冲击之下,亲民主人士流亡海外,而本土“自由一代”的代表人物黄之锋和周庭等被判入狱,“反送中”运动的声浪渐小,逐步向海外扩散。

一些香港年轻人和特区及中央政府间的割裂在此间愈演愈烈。去年12月,香港民意研究所公布的调查显示,在年龄为18到29岁的受访者中,仅有4%认为自己是“中国人”。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开始放眼本土新一代年轻人的教育。上周,中国教育部建议香港承认普通话与简体字的法律地位,并将普通话纳入学生考核体系。

该建议来自有史以来发布的首份《粤港澳大湾区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21)》,它评估了香港在教育领域上”存在问题”,提出将普通话教育“适度融入考评体系”,通过粤港合作推进普通话教学。

这份报告以澳门举例称,澳门在普通话推广取得“瞩目成效”,成为“一国两制”方针下语言规范的成功范例。

“大力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构建和谐语言生活、增强语言与国家认同,是粤港澳大湾区语言文字事业的重要任务,”报告写道。

几个带着黑色口罩的女生并肩站着。
在“反送中”运动期间,许多香港中学生在学校外组成“人链”,参与示威抗议。(

ABC News: Steve Wang

)

据中国教育部的资料显示,普通话在中国的普及率已超过八成。相比之下,香港和澳门以繁体中文作为书面文字,当地民众的口语以广东话为主。

香港目前实行“两文三语”的官方语言政策,即中文和英文,粤语、国语(普通话)和英语。这项政策在香港回归前就已维持数年。

香港年轻人如何看待普通话和简体字教育?

一本中文课本。
香港学生Anson Law使用过的中文课本。香港学生在上中文科时,需要学习文言文和白话文。(

supplied

)

目前,香港在教育上实行“母语教学”,即可用广东话教授科目,并在小学和中学单独设普通话科目。香港学校可自主选择使用普通话或广东话教授中国语文科(简称中文科),或两者同时使用。

2015年,香港立法会曾就普通话教授中文科的情况委托机构调研。报告显示,超过七成小学使用普通话教授语文科,其中超过一半同时使用普通话和广东话教授中文科。

该报告也显示,接受普通话教育的学生和广东话教育的学生在中文科的学术表现上差别不大。

香港教育局告诉ABC中文,2002年起,香港《中国语文教育学习领域课程指引》已将学生认读简体字的能力列为课程指标之一。

刚结束香港文凭试的Anson Law告诉ABC中文,他从小学就开始学习普通话课程,从拼音学起,到中学就有一门单独的普通话学科,一直修读到中学三年级为止,此间还需接受口语测试。

“我要承认的是学多一门语言是绝对对学生有帮助,但毕竟有些学生的语言天分未必这么好,有些同学抗拒普通话是因为他们读不出那些音,认不出那些字,让他们很挫败。

“如果要将普通话纳入考评,无疑是让他们的负担更重。”

一个女孩对着镜头露出笑容。
香港学生Sharmen Tam认为,广东话是香港文化,而普通话是在世界相对普及,因此学好两门语言同样重要。(

supplied

)

在课堂外,香港学生也能继续接受系统的普通话教育。墨尔本大学学生Sharman Tam告诉ABC中文,她从小就参加普通话补习班。

“我妈妈本身有在大陆那边工作,她觉得普通话对我以后发展是有帮助,所以她有送我去补习班,”Sharman说。

Sharman在小学四年级前就读香港本地学校,中文科用广东话授课,课本也是用繁体字。四年级后,Sharman转学到国际学校,转而用普通话和简体字学习中文科。

Sharman回忆,由于从小学习普通话,中文科上使用普通话对她影响不大,但适应简体字课本则需要时间,尽管两者在字形上相像。

“我本身已经用繁体字了,用简体字就觉得好多字都未必看得懂,可能就对比其他同学,我就可能没有优势。”

Sharman也认为,学习普通话和用广东话学中文同样重要,但她也担心未来一代的香港学生不会说广东话。

“我觉得如果下一代不用这个语言沟通,我觉得会可惜,就像遗失了这种语言一样。”

专家:报告政治意义高于实际

圣安德鲁斯大学中国文化研究创始教授利大英(Gregory Lee)表示,广东话对香港人来说有着重要的身份认同象征,“至于繁体字,它们提醒人们,香港和台湾一样,从未成为共产主义中国的一部分”。

利大英认为,当下普通话教育在香港已经有所发展,而在香港推行简体字,更多是一种象征性的作用。

“如果你是看着繁体字长大的,那么你在认读简体字时容易上手,”利大英说。

“如果香港像19世纪和20世纪欧洲所有主要国家一样,推行[和中国]语言统一的政策,那么至少未来一代会对简体字更加适应。”

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看着镜头。
港语学负责人陈乐行担心将普通话纳入考核体系会增加学童负担。(

supplied

)

关注香港使用广东话和繁体字的民间组织港语学负责人陈乐行认为,《报告》中推广普通话的相关建议表明,中国教育部对香港普通话教育持有怀疑和不信任态度。

他认为,相比起普通话教学,香港更缺系统性的广东话教育。

“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一个人走过一个香港街头标牌。
“反送中”运动后,中国人大通过《国家安全法》,并修改香港选举制度。(

AP: Kin Cheung

)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广东话讲师白文杰(Raymond Pai)向ABC中文记者表示,尽管报告是建议性质,“但都可能是将来纳入法律或者官方政策的第一步”。

白文杰指,目前香港有关”两文三语”政策上,并无具体诠释何谓“中文”,例如,究竟是书面语还是口语还没有解释。

白文杰认为,《报告》是官方想加强香港与中国语言统一,但没有详细提及这些建议若被执行可能会面对的挑战和成效。

白文杰看着镜头。
白文杰是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广东话讲师。(

Supplied

)

香港教育局发言人表示:“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对香港的未来十分重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能充分发挥香港人才的优势。”

“港人在大湾区升学、就业或生活均需要与内地衔接,包括充分的掌握作为沟通工具的语言和文字。

“教育局乐意聆听任何有助学生学好‘两文三语’(包括普通话)的建议,并会持续与语文教育专家及教师作专业探讨,以优化学生的语文学习。”

广东话或将在海外延续

A tunnel wall covered in colourful sticky notes with Cantonese writing on them
一些抗议者担心“反送中”运动的衰退或意味着中央政府对香港教育将进行改革。(

Reuters: Tyrone Siu

)

这份报告还指出澳门在推广普通话方面成效显著,但遭到澳门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苏嘉豪的质疑。

苏嘉豪说,澳门民众的普通话能力或高于香港,不仅是教育政策的原因,也与澳门接纳的内地新移民人口较多有关。

此外,他还认为内地与台湾文化的流行推动了普通话在澳门的发展。

苏嘉豪告诉ABC中文,澳门也面临着保育广东话和繁体字的危机。他指出,澳门在2016年和2001年的人口普查显示,当地人口中以广东话为日常用语的人口比例下降了8%。

“政府其实说维护广东话教学,其实停留在嘴上,只是讲原则,但听不到政府说要兼顾普通话和广东话的教学,并将用在普通话上的资源,同等用在维护广东话上。”

在澳大利亚悉尼,一些香港移民家庭会送孩子到社区语言学校或中文教会开设的广东话班学习广东话。

一位女士举着杯微笑。
罗浩文的儿子和女儿均在澳大利亚出生,她平时也有教孩子广东话,但没有专门为他们上课。(

supplied

)

罗浩文是一位教资有十年、目前在悉尼一家社区语言学校任教的广东话老师。她认为,目前在海外教广东话和繁体字的最大难处,是缺少一本针对海外移民的教科书。

“我们学校现在用的是一个台湾出版社。台湾用词和香港的是不同的,所以是很困难的,相反,用中国的教科书,就必然是简体字,所以我们很难在这边找到资源教香港认识的繁体字,”罗浩文说。

罗浩文说,由于澳大利亚的小朋友辨识繁体字和听广东话的程度很难和台湾或香港的学生比较,老师需要做很多额外的准备,为本地学生设计课程。

在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利大英教授也开办了该校的香港文化研究课程,当中包括广东话语言学习。

利大英教授认为,若建议被执行,未来一代会被影响,但“老一辈的人会紧紧抓住”广东话。

“在21世纪,抵抗国家语言政策要比上几个世纪要容易。看看威尔士语和加泰罗尼亚语在欧洲的复兴,”他说。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6-10/hong-kong-june-9-two-years-cantonese-traditional-chinese/100201664

跨境电商选品

澳洲铁矿石价格和出口屡创新高 中国市场会否放眼别处?

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不断恶化的外交关系是澳元面临的一个重要下行风险。
铁矿石价格已经从几周前的高点下跌了约20%,现在稳定地处于每吨200美元以下。(

Reuters: David Gray

)

日出时分驾车沿着大北方高速公路(Great Northern  Highway)穿过西澳偏远的皮尔巴拉地区(Pilbara),是一种独特的体验。

四周金彤叠翠,风景环绕,天空闪耀着粉色,空气清新。

在所有这些自然美景之下,埋藏着澳大利亚最有价值的物质——铁矿石。

力拓公司的铁矿石列车长达2.4公里,一次运输多达28000吨铁矿石。
力拓公司的铁矿石列车长达2.4公里,一次运输多达28000吨铁矿石。(

ABC News: Rachel Pupazzoni

)

最近披露的预算显示,澳大利亚地财政赤字在这一大宗商品的帮助下减少了500亿澳元

铁矿石是西澳州长马克-麦高恩(Mark McGowen)去年推出强硬边境政策努力保护的产业,而且在其他行业因新冠疫情而遭遇重创的情况下,铁矿石仍是少数表现出色的行业之一。

它和黄金一样吃香,其实甚至比黄金更吃香。

对于铁矿石矿场来说,从来没有比现在最好的时机了。

必和必拓的鲸背山煤矿是该公司在皮尔巴拉地区历史最悠久的煤矿,于1968年投产。
必和必拓的鲸背山煤矿是该公司在皮尔巴拉地区历史最悠久的煤矿,于1968年投产。(

ABC News: Rachel Pupazzoni

)

五月早些时候,铁矿石现货价格创下新高,接近每吨240美元。

一年前的价格还不到这个数字的一半,而且在十年来矿业建设热潮的高峰期,铁矿石价格达到每吨190美元左右。

作为全球最大的海运铁矿石供应商,澳大利亚赚了不少钱。

在参观必和必拓(BHP)位于皮尔巴拉拥有53年历史的鲸背山煤矿(Mt Whaleback mine)时,联邦资源部长基思·皮特(Keith Pitt)说:“我们看到了创纪录的价格,但我们也看到了整个资源行业的预期是,在今年,在一场疫情中,我们将打破能源和资源出口的所有纪录,”

皮尔巴拉红色的岩壁
驾车沿北部高速公路行驶的人可以看到皮尔巴拉地区富含铁元素的红色悬崖。(

ABC News: Rachel Pupazzoni

)

必和必拓是铁矿石的第二大出口商,鲸背山是其历史最久的矿山,还有15年的运营期。

上周,必和必拓启用了其最新的矿山——南翼矿山(South Flank)。

该矿业公司有望在本财政年出口多达2.55亿吨的铁矿石。

必和必拓的南翼新矿刚刚投产。
必和必拓的南翼新矿刚刚投产。(

Supplied: BHP

)

澳大利亚的铁矿石荣景

铁矿石是澳大利亚出口量最大的产品,据澳大利亚国库部预测,其市值将从上个财年的1030亿澳元增加到本财政年的1360亿澳元。

随着这一大宗商品价值的上升,矿业公司的利润也不断攀升,他们向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支付的税收和特许权使用费的金额也随之增加。

这是他去年出任部长以来第一次到访皮尔巴拉。

“我在这里看到的是一支非常敬业的员工队伍,他们为自己的行业感到无比的自豪,他们也应该如此,”他说。

“他们非常高效,这意味着他们在世界各地的市场上具有成本竞争力,使他们处于有利地位。

“现在出现了短缺,推动了价格上涨,澳大利亚正处于得以利用这一优势的地位,这很棒,”皮特先生说。

据估计,必和必拓的鲸背山矿还有15年的运营寿命,它已经运作了53年。
据估计,必和必拓的鲸背山矿还有15年的运营寿命,它已经运作了53年。(

ABC News: Rachel Pupazzoni

)

高价格是否可以持续?

铁矿石价格飙升是一个典型的供需关系的例子。

澳大利亚的全球铁矿石主导地位自2019年1月以来就没遇到过任何像样的竞争对手。当时,全球第二大铁矿石出口国巴西在萨马尔科大坝(Samarco dam)发生了溃坝事故,生产受到了极大的遏制。

过去一年,巴西因新冠疫情而陷入瘫痪,进一步阻碍了其铁矿石生产。这实质上使澳大利亚成为铁矿石这一重要炼钢原料的唯一供应国

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在高楼大厦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带动下持续扩张,一路消耗大量钢材。

今年4月,中国的钢铁产量创下历史新高。中国国家统计局说,在今年头四个月,这个大国的钢铁产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约16%。

FMG集团(Fortescue Metals Group)的首席执行官伊丽莎白·盖恩斯(Elizabeth Gaines)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财经》节目(The Business):“我们处于一个非常强劲的市场环境。”

Fortescue首席执行官伊丽莎白·盖恩斯对澳大利亚铁矿石需求的未来持乐观态度。
Fortescue首席执行官伊丽莎白·盖恩斯对澳大利亚铁矿石需求的未来持乐观态度。(

ABC News: Hugh Sando

)

“这种非常强劲的需求实际上造成我们目前看到的价格环境。”

FMG集团是皮尔巴拉铁矿石的第三大出口商,它预计在本财政年度从其黑德兰港(Port Hedland)的业务中将运送多达1.82亿吨的铁矿石。

但有些人正在预测铁矿石的价格,而得到的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Fortescue Metals公司的一列铁矿石列车准备在该公司黑德兰港的设施卸货。
Fortescue Metals公司的一列铁矿石列车准备在该公司黑德兰港的设施卸货。(

ABC News: Rachel Pupazzoni

)

“我们对铁矿石的预测是,到今年年底将回到每吨110美元左右,”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采矿和能源经济学家维瓦克·达哈(Vivek Dhar)说。

铁矿石价格已经从几周前的高点下跌了约20%,现在稳定地处于每吨200美元以下。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高级经济学家马塞尔·锡兰特(Marcel Thieliant)最近发表了一份简报,称 “随着中国的房地产投资放缓,以及开发商面临更严格的融资限制,我们预计铁矿石价格到年底将跌至140美元。”

“不需要很多需求转变就能明显看到定价方面的大转变,”达哈先生解释说。

“一旦需求量或对需求的担忧增加,我们就会看到铁矿石价格的修正,而我们的预期是,它可能会进一步修正。只是时间问题。”

澳中两国的共生关系

过去一年里,中国对一些澳大利亚产品征收了关税,但鲜有人认为中国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铁矿石。

根据全球金融服务公司瑞银(UBS)的数据,澳大利亚约70%的铁矿石出口到了中国,而这又占到了中国全部铁矿石进口的约60%。

显而易见,中国需要澳大利亚,而澳大利亚也需要中国。

对澳大利亚而言,从黑德兰港和皮尔巴拉的丹皮尔港(Dampier)运出的铁矿石价值约占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

约占澳大利亚全部出口价值的20%。

黑德兰港的一个回收装置在挖取并混合铁矿石,准备装载到等候的船舶上。
黑德兰港的一个回收装置在挖取并混合铁矿石,准备装载到等候的船舶上。(

ABC News: Rachel Pupazzoni

)

皮特先生表示:“我们与中国有着牢固的关系,我们希望这种关系能够持续下去。”

“我们确实有贸易协定。我们希望所有的贸易伙伴都能满足这些贸易协定的要求,包括中国。”

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量的任何减少都将对本国经济和财政预算产生重大影响。

“在截至6月20日的财年里,矿业公司缴纳的公司税总额约为240亿澳元,”盖恩斯女士解释道。

但谁都喜欢讨价还价,中国正开始尽其所能压低价格,并减少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依赖

中国希望通过扩大自己的铁矿石生产来实现这一目标,不仅在中国国内增产,还在国外开发由国有公司运作的西非几内亚西芒杜矿(Simandou)。

力拓集团(Rio Tinto)也是该矿的股东之一。

力拓负责铁矿石业务的首席执行官特洛特说,该公司与中国客户关系良好。
力拓负责铁矿石业务的首席执行官特洛特说,该公司与中国客户关系良好。(

ABC News: Jon Kerr

)

力拓最近任命的铁矿石业务首席执行官西蒙·特洛特(Simon Trott)表示,“我们在90年代发现了西芒杜矿”。

“每年大约需要19亿吨海运铁矿石,市场对这些铁矿石的需求将对我们在皮尔巴拉的业务起到补充作用。

“特别是在我们的钢铁行业不断变化的情况下,客户的需求也在变化,所以无论钢铁行业如何发展,皮尔巴拉业务、西芒杜以及我们在加拿大的铁矿石公司都让我们能够很好地应对。”

在力拓公司炸毁原住民文化遗址Juukan峡谷岩洞(Juukan Gorge Caves)事件发生一年后,该公司仍在修复期。

“这种事本来就不应该发生。我们对发生的事情感到抱歉、对我们的错误感到抱歉,” 特洛特先生表示。

尽管如此,加之包括任命特洛特在内的重大领导层改革,力拓今年在皮尔巴拉的铁矿石出口仍达到了3.4亿吨。

力拓预计今年将出口多达3.4亿吨皮尔巴拉的铁矿石。
力拓预计今年将出口多达3.4亿吨皮尔巴拉的铁矿石。(

ABC News: Rachel Pupazzoni

)

凯投宏观认为,西芒杜矿将在未来10年投产。

该公司的经济学家还在前几周的投资者吹风会上表示,他们预计,随着控制碳排放,中国将增加对回收钢材的使用,这将有助于减少对皮尔巴拉铁矿石的依赖。

凯投宏观高级中国分析师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短期内,中国别无选择,只能咬紧牙关,继续购买澳大利亚铁矿石,即便双边关系持续恶化。”

“但这种依赖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这要得益于其他来源的供应增加、更多地利用回收钢铁和中国钢铁需求的结构性下降。

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大量铁矿石出口贸易是否即将落幕?
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大量铁矿石出口贸易是否即将落幕?(

ABC News: Rachel Pupazzoni

)

但是,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这不太可能。

达尔表示:“我相信澳大利亚的地位仍将非常稳固。”

“从数量的角度来看,我们看不到澳大利亚作为铁矿石出口第一大国的地位有被取代的风险。”

只是价格没有那么高了。

相关英文文章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6-07/iron-ore-china/100174360

跨境电商选品

新西兰王牌猕猴桃在中国遭盗版 正版种植者对维权左右为难

A plate of gold kiwifruits with the Zespri label visible.
“阳光金果”是在新西兰培育出的一种猕猴桃(

ABC News: Emily Clark

)

猕猴桃原产于中国,但正是新西兰完善了今天超市货架上售卖的黄金品种猕猴桃。

新西兰农民要花相当大的一笔钱才能获得阳光金果(SunGold)猕猴桃的许可,可以在世界各地销售。

新西兰甚至有一个猕猴桃监管机构,对全国各地所有与这种毛茸茸的小水果有关的问题作出决定,目前在当地种植者、阳光金果种植许可证所有者和中国之间正存在一个问题。

故事的核心人物是一个名叫高昊昱(Haoyu Gao)的人,他被指控向中国四川省走私珍贵的阳光金果的剪枝,使当地几处果园能够种植出假冒的阳光金果。

现在,新西兰需要决定如何处理中国的三重问题——阳光金果猕猴桃爱好者、顾客群体和“盗版”行为。

阳光金果的成果

阳光金果猕猴桃以其浓郁的甜味和明亮的黄色果肉而闻名。它们的果肉质地光滑,内含种子比绿色的猕猴桃少。

阳光金果的另一个品质是它对一种疾病的耐受性,这种疾病摧毁了以前的金色猕猴桃品种。

2010年,一个据称的生物安全漏洞将假单胞菌(pseudomonas syringae pv actinadiae,PSA)疾病带到了新西兰的肥沃平原。 

据《农场主周刊》(Farmers Weekly)的理查德·莱尼(Richard Rennie)称,PSA病摧毁了农作物,眼睁睁看着果园主拔掉果藤或将其砍到根部,这一事件见证了行业“几乎到了一夜崩溃 ”的边缘。

莱尼先生已经关注新西兰猕猴桃行业13年了,他说这次事件使许多种植者失去了作物。

A plate of gold kiwifruits with the Zespri label visible.
“阳光金果”是在新西兰培育出的一种猕猴桃(

ABC News: Emily Clark

)

虽然必要性是发明之母,但新西兰在PSA病袭击之前就已经在开发新的黄金猕猴桃品种。

靠着一点运气和良好的规划,新西兰快速开发出对PSA病敏感性低得多的品种,到2012年,农民已经开始插种新的阳光金果猕猴桃幼苗。

在经历了海关部门害怕的那种疾病爆发后,阳光金果的开发的确就像是挖到了黄金。

莱尼先生说:“事实证明,这是很偶然的。

“作为一种水果,它有更好的口感。它更容易包装,而且非常多产。作为一种作物,你可以获得非常高的产量。

“这是两个世界中最棒的,真的。”

A tray of SunGold kiwifruits in a Chinese supermarket.
托盘中的猕猴桃。佳沛在上个财政年度向中国出售的阳光金果猕猴桃数量可以装满2000万个图中这样的托盘。 (

ABC News 

)

佳沛(Zespri)是拥有阳光金果品牌的合作方,也是向农民出售种植许可证的机构。

付款是一次性的,然后农场主会获得进入全球供应链和营销活动的机会。

农场主以公顷为单位购买许可证。目前,农场主想要种植阳光金果,每一公顷果园都要花费50多万澳元许可费,这是一笔可观的投资。

但该品种已成为新西兰猕猴桃家族炙手可热的王牌产品,在世界各地销售居首,并推动佳沛在上一财政年度达到30亿 澳元的全球销售额。

农场主也得到很好的回报,包括门市价和合作方支付的红利。

这里面牵涉到很多东西。

“盗版”猕猴桃和果藤剪枝

当新西兰生产商承担起这些成本以扩大其果园时,假冒的阳光金果猕猴桃的种植园正在中国各地开花。

这些藤蔓生长的是黄金品种的猕猴桃,但它们既没有得到许可,也没有达到与佳沛农场主在新西兰种植的猕猴桃相同的质量标准,因此它们被称为假冒品或 “未经许可 ”的作物。

Kiwifruit hanging from vines.
佳沛对授权猕猴桃种植者印发的出版物,照片中是“未经授权”在中国种植的阳光奇果猕猴桃。 (

Supplied: Zespri

)

这些未经授权的中国果园中的第一批作物被认为是来自高昊昱。

法庭文件揭示了佳沛如何发现他们的阳光金果作物在中国生长,以及如何通过私人调查找到高昊昱的。

这是从一个谣言开始的。

那是2016年,佳沛在中国的员工听说他们珍贵的阳光金果品种在当地被种植。

根据法庭文件,他们当时聘请了私人调查员,并在他们的建议下联系了中国的一个种植者,该种植者 “公开承认”他正在种植阳光金果猕猴桃,并欢迎佳沛的员工到他的果园里亲眼看看。

这位中国种植者没有说他是如何获得这些作物的,但据称调查显示与高昊昱有联系。

根据法庭文件,高昊昱于2013年在新西兰购买了一个果园,并与佳沛签订了种植阳光金果猕猴桃的协议,但佳沛称,他随后自己也签订了一些协议,承诺向中国种植者独家供应。

佳沛将他们的案件提交给了新西兰高等法院,沙拉·卡兹(Sarah Katz)法官认为高昊昱违反了新西兰知识产权法和他与佳沛的许可协议。

在她的判决书中,卡兹法官写道,高昊昱将阳光金果猕猴桃的 “芽木 ”带到了中国,提供给种植者,并可能得到了报酬,尽管具体数额并不清楚。

她裁定佳沛公司胜诉,并命令高昊昱支付1500万澳元的赔偿金。他现在正在提出上诉。

法庭的这一宣判是佳沛的胜利,但它并没有改变什么。

佳沛估计现在在中国有超过5000公顷的假冒阳光金果,主要集中在四川省。

佳沛在发给种植者的一份文件中说,那里的产业正在 “迅速增长”,并将很快与新西兰的果实上市季节“正面竞争”。

佳沛的另一份文件表示:“预计到2023年,未经授权的种植将超过佳沛对中国的出口。”

这种情况使新西兰的这一产业处于一个微妙的位置。

它必须努力捍卫其知识产权和许可证的价值,但中国也是佳沛正宗阳光金果猕猴桃的最大买家之一。

SunGold for sale in China
授权种植的阳光金果猕猴桃颇受欢迎。佳沛公司认为,在所谓的中国一线城市没有假冒猕猴桃出售。(

ABC News 

)

有一项摆在桌面上谈判的建议是,一些中国的种植者被纳入佳沛的麾下,对被盗作物的产果征收许可费。

这个想法并非没有风险,但正如奥克兰大学政治和国际关系副教授史蒂文·霍德里(Stephen Hoadley)所说,这可能是 “最不糟糕的选择”。

他说:“佳沛正在与中国四川省的一些国有企业进行谈判,以商定一项协议,与这个新西兰开发的猕猴桃品牌的……流氓或盗版种植者进行合作。

“佳沛认为,从长远来看,就新西兰猕猴桃产业的经济前景而言,合作将更加有效,[而不是]通过对抗、诉讼和其他类型的尝试来获得公正。

寻求解决方案

新西兰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价值约为每年190亿澳元,虽然猕猴桃贸易只占其中的一小部分,但分析人士很快指出,这个亚洲超级大国对新西兰这个小国的贸易影响有多大。

“从[两国]贸易的总体情况来看,猕猴桃只是规模较小的贸易活动,”霍德里说。

“新西兰政府可以好好追究一下这件事,但我们要先想想澳大利亚的例子。如果新西兰对中国批评得过于直接……总是会有报复的可能性,中国人要做到不从新西兰进口就吃上猕猴桃轻而易举。

“他们在国内种植的猕猴桃,数量已经是我们这里猕猴桃种植量的一半,所以只要提高产量,他们完全可以不靠新西兰[也能吃上猕猴桃]。”

新西兰贸易、出口增长和农业部长达米安·奥康纳(Damien O’Connor)表示,新西兰政府与佳沛公司就中国种植阳光金果猕猴桃事宜定期会谈,但只是私下进行的会谈。

“佳沛公司与其潜在的中国合作伙伴拟议在四川进行商业化试种,新西兰政府没有参与有关讨论,”他在声明中表示。

“这是供佳沛公司斟酌考虑的商业问题,由当时所处形势的性质决定。这不是新西兰政府和中国政府之间的问题”。

记者联系了新西兰驻华大使馆经济和商务参赞处(Economic and Commercial Counsellor’s Office)发表评论。

在该怎样去做这个问题上,猕猴桃种植者之间存在分歧,而他们的意见很重要。因为,佳沛公司提议与中国猕猴桃种植者合作试种的方案将由投票决定是否通过。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种植者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他不赞成试种计划。

“我的观点是甭管他们。就算你跑过去让那里种的部分猕猴桃合法化也拦不住他们,”他说。

A sign in a Chinese supermarket says 'Origin: New Zealand'
拟议试种的一个目标是搞清楚中国消费者是否愿意高价购买国产的佳沛品牌猕猴桃。(

ABC News 

)

佳沛公司希望通过试种计划了解在中国种植的猕猴桃是否能达到公司的品质标准,并了解中国消费者是否愿意高价购买没有“新西兰产品”标签的猕猴桃。

佳沛的首席猕猴桃种植者、行业和可持续发展官(chief grower, industry and sustainability officer)卡萝尔·沃德(Carol Ward)表示,在法律、政治或商业方面都找不到单一的解决方案。

“目前提出的是为期一年的小规模试种计划,我们将与少数种植者合作,通过供应链情况的以及消费者[的反应],用数量有限的猕猴桃进行考察。

“虽然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推广授权品种, 但我们相信,与中国业界合作的途径是最佳的合作途经,也是最有可能取得长期积极成果的途径。”

自本周开始,猕猴桃种植者可以就佳沛公司的计划进行投票,投票时间截至6月25日。

种植者可以对两项决议发表个人意见:一,试种计划继续实施;二,尽管中国标注为原产国,但可以将根据试种计划种植的猕猴桃贴上佳沛公司正式使用的产品标签销售。

保住王牌鹅莓果

对猕猴桃、中国和新西兰进行长时间研究后,有人就会提出一个非常朴素的历史观点。

“你可以争论说我们在20世纪初偷走了猕猴桃,那时候被称为中国鹅莓,”伦尼谈到猕猴桃最初进入新西兰时说。

“你也可以说,他们在从我们这儿把猕猴桃偷回去这件事上干得漂亮。”

知识产权法本应保护那些投入开发独一无二产品的人,但在全球市场上,做到这一点并非一帆风顺 。

The brand on the logo is spelt Zsgpii
在上海商标数据库中发现的某中国公司的注册商标,使用的品牌名称是“Zsgpii, Gold”。(

Supplied: cnipa.gov.cn

)

佳沛公司拥有新西兰阳光金果猕猴桃的植物品种授权(PVR),这也是法庭勒令高昊昱支付赔偿金的原因。但是,植物品种授权在中国市场几乎不意味着什么。

去年,佳沛宣布该公司是首个进入上海“重要商标保护名录”的新西兰企业,佳沛也是唯一进入该名录的新西兰水果品牌。

但这只能保护佳沛的品牌,不能保护长出阳光金果猕猴桃的独特植株。

正如霍德里指出的,上海出台的政策,甚至是中央政府层面出台的政策并不总是应对实际情况。

“[中国]政府关注对本国知识产权的保护,连带产生的副作用就是其必须同时保护其他国家的知识产权,“他说。

“这是一个大国,各省份经常不遵守北京方面制订的政策,存在一定程度的腐败现象,也存在政党干预各项事务的情况。”

“这就是为什么佳沛[提议]与四川那家企业建立直接关系这件事挺让人感兴趣,因为这样做可能比从[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一直找到习近平并大做文章效果更好。”

新西兰猕猴桃监管机构没有批准佳沛公司最初在中国搞试种的建议,认为这样做对新西兰的猕猴桃种植者构成了“不低的风险”。

佳沛公司修改了一些提议内容,现在种植者将决定是否继续实施试种植计划。

阳光金果猕猴桃风波事关管理风险,既包括商业风险也包括政治风险,也包括与中国做生意的复杂性。

A stack of SunGold cartons on a supermarket floor.
In a large city like Beijing, consumers will most likely only find authorised, official SunGold kiwifruits in the supermarket.  (

ABC News 

)

新西兰的黄金猕猴桃是本国的明星出口产品。

与中国种植者合作是否会减少新西兰种植者日后被淘汰出局的概率是个大问题。

由于阳光金果猕猴桃的扦插苗被偷偷运出新西兰,毫无疑问,无论采用哪种方式都有风险。 

新西兰猕猴桃种植者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自家农场种植水果的品质。

不少种植者都会告诉你,要让新西兰与中国的猕猴桃贸易保持正常运作,他们能做到的很简单,就是种植出中国顾客喜欢的水果。

他们希望“新西兰产品”这个标签能够继续被当做猕猴桃中的黄金产品。

相关英文文章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6-05/china-new-zealand-kiwifruit-trade-impacts/100185954

跨境电商选品

中国广州调高部分区域疫情风险等级 暂停疫苗接种

广州市为减少可能产生的新冠病毒感染风险,决定暂时停止社会接种新冠疫苗。
广州市为减少可能产生的新冠病毒感染风险,决定暂时停止社会接种新冠疫苗。(

AP: Peng Ziyang

)

随着多个亚洲国家面对再度全面封城的局面,中国卫生部门在5月31日报告了23例新冠病例,其中包括广东省的11例本地病例,并预计还会有所增加。

广州副市长黎明指出为减少可能产生的新冠病毒感染风险,同时集中医护力量开展大规模核酸排查,因此决定暂时停止社会接种新冠疫苗。

广州市民莫小贞说曾向ABC中文介绍说,这几天很多人去预约接种疫苗,但是预约相对困难。

广州很多小区都开始了普筛。
广州很多小区都开始了普筛。(

Supplied: Mike Harding

)

“现在看起来还正常,只是筛查,码还是绿色的就还是可以出行的,但是出城[规定]好像是绿码及有效核酸证明了。”

在广州近来疫情爆发的荔湾区,很多小区都处于封闭状态。
在广州近来疫情爆发的荔湾区,很多小区都处于封闭状态。(

Supplied: Wei Kong

)

29岁的广州市民陈泽佳也告诉ABC中文表示说:“街上和地铁上都没什么人了。现在这个病毒真是可怕。”

“繁华的天河区、越秀区也在一步一步地核酸检测。”

广州部分小区附近的超市货架已经空空荡荡。
广州部分小区附近的超市货架已经空空荡荡。(

Supplied: Wei Kong

)

目前正在广州的澳大利亚商人马克·哈丁(Mike Harding)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本人亦在小区的组织下接受了新冠测试。

他说,由于亲身经历了 2020年以来封城和检测,他对地方当局防疫措施是有信心的。

自5月21日广州荔湾区出现第一位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以来,这一轮的广佛本土疫情感染链条已增至40余人。

专家认为此次疫情中的病毒传播速度非常快,传播力很强。

“要扑灭星星之火,以预防燎原之势”

专家认为中国疫情防控有着“早”、“快”、“严管”和“准”的四个特点。
专家认为中国疫情防控有着“早”、“快”、“严管”和“准”的四个特点。(

AP: Ng Han Guan

)

就在印度行管疫情尚没有明显好转之时,东南亚国家越南计划对人口最多的城市、全国经济中心胡志明市的900万居民展开新冠病毒普筛,并预计实施更多的限制措施,以应对日益严重的新冠病例。

马来西亚也将于今天起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全面封城,以遏制新冠病例和死亡人数的急剧上升。与此同时,在台湾和日本疫情仍没有平息之际,中国广州的新一轮本地传播也开始发酵。

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国依旧保持良好的新冠控制力。蒙纳士大学医学部初级保健和协疗学院的公共卫生专家杨辉副教授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表示,中国坚信“要扑灭星星之火,以预防燎原之势”。

他说,中国的新冠防疫抗疫措施的特点体现在四方面。

“一个就是‘早’。就是有预见性的,要尽快补上漏洞,并且补牢。犯过错误不能再犯。还要尽早、主动的筛查、排查,这个‘早’的策略就是宁可错,也不能漏。”

中国有关部门曾推出过“五早”措施:“早预防、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救治”。

蒙纳士大学副教授杨辉博士认为中国在抗疫防疫方面的经验其他国家并不一定适合。
蒙纳士大学副教授杨辉博士认为中国在抗疫防疫方面的经验其他国家并不一定适合。(

Supplied

)

“第二就是’快’。我认为行动力非常重要。实际上人们在跟病毒的传播赛跑。在确认最终密切接触者的过程中要快速——兵贵神速。一些变异的病毒,传播速度非常的快。”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严管”。我们知道中国是一个集中式、中央式,从上到下的管理系统。这种系统,我认为在防疫当中可以发生特定的优势。优势在于几个方面,中央统一政策,下级服从上级,因此在层级之间掣肘就很少发生。”

他说严格的准军事化管理有着严格的问责制度,奖惩分明。同时,在紧急情况下,这个系统还可以有快速紧急动员和快速执行的优势。

“还有一个就是‘准’。在对人行动的追踪精准度上是非常突出的。在这个过程中采取了现代化的技术,对手机定位进行记录和追踪。这些数据将可以让追踪者了解每个人的行动轨迹,”他说。

他还表示,在中国,其实有三大系统在主导防疫。第一个就是强大的疾病预防和控制系统,因此有很多公共卫生的医师。第二个中国有以公立系统为主导的医院和全科医生系统,这样可以召之即来。第三个就是社区居民的基层组织,例如居委会、街道组织等。这主要是政策的实施者、人力的支持。

然而,他指出,中国的经验不一定适合其他国家,尤其是有着极为不同制度和国情的澳大利亚。

Share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6-02/guangzhou-covid-19-china-coronavirus-vaccine-indian-variant/100181702

跨境电商选品

维州墨尔本等地新一波疫情的四个主要关注焦点

A man in a mask walks down an empty street.
墨尔本居民在等待七天封锁是否会延长的消息。(

ABC News: Patrick Rocca

)

维多利亚州卫生官员说,维州正争分夺秒地与这场疫情赛跑,而接下来的几天将是关键。

本周一,维州发现了11个新的本地感染病例,老年护理机构中亦发现了新冠病例。随着这一令人忧心的消息传来,维州的疫情目前看起来还很严峻。

维州首席卫生官布莱特·萨顿(Brett Sutton)和代理州长詹姆斯·莫里诺(James Merlino)都强调,不排除任何措施的可能性。

萨顿教授说:“我们必须做好一切准备,我们不知道未来几天会发生什么。”

莫里诺先生说,方案在逐日提出。

他说:“接下来的几天将是至关重要的,这包括疫情在好转之前可能会变得更糟。”

因此,若想知道情况如何,以下几点是我们需要关注的。

Loading

1. 新病例之间有联系吗?

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病例都有联系,并最终追溯到近三个月来的第一个病例,即来自沃勒特(Wollert)的一名男子,他在南澳接受酒店隔离期间感染。

卫生官员希望今天能查明墨尔本西部梅德斯通(Maidstone)的Arcare老年护理院的一名员工感染是否与该病例有关。 

维州目前有超过50个活跃的病例。

但莫里诺先生告诉记者,“这不仅仅是病例数量的问题”。

他说:“是病例的种类,病例在哪里感染,我们是否知道它们在哪里联系上,是高风险的场所吗?”

“所有这些事情都在公共卫生小组考虑范围内,他们什么时候有信心向政府提供建议,我们就可以着手放宽一些限制。”

Melbourne coronavirus testing
随着病例数的增加,COVID检测率也上升了。(

AAP: Luis Ascui

)

2. 活跃的接触人总数

维州的接触者追踪人员一直在疯狂地工作,努力追踪4200名活跃的密切接触者。

而这些人仍然必须完成14天的隔离,对这些病例的接触者追踪才算完成。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COVID-19检测指挥官杰罗恩·魏玛(Jeroen Weimar)说,到目前为止,超过77%的人测试为阴性。

但是每一个新的病例都会带来一组新的主要密切接触者和暴露场所。

因此,主要密切接触者的数量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要素。

3. 暴露场所

最近几天病毒暴露场所数量的激增,使控制病毒传播的工作更加复杂。

现在病毒暴露场所已超过300个,包括墨尔本西部的几所学校和Footscray集市以及北部的Brimbank购物中心。

A photo of Footscray Market.
位于富士贵集市的两家店铺被列入一级暴露场所名单。(

ABC News: Peter Healy

)

莫里诺先生说,毫无疑问,情况“严重得令人难以置信”。

卫生官员也非常关注一些高风险的暴露场所,这些地方的少量病例感染了大量的接触者。

魏玛先生说,对以下四个暴露场所尤其担忧。

位于768 High Street Epping的JMD Grocers & Sweets;位于276 Broadway, Reservoir的Healthy India;以及位于富士贵集市Footscray Market的两家商铺——Thai Huy Butcher Shop 144和Inday Filipino Store 121。

任何有症状的人或曾经去过任何一个暴露场所者必须接受检测和隔离。

有关最新的信息,请浏览卫生部冠状病毒信息网站。

4. 养老院怎么了?

维州目前有四起与老年护理机构有关的病例,因为去年第二波疫情中有大量病例死亡,这一情况引起了人们的警惕。

A sign in front of the home reads 'arcare aged care' with five stars, with lights on in the out-of-focus facility behind it.
现在有四个病例与墨尔本西部的这家养老院有关。(

ABC News: Stephanie Ferrier

)

卫生部长马丁·佛利(Martin Foley)说:“这一疫情已经悄然进入一些私营养老院,这显然是维州政府非常关注的问题。”

在Arcare,第一位检测呈阳性的工人是在周末被确认的。

另一名工人是周一发现的三名阳性病例之一,曾在两个地方工作过,也没有接种疫苗。

核心问题是为什么养老院的护理人员仍然在多个养老院工作,这在去年被发现是造成疫情爆发的原因。

州运营的养老机构中,工作人员已经不再多个场所工作,但联邦政府监管下的大多数私营养老院中,这一规则没有得到执行。

目前强制养老机构护理人员接种疫苗的问题已被提交给澳大利亚卫生防护首席委员会(Australian Health Protection Principal Committee),该委员会由各州和领地的首席卫生官及联邦官员组成。

相关英文文章

Share

More on:

source https://mobile.abc.net.au/chinese/2021-06-02/whats-next-in-vic-covid-crisis/100182686